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2谁也不要信  民国之远东巨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得得得。

    前世就见不得女人哭的韩怀义赶紧和她求饶道:“小姑奶奶别哭拉,少爷改天带你去吃糖葫芦好不好?”

    周鱼儿一听少爷要带她去吃糖葫芦,哭声立刻就小下去了。

    边上的周阿达见这败家子将自己家的赔钱货治的死死的,很是心塞。

    这会儿祥生和阿宝感觉没啥事情了就要告辞。

    救命之恩可不能忘。

    韩怀义忙收起嬉皮笑脸下床冲他们拱手道:“多谢两位搭救。”

    又说:“晚上我请两位喝酒,无论如何请两位赏光。”

    周阿达以为他还是原来的德性,无奈的道:“我侄儿祥生他们救你就救了谢什么谢,你们去吧。”

    祥生和阿宝便先走了。

    室内只留三人时,周阿达又支开女儿拿自己的衣服给少爷换上。

    可就在韩怀义脱下湿衣时,周阿达忽然凑来还鬼鬼祟祟的去解自己的外衣。

    韩怀义见状不由一惊,忙攻守兼备的捂住前鸟后菊很警惕的道:“老周,你想干什么,少爷我可不好这一口,再说你年纪都这么大了。”

    周阿达顿时气的不行,又拿他没辙。

    然后周阿达就从怀里摸出个本子递给韩怀义小声道:“你回去后带给大少爷让他好好查查,我看最近的账目不对,淡季都这么大开支有些怕人。”

    韩怀义纳闷的接过了账本,心想,有故事?

    就在这一瞬间,他的脑海里忽然响起个声音。

    叮——接触韩家一千两白银资产,财富系统开始启动。

    随即整个账本的内容就按着后世的公司报表的模式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抬头:信义和城北码头季表。

    东家:韩成德,韩怀忠,韩怀义。

    韩成德的名字上还有个黑框,然后隐去。

    接着就是资产说明收支明细,以及各种详单。

    韩怀义突兀的接受到这股信息之后不由一惊。

    换你脑子里忽然多个东西你慌不慌?

    这厮吓的脑后那根湿漉漉的辫子都炸开了。

    韩怀义立马往后一跳,尖叫起来:“这是个什么鬼?”

    周阿达又不晓得他脑子里多出来的画面,见他这副模样好险些没吐血。

    “我的小祖宗哦。”周阿达恨铁不成钢的喊道:“你玩的连自己家的账本都不知道了吗!”

    韩怀义心想账本我当然认得,但我脑子里的这东西是怎么回事呢。

    但他又没法和老周解释。

    韩怀义继续懵逼的看着脑海里出现的系统。

    而后他随意的翻阅了下手中的账册,他发现这个莫名其妙而来的财富系统简直太神奇了。

    因为他只是接触了下账本,系统就能将用古法记载晦涩难懂的账目,瞬间变成了后代的财务报表。

    从而使得账目的明细等一应俱全一目了然。

    同时他也咋舌这年头扬州富豪的家底。

    信义和虽说生意一再缩水,只这本账本上体现的本码头的季度生意,就有一千两之多。

    韩怀义以前喜欢看书,尤其近代史。

    他大概记得这个年间的白银大概等于后世五百多人民币(300-750,选其中吧)。

    500乘以1000,就是五十万人民币。

    而如今的白银购买力十足。(因为清廷赔款导致大量白银外流)

    粗算其实这一千两白银的最少等于后世六七十万的购买力。

    当然这里面还不包含不动产,如码头本体和货栈。

    以及淡季停靠在码头做养护的30条百石运量木船等。

    并且这只是信义和的部分资产,韩怀义记得信义和还有些米店门面等。

    便是船也有三百条。

    也就是说韩家的资产应该接近千万级了。

    他再考虑这个年代财富积累的缓慢。

    用一般百姓家庭月开支两三两银子来比较,说信义和韩家是扬州巨富也不为过。

    从来没这么阔气过的韩怀义顿时激动了。

    他心想如果没有对头,又不知道未来百年的烽火连天,我就如之前那么混吃等死下去也不错。

    但他随即就从报表的收支总结里发现这份账册确实有些问题。

    因为他一眼看到码头的季度收入一千,开支居然有八百多,季度结余仅仅一百多。

    这么大的码头,就算在淡季还有维护开支等,也绝无每个月只赚几十两的道理。

    让韩怀义尴尬的是,上面记满了“二义,取银多少”的记录。

    但韩怀义清楚的记得,自己并没有开销那么多次。

    纵有,也没支取那么多的数额。

    比如前日晚上,他明明只在醉花楼花了三两银子,这个上面却记他支取了5两。

    看完账本后韩怀义皱起了眉头心想:“老周的怀疑还真是对的,这个刘德成确实有问题。”

    思绪因此延伸,他忽然觉得自己今天落水的事也有些蹊跷。

    韩怀义记得自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