返回第二十章 师兄弟  洪主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时间流逝。

    十月六日。

    夜幕降临。

    武院中行人已不多。

    求武、尊道、烈火三殿中,也只有为数不多的亮光。

    两道身影,步行在武院的道路上。

    “师兄,你在这小地方都呆了足足十六年,还没呆够吗?”其中一身穿黑袍仿佛融入了夜色的男子先开口了,他的背后背负着一柄丈余的银色长枪。

    “是啊,都已经十六年了。”略显沧桑的声音响起,随即又笑道:“不过也没什么不好,教教弟子、练练书法、读读书.....”

    如果云洪在此,肯定能听出这声音的主人,正是自己的师傅阳楼。

    黑袍男子忽然开口道:“师兄,父亲时常提起你。”

    “师尊?”阳楼脚步一顿,脸上的笑容也僵硬。

    黑袍男子看着阳楼。

    “师尊他老人家还好吗?”阳楼轻声道。

    黑袍男子点头:“父亲这些年很好,住在峰上修身养性,早年因为和妖王厮杀造成的旧伤暗伤都逐渐好了,反而比十几年前更有活力。”

    “那就好。”阳楼轻叹一声:“他老人家身体好,是最好的。”

    “师兄,连宗主都说了当年之事不怪你,父亲也从未在意,你难道还是放不下?”黑袍男子忍不住道。

    “如何放得下,当年如果不是我,师尊恐怕不至于困顿十几年,失去最后的机会。”阳楼平静道:“宗主和师尊他们可以不怪我,但宗门上下的众多长老弟子岂会原谅我,我自己,更无法原谅自己。”

    “但,总归可以回去看看吧....”黑袍男子摇头道。

    “呵呵,当年一战,我经脉受损,从归窍境跌落下来,还因断臂导致根基受损,这一生都难以再恢复,更别说成为武仙了。”阳楼轻轻摇头,叹息道:“回去,徒惹笑话,师尊见到我,也只会让他人家忧虑。”

    说着。

    阳楼话锋一转,忽然笑道:“幸好,师尊还有你,当年我离开时,你才凝脉不久,如今都能和妖王们争锋了。”

    “当年父亲在外征战不休,若非师兄教导我六年,令我打下坚实根基,我也难有今日。”黑袍男子轻声道。

    黑袍男子看向阳楼,心中则是一叹。

    论天赋之高,师兄远超自己,不足十九岁时便成为武道大宗师,当年震动了整个宗门,其后更是不断突破,不足三十岁便达十重巅峰,距离武仙之境都只有一步之遥。

    只可惜。

    .....

    阳楼和黑袍男子一路聊着。

    “呼~呼~”

    不远处的烈火殿中,传来微弱声音。

    “有人在修炼?”黑袍男子惊讶道:“都这么晚,还在努力修炼?师兄,这应该是你们武院的烈火殿吧。”

    “嗯,应该是云洪。”阳楼点头道:“别打扰他,我们上二楼瞧瞧。”

    两人。

    一个武道修为大损却依旧有着武道宗师的实力,一个更是超乎常人想象,瞬间化为两道幻影,无声无息的便从道路上进入烈火殿,顺着楼梯飘上了二楼。

    在门口护卫室打哈欠的一名淬体五重的护卫,根本没有丝毫察觉。

    烈火殿,四周的房间分上下两层,但正中央武厅是连通一楼二楼的,所以站在二楼便能看到武厅。

    阳楼和黑袍男子站在黑暗下。

    武厅中。

    一名身高近一米八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