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章邪虎为幡御百鬼  明尊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我习练法器,动静颇大,在这县城左近若是被人瞧见了,怕是会有麻烦。昨天去的那座祖荫山距离不远,又少有人迹,倒是一个合适的去处。顺便还能拜访一番那老狐一家,问一问这左近的地理情况,有什么修行宗派,又有那些道行之士常来常往。”

    “被收藏于楼观道数百万载,我对这个世界还真是两眼一抹黑,不如结交一二好友,在此世也有一个根基。”

    “当然,这须得等到我结束第一次任务之后,再找机会。”

    钱晨谋定后动,一担打定主意就立刻动身,他走出这间荒僻小院,直奔东南方向的祖荫山去。

    临走前,钱晨察觉到昨日那布庄的伙计正躲在暗处悄悄窥视,他也不理会,身子一纵就消失在原地,那小伙计只能看到一道黑影,如疾驰骏马闪过,当即吓得呆在了原地,良久才回过神来,颤声道:“果真是异人,得快些回去禀告掌柜。”

    今日比昨日更快,只用了小半个时辰,钱晨就熟门熟路的摸到了祖荫后山。

    他也不去见那老狐一家,钱晨办事从来以正事为先,无论中间有多少插曲,只要是能放下的,他都会先完成初衷,再去考虑其他。今日既是来熟悉法器,老狐就算家里有几个千娇百媚的女儿,个个都愿意自荐枕席,也与正事无关。

    钱晨先是祭起龙雀环,只见他右臂手腕上的玉环滴溜溜的转动,变成脸盆大小,从钱晨手中脱落下来,由着他往下一指,便化为一个五彩光环落下,只是一套,便将一棵高达数丈的大树连根拔起,消失不见。

    原地留下一个深达数丈的大坑。

    微微平复气息,钱晨调息了一刻才恢复了过来,暗道:“以内力驱动法器,还是有些艰难。法器这种东西,就不是筑基时该玩的。筑基期理应平和顺气,老老实实勤勤恳恳的度过去,待到感应天地元气,内气外气相合,炼成一口真气后,才能出来浪。”

    “但轮回之地,怕是不会给我这个时间。”

    “这龙雀环真力很大,生生拔起一棵丈十高的大树,这是何等神力。怕是有一挖掘机之力……唉!这样一想,好像也不过如此了!”

    钱晨只是开玩笑的想一想而已,就是普通的挖掘机,也有近二百马力。那就是二百匹马合力所拉动的巨力。前世有多少大力士,能挽得住一匹发疯的健马的?而且龙雀环收拿只在瞬间,爆发力极强,一瞬间爆发出两百匹马来拉人,没几个人能抵得住。”

    钱晨再把龙雀环放大缩小,或是隐蔽成一个不起眼的小环,操纵着突然偷袭;或是倾尽全力,大张旗鼓的收拿山石。

    最后测试出了龙雀环的收拿真力与环圈大小有关,若是缩到最小,只有食指戒指的大小,那最多也就能收一收脑袋大小的石头,莫约也就是一个成年人的力气。若是威力全开,胀大到水缸大小,却能勉强拔起一块半身沉在土中,约有二十八吨重的石头。

    这一次测试差点把钱晨累的闭过气去,他调息了好久才将呼吸转为正常的内息。

    龙雀环缩小成镯子大小,悬浮在钱晨的手上。

    “这般大小最适合偷袭,我将灵光压到最隐蔽,暗中放出龙雀环绕到某人脑后,大约就能把他头颅套走。修行之士的身体强度,也就比平常人结实一些,还未有习武的横练之士身体坚韧,这般偷袭之下,绝对能无声无息把人头颅摘去。”

    “谁说龙雀环只能收拿,在我手中不就跟血滴子差不多吗?”钱晨打趣道。

    当然他也知道,这只是一句玩笑话罢了。通法境界的修士就能练成许多护身法术,龙雀环不破去法术,休想沾到人家的身子。而那些有护身法器的,祭起法器护着自己滴水不漏,比如钱晨头上若是悬着天罗伞,不用龙雀环把伞收走,如何近得了身子。

    而乌金黑煞钩这等飞剑,却能以剑术在一瞬间破开护身宝光,在瞬息之间将敌人的性命取去。

    一个是死力去拿,另外一个却是抽冷子扎一下,哪个杀伤力更大不问自知。

    龙雀环这样偷袭,也只有欺负通法境界以下,或是穷苦的连护身法器都没有的散修。

    钱晨又诸般测试了一翻龙雀环的其他方面,他伸手掷出玉环,在先前被他拔起来的巨石上,砸下了脑袋大小的一块,然后叹息收起,果然不是杀伐之宝。又拿出七煞幡来,钱晨舞动黑幡,瞬间飞沙走石,煞气滚滚,一股黑气如巨蟒一般自幡上腾起,在那巨石上绕了三圈。

    只听见哗哗沙沙的声音不断响起,待钱晨收起七煞幡后,露出那块巨石,已然整整小了一半,周围都是散落的石粉,细如尘埃一般。

    钱晨气息,还比先前运用龙雀环更加稳定。

    “这才是杀伐之宝啊!”钱晨略有些叹息,不算那白骨舍利,这件法器应当是他手中威力最大的了。当然也已经几乎没有提升的空间!

    钱晨到了通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