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章十二元辰破四海,乘雾神君  明尊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钱晨仿佛真的是一个赶路的文弱士子一般,每日自在官道上缓缓跋涉,有时看到日头太大,还会寻处阴凉躲避,除了每时每刻运转胎息,纯化道基,以及每日子午二时,雷打不动的打坐运功之外。并未与凡俗有任何不同。

    这种难得古代世俗体验,钱晨并不讨厌,甚至还有点新奇。

    他每夜里在旅店听着过往的商旅路人诉说自己的故事,白日里赶路奔波,恍如这芸芸众生,渐渐身上那超然脱俗的气息被磨洗去,有些泯然众人的味道了。

    “原来这就是凡人的感觉。”钱晨捏着有些酸痛的脚趾暗道:“和我原来的世界真是截然不同,第一次体会这个世界的平凡人的生活,有种深度游的感觉。”

    念罢,他自嘲的笑了笑:“之前脑子里都是楼观道那些成仙得道的先辈的想法,一堆正道真传弟子高高在上的念头,如今才第一次知道这个世界普通人的感觉。先前都没发现,自己这么不接地气了。”

    “快到临海城了吧!”钱晨自官道尽头窥见了路边树荫见露出的幌子一角,默运目力去看,却见幌子上绣了一个斗大的茶字。

    他走到跟前,果然发现道边支起来的一个茶摊,面貌老实的店家正在烧水煮茶,虽然摊子不大,却是钱晨一路走来见过最干净的。钱晨寻个地方坐下,向那茶摊主人问道:“店家,这里距离临海城还有多远?”

    “莫约就二十里路了!”店家憨厚道:“客人可是去参加洪四海大侠的千岁宴的?”

    “嗯!”钱晨微微一愣,摇头道:“我是个读书人,不参合这些江湖事。”说完便好奇问道:“洪四海大侠六十大寿,往来的江湖豪客很多吗?”

    “洪大侠乃是本地的魁首,四海堂坐镇临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当年他率领正道群雄,大破魔教,亲手毙魔教教主于掌下,为武林除去这一大祸害,得到江湖同道共尊为武林盟主。这段故事,往来的客人常说,我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客人可要来一碗热茶?”

    虽然钱晨正在筑基关口,不饮浊水,但人家都跟你套了这么久热乎了。你不来碗茶照顾生意,合适吗?所以钱晨知情知趣道:“那就来一碗吧!”

    同时心里暗道:“这四海堂好大势力,连路边的小摊店家都知道洪四海要办寿宴了。这种热闹,常常麻烦最多,就是不知道是仇家灭门啊?还是江湖纠纷?这个世界武力值不低,宗师便相当于突破了中土的感应关卡,多半能运用天地元气。摸着高武的门槛了!”

    “修道结丹之前,肉身脆弱,只能依靠法器逞威。若是被人摸近身前突袭,猝不及防之下,来不及祭起法器,被修行武功的宗师杀掉也是寻常。我切不可大意,天罗伞必须常伴身边,勾动气机,以保证反应最快。”

    正思索着呢!茶摊主人已经奉上一壶热茶。

    钱晨谢过店家,随手将茶壶放在身边,他看店家笑呵呵的看着他,恍然大悟,排出几枚铜钱付了帐。正要继续思索如何提高天罗伞的响应速度,却突然眉头一皱,随手从背后的书箱上取下葫芦,将茶水倒入葫芦中,一副要路上备用的样子。

    “这样就不会有人奇怪我为什么不喝茶了吧!”

    钱晨暗自点头道,出门在外,就两个字——谨慎!

    那茶摊主人看到钱晨面前的热茶倒完了,连忙道:“哎呦!忘了给客人添水了!您等着,我给您再上一壶,我们这里续茶不要钱。”

    钱晨却抬手笑道:“那感情好,但我葫芦没有加满,您再给添一点水罢!”说着摇了摇葫芦,里面哗哗的水声,显然只填了一半左右。

    那店主人看了巴掌大小的红葫芦一眼,暗道:“这葫芦不大,容量还不小。”便伸手接过葫芦,正要打开葫芦塞,这时葫芦口突然喷出一股黄色水雾,却是那一壶茶水被钱晨藏了一手内力,只等店主人接过,葫芦口对着面部就忽然爆发。

    淡黄色的水雾喷在了店主人的脸上,瞬间就僵化了他脸上的一半肌肉。

    这时候,店主人的表情已经完全变了,他左半边的脸表情狰狞,右半边被喷了水雾的脸却已经僵硬,被牵扯的一阵阵抽动,扭曲如同恶鬼。

    “终日打雁,却被小雁儿啄了眼!”店主人脸色阴沉,狞笑道:“好精明的小子,你怎么知道我的茶有问题。”

    “应该我先问才对。”钱晨郁闷道:“我是哪里出了破绽,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路过的普通人?”

    “我明明已经化妆显老了啊!”

    “现在看你简直浑身都是破绽,但当时你装的虽然有漏洞,但已足以取信于人。所以我并不知道你这小雁儿不简单。”店主人狞笑道。

    “那你为何毒我?”钱晨表情十分无辜。自己不过赶路前往临海城,路上没招谁没惹谁的,主线任务都还没有线索,怎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