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章 不同的世界  本座只能帮你到这里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林知难也不懂皇甫璃为何不隐藏起来,但也只能无奈地转头看向进屋的许宿,一边念头急转,思索该用什么借口,一边说道:“你怎么又不敲门就进来?”

    “我敲了啊。”许宿提着食盒,一脸无辜。

    “我是说,你先敲门,经过我的同意你再进来。”

    林知难习惯性地复读了一下之后,却是忽然发现,许宿竟然没有当场愣住?

    而且视线丝毫没有偏向坐在对面的皇甫璃!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说,许宿根本就没看到皇甫璃?

    这是为什么?

    林知难不禁有些疑惑了,皇甫璃现在明明是实体,甚至于地上都有影子,许宿怎么会看不到她呢?

    “师兄,你刚才在屋子里嘀嘀咕咕地说什么呢?”

    许宿将手中的食盒放在桌上,“我还以为你和哪个师妹在屋里谈心呢……哦,我懂了,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中二病吧?原来这个病会让人自言自语吗?”

    “不,这次没发作,其实我在和一位很漂亮的师姐谈心。”林知难很诚恳地看着许宿,心里则是暗道,原谅我吧,是你女神主动拉着我不肯放手的,不能怪我。

    “哦,原来你刚才在睡觉啊。”

    许宿恍然,笑嘻嘻地问道:“是和你说的那个叫黄甫梨的岁寒仙子么?到哪一步了,还穿着衣服吗?我没打扰你的好梦吧?”

    林知难发现皇甫璃的玉颜上已经覆了一层寒霜,连忙咳嗽一声,说道:“别瞎说,聊天而已,我辈修士,岂能分心于儿女私情?”

    皇甫璃脸色稍缓。

    “师兄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天涯门之中的合一峰,不就是主张弟子道侣双修吗?”

    许宿叹息道:“可惜合一峰只收灵性、资质相近的伴侣,不然我最想去的还是合一峰,师兄你资质不好,其实也应该找个道侣,这样修行更快。”

    林知难余光瞥见皇甫璃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还反手去抓背后的仙剑,似乎打算砍人了。

    他连忙对许宿说道:“行了行了,你赶紧回去修行吧,我今天有所领悟,吃完饭也要修行了,别打扰我。”

    许宿有些疑惑,不过也只好点头道:“好吧,师兄你修行要紧,年底的时候,剑老可是会考验修行进度的,若是三个月还没入门,剑老就要让你换法门了。”

    待许宿关门离去之后,皇甫璃便冷声道:“林师弟,这种不三不四的人,你以后还是少来往为好。”

    林知难尴尬一笑,说道:“其实许宿为人不错,只是性子风流了一些,师姐莫要放在心上。”

    “为人不错?这等无耻好色的登徒子,不错在何处?”皇甫璃蹙眉道。

    被她如此说自己的朋友,林知难也忍不住皱眉道:“他这人义气,心善,慷慨,就算有些小缺点又怎样?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难道师姐你就没有缺点吗?”

    皇甫璃脸色沉了下来,一言不发地盯着林知难。

    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事实上都已经变成这家伙的私属了,几乎是最亲近的关系,这家伙居然因为那个登徒子呵斥于她?

    但她也不想作小女儿之态,质问是她重要还是朋友重要这种话。

    皇甫璃沉默了半晌,便淡淡道:“好,你替你的朋友说话理所应当,我这个外人不该多嘴。”

    林知难也不想看她的脸色,伸手打开桌上的食盒,看了一眼食盒内的饭菜,随口道:“我当然要替我朋友说话了,师姐,麻烦你松手。”

    松手?

    皇甫璃一怔,看了一眼自己抓在他手腕上的五指。

    从见面到现在,她的手就一直抓着他的手腕,像是溺水者抓着最后一个稻草,从未分开过,所以她才能一直拥有实体。

    她固然是不想回到那种谁也不理她、谁也不记得她、她什么都无法触碰的孤寂状态,但她这等清冷性子,若不是为了和林知难早点熟悉,又怎么会一直和他如此亲近?

    她都做到如此地步了,而这家伙居然因为这样的小事,就让她放手?

    不想看见她了,所以让她放开么?

    这一刻,她忽然感觉,虽然两人携手而坐,犹如眷侣,但心与心的距离,却仿佛隔着一座山。

    皇甫璃不由得咬紧了银牙。

    她毕竟也只是一个不足双十的年轻人,而且常年沉浸在修行中,经历不多,只是性子清冷罢了,依然会觉得委屈,心里会难受。

    但,她也是如岁寒般清冷骄傲的皇甫璃。

    她会忍着。

    所以,皇甫璃只是默然注视着林知难半晌,便深吸一口气,缓缓松开了他的手腕。

    分离的刹那,她便消失不见。

    又回到了被世界遗忘抛弃的孤寂状态。

    这一刻……隔着的仿佛不是一座山,而是不同的世界。

    她感觉胸口有点堵,眼睛有点发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