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章一生谨慎,身份重重  明尊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钱晨果断掏出自己准备弃之不用的那些法器,将白骨舍利等呈上,询问轮回之主道:“这些法器能兑换多少道德?”

    “天魔白骨舍利,兑换九百功德!”

    居然不是按道德计价……钱晨面无人色。

    接下来几件更差,只有一百多功德,按照轮回之主的十一折扣,也就是说白骨舍利在轮回之地只值三个道德,不过白骨舍利曾被打落禁制,之前也许是圆满法器,甚至是法宝,但法器一旦打落,价值几乎没可能恢复从前。

    钱晨看中最廉价的一件,也要一道德……功德计价的那些他根本没看,钱晨手上的东西倒是值那么多,但打了十一折扣之后,那就没什么指望了。

    既然如此钱晨也就暂且收起来,轮回之地这里收货十分黑心,既然卖出去也买不到称手的法器,那还不如暂且留着,日后寻中土世界的其他修士交换。其他也就罢了。但白骨舍利,钱晨几乎没可能将它换给魔道中人,放纵其借此作恶。

    卖给轮回之主,就算日后落在恶人手中,钱晨也还能接受,但亲手交给魔道恶人,钱晨就会觉得此人作恶,也有自己的一份罪过,十分不爽了。

    其他兑换条目,灵丹妙药钱晨不需要……就算需要钱晨也会自己炼制,此乃太上道当家本领,钱晨有十分的信心。而且出自轮回之地的丹药,以钱晨的谨慎,根本不会入口。纵然轮回之主有千般手段可以给钱晨埋下暗手,但能谨慎的地方,钱晨也绝对会小心。

    能防一种是一种……

    事实上除了老狐这等落魄到根本毫无选择的散修,其他玄门正宗,大派真传,基本也不会胡乱服用来历不明的灵丹,丹性复杂,谁知道其中有什么埋伏暗手。修行中人的手段太多,已经基本摧毁了这种信用体系。

    修行者都是小农经济的信奉者,崇尚自给自足,遇着非常需要的灵丹,他们要是没有绝对信任的丹师,宁可自己从头学起,也不托付他人。

    除了宗门长辈,亲近之人,或者一些德高望重,根本不值得算计他们的大修士。

    比如钱晨就几乎没什么可能去算计老狐,不是老狐信任他人品,而是不值得……狐狸一家的性命,或许还比不上钱晨骗它的灵丹值钱。所以散修们宁可低三下四,百般花样去向玄门大派,宗门清誉比自己命都重要的那些弟子求丹,也不会信任一个来历不明,同样是散修出身的同伴。

    灵符钱晨囊中还有许多,而天材地宝在轮回之地的兑换价格非常不划算,应该是因为轮回之地有非常便利的利用手段的缘故,所以如果不是急需某些根本弄不到手的材料,几乎没有人会当这个冤大头。

    最后剩下对钱晨最有价值的,乃是道书法术。

    “耕元子所留道书”

    钱晨的眼神在这一宗道书之上久久停留,此书兑换价格不贵,若是发下道心誓言,不传授一人,只需八百功德,就能打包带走。因为其中缺乏根本道法,更多是修行体悟和法术杂学。

    但钱晨所知的根本道法,只会比耕元子更多,因为耕元子正是数百年前的一位楼观道弟子。

    这激发了钱晨思虑已久的一个设想——冒充楼观道幸存的弟子,给自己找一个根基。楼观道低调那么多年,突遭大劫,有弟子幸存也很正常,楼观道许多前辈云游在外,鬼知道那个旮旯角里就有没有飞升的楼观道前辈。

    他们留下弟子也很正常,既然能传授根本道法,那就是被楼观道认可的自家子弟。

    若是得到了耕元子所遗道书,加上钱晨自己知晓的楼观道根本道法,他就是比楼观道弟子更像楼观道弟子的——楼观道祖师爷。其他人不敢如此,是害怕元神真人推算出问题,但钱晨可是经得起推算的。

    他的跟脚是在纯正不过的楼观道真传,文始道尊以下,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他晚辈。

    就算是道君来了,也只能低头叫师叔,师叔祖。至于文始道尊,从太上道祖那儿算,他要叫师叔。从道尘珠论起,他也要认师弟。

    任何人推算钱晨的跟脚,钱晨如今因果全消,但只要重回楼观道续接因果,钱晨朝自己本体一拜,拜入楼观道门下,他就是再正宗不过的楼观道真传。因为楼观道弟子,入门本就是由钱晨自己本体见证的。

    有了这一重身份,钱晨在这个世界就是有跟脚的人了。

    行事就会多一层便利,日后打起重建楼观道的旗号,其他正道宗门等闲也不敢干涉他什么。有这一层香火情在,可比一个没有来历的人好混多了。修行也会更加便利……除了根本道法,其他法术,关系亲近一些的宗门多有交流。

    若是同为太上道统的宗门,钱晨混到太清宗,或是其他太上一脉的宗门做一个真传都简简单单,完了等钱晨道法大成的时候,他们还要出人出力,帮助钱晨重建楼观道。

    “我要给自己多披几层马甲,表面上我是散修,实则是获得了耕元子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