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章 问剑弟子  本座只能帮你到这里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的空地上。

    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只见剑光收敛,一个白衣飘飘的年轻女子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她约莫十八九岁的样子,容貌极美,肤白似雪,一头黑瀑般的青丝披散在肩头,清丽如仙的模样如同从画中走出的人,眉心可见奇异的紫色花钿,更显得她气质冷若冰霜,一身月白色的烟罗衫在风中飘动,背后还背负着一柄淡紫色的仙剑。

    不少弟子都忍不住有些出神地望着这美貌女子,随即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人便是前来考核的剑峰真传弟子,那位岁寒仙子‘皇甫璃’。

    “皇甫师姐。”众多弟子纷纷行礼。

    皇甫璃微微颔首,没什么表情地开口道:“此次剑峰的问剑考核,由我来负责。

    “我剑峰一脉的修行,分为问剑、寻剑、养剑、磨剑、藏剑五个阶段,你等若是能问剑成功,便可成为‘寻剑弟子’,去小剑楼请‘心剑长老’选一门剑修法门,只要修成法门之后,便可以去剑庐获得属于自己的飞剑。

    “但若失败,三年之内还可重来,一旦三年期限过了,便会被逐出天涯门。”

    很公式化地说完了流程,她便一挥手,草坪上顿时出现了一方石台,而石台上则是插着一柄犹如玉石般的白色长剑,剑刃完全没入石台,只露出了一个剑柄。

    问剑石台。

    不少弟子都已经是第二次,甚至第三次参加问剑考核了,并不觉得稀奇。

    “集中心神,灌注全部元气,若能将此剑从石台内拔出来,便算是问剑成功。”

    皇甫璃淡然道:“接下来,你们便一个个来吧,记得报自己的入门时间。”

    这明明叫拔剑,不过拔剑弟子是不太好听……林知难暗自嘀咕,也懒得多等,便第一个走上前,说道:“皇甫师姐,在下问剑弟子林知难,已入门两年,前来问剑。”

    皇甫璃轻轻点头,没说什么。

    林知难伸出手,握住了玉剑的剑柄,便开始缓缓调动元气,同时集中心神于剑上,控制着元气渗入玉剑之内。

    以他的念力优势,哪怕一边拔剑,一边在心里唱拔剑神曲,都不会有什么影响。

    去年的时候,他就已经拔过一次了,只是拔出来九成九的时候,元气不够了,所以才考核失败,这次自然毫无难度。

    只见玉剑在他的手中,缓缓亮了起来,同时一寸寸地脱离了石台。

    不多时,整个玉剑便已经被林知难拔了出来。

    “问剑成功。”皇甫璃轻轻点头,“放回去吧。”

    林知难将玉剑重新插了回去,玉剑顿时与石台严丝合缝地连在了一起。

    “你入门两年,修行资质寻常,不过念力还不错,姑且算是丙等资质吧。”

    皇甫璃神情自若地点评完之后,便淡淡道:“你去旁边等着吧,待所有弟子问剑之后,再一起去小剑楼。”

    这小妞年纪还没我大,居然还这么老气横秋的……林知难暗自腹诽,不过表面上依然保持着礼节,揖礼道:“是,师姐。”

    不一会儿,十余名弟子便都已问剑,通过的也只有六个人,其中包括林知难和许宿。

    而没通过的人,要么元气不足,要么念力不足,还需要继续修炼,若是到了三年期限,也只能离去了。

    “其余弟子回去吧,至于你们六人随我来。”

    皇甫璃迎着晨光而立,玉容上依然平静无波,目光扫过了这六个新的‘寻剑弟子’后,随即一转身,随着满头青丝的飘荡,便走向了舞剑坪深处的那座小剑楼。

    ……

    剑峰有大剑楼和小剑楼之分,大剑楼位于剑峰的山巅之上,藏有种种高深法门以及诸多剑道典籍。

    而小剑楼则是在山脚下,只是藏有剑修的种种法门的入门篇,以及最基础的御剑术,只要问剑成功,便可得到心剑长老的传授。

    唯有入门篇修行成功之后,去剑庐寻找到适合自己的飞剑,才能修行御剑术,飞上剑峰,成为内门的‘养剑弟子’。

    传说大剑楼有九层之高,而小剑楼只有四层,但也有禁制道法加持,同时由历代修行‘心剑’之法的长老守护,普通弟子想偷秘籍那就是痴心妄想了。

    “心剑长老,晚辈真传弟子皇甫璃。”

    皇甫璃站在小剑楼的门前,平静地望着那坐在门口的灰衣老者,揖礼道:“这六名弟子,便是今年问剑成功的新人,请您为他们挑选合适的修行法门。”

    “是你啊。”

    灰衣老者的双目一片苍白,赫然是一位盲人。

    他微笑道:“我还记得当年你问剑成功之后,我为你列了三种法门,你一种都没有选择,反而要修行那《太上剑经》,如今十载过去,竟有了如此道行,当真是不可思议,可有什么诀窍?”

    皇甫璃神色平静地说道:“不过是剑心至纯至真罢了。”

    灰衣老者低笑一声,也不知信了几分,随即对对林知难等六名弟子说道:“你们都过来吧。”

    林知难等人立刻走上前。

    灰衣老者苍目闭合,眉心飞出了一道道近乎透明的虚幻剑光,一共六道淡淡的虚幻剑光,分别没入了六名弟子的体内。

    过了半晌,灰衣老者睁开瞎眼,指着许宿说道:“你修行资质颇佳,但念力不纯,不适合心剑,念力不足,在御剑之道上也难走太远,但你的灵性偏火、木二相,颇有铸剑才能,我推荐你修行适合铸剑炼器的法门《炼策》,若是实在是心向御剑,也可以修行适合御剑之道的法门《玉阳典》,你选哪个?”

    许宿并未犹豫,直接开口道:“晚辈愿意走铸剑炼器一道。”

    灰衣老者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挥手,一枚玉牌飞向了许宿,说道:“进去吧,三楼的甲字号书架,第七排第三本玉册,便是《炼策》的入门篇,你持有此玉牌便可接受传承,去吧。”

    “是。”

    许宿欣喜地接过玉牌,对林知难眨了眨眼睛,便走进了小剑楼内。

    接下来,灰衣老者又看向另一个弟子,点评一番,推荐了两部修行法门,赐了玉牌之后,第三个终于轮到了林知难。

    “你……”

    灰衣老者沉吟了一下,说道:“你的修行资质较差,同时戾气颇重,怕是很难令飞剑认主,并不适合御剑之道,灵性五行杂乱,并无明显特长,也不适合铸剑炼器,但念力却很强,我推荐你修行适合心剑之道的《婆娑心经》,或许会有些成就。”

    戾气颇重?这个也能看出来,不愧是擅长感知推演的心剑……林知难暗自叹息,不禁回想起了当年的那场灾难,沉默了一下,还是问道:“心剑法门,若是修炼到深处,可否屠龙?”

    “屠龙?”

    灰衣老者诧然,问道:“你想屠龙?”
本章已完,请点击下一章。(2/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