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5我以前都是装的  民国之远东巨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韩怀义忙和祥生阿宝跑进去。

    只见刘德成死拽着少女的手往外硬拖,他的爪子勒在周鱼儿白皙的手腕上,都能看到深痕。

    周鱼儿疼的花容失色眼中带泪,而刘德成还在骂骂咧咧:“小贱货,少爷要你陪喝酒你不给面是吧。”

    世上最垃圾的人,就是拿人家大人没办法,却拿人家孩子出气吧。

    祥生和阿宝气的上去拉他,但刘德成明显喝上头了脾气大的很,居然要动手打人。

    韩怀义实在看不下去了。

    他只能找个理由,也是借题发挥的上去揪住这狗内奸噼里啪啦两耳光,破口大骂道:“撒手,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

    室内人等一下呆住,眼中带泪的小丫头都晕了。

    少爷说我是他的?

    还有人家不是女人!

    “反了你了。”韩怀义宣布完主权又给刘德成一脚。

    刘德成顿时酒醒忙要解释,韩怀义却直接去货栈那边找割绳子的刀了。

    刘德成晓得他的狗脾气上来之后真的会砍自己,这厮赶紧落荒而逃。

    韩怀义在后面拿着刀子一阵猛追,他实际上是想把这厮赶远点方便等会做事,但刘德成不知道啊。

    他给吓得什么似的头都不敢回只管嗖嗖的疯窜。。。。。

    片刻之后,韩怀义提着刀回到码头,发现货栈门口一地的狼藉。

    因为桌子都给人掀翻了。

    货栈内传来老周的怒吼:“居然欺负到我女儿头上来了?”

    接着他就是阵蹦跶,老周显然是真急眼了要去找刘德成玩命,但祥生和阿宝拉着他。

    周鱼儿也在哭:“阿爹,少爷打他去了呢。”

    周阿宝不听这话还好,一听这话更气,叫道:“少爷少爷,你和你家少爷过去吧你。你知不知道那个败家玩意。。。。”

    正嚷嚷着的周阿宝忽然觉得不对,他猛回头。

    韩怀义靠在货栈的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手里还拿着把在洋油灯下明晃晃的刀子。

    老周毕竟是跟着他父亲的老人,心里哪怕再恨他看不起他,当面却从没说个不字。

    这会儿见韩怀义听到自己的话之后,老周的气焰本能就有些消了。

    韩怀义却在笑:“继续说呀。”

    顺便还很二流子的对周鱼儿吹了个口哨:“嘘——”

    吹口哨大家都知道,就和飞吻似的。

    周鱼儿虽然小也懂少爷这动作的暧昧,再想到他之前和刘德成说自己是他的“女人”,小丫头立刻羞的不知道什么了,慌慌张张就转身。

    而老周一看这还得了,跺脚道:“二少爷你。。。”

    “我怎么了?”

    韩怀义将刀子往室内一丢,回头看看四周确定没人,他才道:“我说我从前年起,所有的事都是装的你们信吗?”

    你逛了三年的窑子,现在说自己是装的,谁信啊!

    韩怀义也没求他们信,口碑坏了要补回来,难哦。

    他接着就和老周还有祥生阿宝道:“都坐外面来吧,这么说话才没人能偷听得到。”

    然后这厮又很派头的一嗓子:“咳,鱼儿给少爷我泡茶。”

    小丫头咬了咬唇,很想罢工但还是去了。

    外面的日头虽然西斜,光线却还好。

    韩怀义说完就先出了去将桌子扶起,又拿扫把将些东西都甩边上去。

    祥生见状忙上前抢过他手里的扫把一顿弄。

    阿宝就殷勤的去擦拭桌子。

    只有老周愣愣的看着。

    半响后,当韩怀义往下一坐,鱼儿把茶上好。

    不肯坐只肯站在他边上的老周就憋不住了问他:“二少爷你这是要唱什么戏?”

    “我暗中看了三年了啊。”韩怀义死死扣着自己过去所有的浪荡都是不得已,然后继续道:“这韩家码头上,也就你们一家子值得信任,今天我当众那样委屈你了啊,老周。”

    后世的人也许不能理解。

    如老周这样从韩怀义的父辈时代起,几十年都在韩家的老伙计,对于被主家认可会是如何的感受。

    尤其认可他的,居然还是这个败家子!

    老周一听韩怀义这话激动的眼睛都红了。

    但他刚要说话,韩怀义就先道:“少爷我将账本给他是因为怕打草惊蛇。其实那账本早在少爷我的脑子里了。”

    他接着说:“老周,你且看看这是什么,但是你要答应我,这个不能撕掉,因为这是证据。”

    然后他才将石金涛的那份合同拿出来。

    老周拿起合同看时,韩怀义冲祥生和阿宝笑道:“想不到吧。”

    这厮继续编着:“少爷我装的像不像?”

    祥生一根筋的道:“想不到少爷这么厉害,我当时还以为你。。。”

    周鱼儿也在边上佩服的看着少爷,心想少爷装死装的真像呢,还会吐水草。

    “真昏过去那么久的话哪还救得活了?”韩怀义大言不惭着。

    老周将合同看完后,他强忍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