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五十四章 三元婴!  苍空剑庐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天上,天雷滚滚,蓄而不发。

    地上,剑气如虹,肆无忌惮。

    一声天雷贲烈;一声剑鸣冲霄。两种声音混合一处,烈戾与犀利并和,却化作无边凄厉,声自姬铭身内起,惊彻天地!

    整整三十年,于幽冥轮回之中翻看斗术、剑法、别家修持法门,姬铭始终未做境界修行。

    不是他不晓得时间紧迫,之前三十里遍看‘杂学’不修境界实为迫不得已:但无奈幽冥不带天地灵气,他只能与吴囿、清和两大剑灵做的塑灵脉修持,境界与修为却不得兼顾。

    炼就灵脉,是造化之功,姬铭失去了时间却赢得了造化。

    终于,就在今朝,剑劫成婴,灵脉纵横!

    金发吴囿,自天顶起、经眉心、经膻中、经脐门、末于下腹丹田,灵脉纵成;

    黑发清和,自左手中指指尖起,经左臂、经膻中、经左右两乳、经右臂、没于右手中指指尖,灵脉横生!

    灵脉成时,两大剑灵齐声纵声吼喝,便如他们婴儿初生时,吴囿怒叱‘剑!’,随他吼喝,剑鸣冲霄响亮;清和娇声‘劫!’,喊声未落雷音轰动绽放。

    剑婴结剑脉,为纵;劫婴生劫脉,为横。

    纵横灵脉,剑劫灵脉!

    吴囿、清和在做灵脉锻塑时并非‘各自为政’,他们是‘带上’了姬铭的本命元神一起,因三道元神各掌一重乾坤,三重乾坤气脉交换彼此循转,于剑、劫二气之下,再得姬铭真修风火双元之助,这才能事半功倍,于短短三十年内为自己炼就灵脉。

    三重乾坤也好,三道元婴也罢,本就是一而三三而一的关系,永远牵扯不断,而三婴同修,吴囿清和铸就灵脉同时,也让姬铭的小元神大是茁壮。

    吴囿、清和在做声吼喝时,小姬铭正咯咯大笑......小姬铭就是大姬铭,大姬铭在笑,小家伙自然一起跟着笑。

    姬铭喜不自胜!

    不是因为多人运动有多痛快,而是元婴与修家身体大统大合,元婴铸就灵脉就是姬铭铸就灵脉,莫看他没做什么,但是拜得两大剑灵所赐,此刻姬铭身内也多出一纵、一横两重灵脉。

    胸口膻中大穴为心,贯穿于宝瓶三乾坤的剑、劫双脉。

    在幽冥地府的这段光阴长河洗涤里,姬铭始终贯彻执着于现世报,天若不报我愿报,该死之人必做诛杀。如何报,劫为报,该死之人遭遇姬铭,正应得一句话:命中当有此劫;

    天无道,并非真正不存天道,只是天道与人伦各不相干。在姬铭的领悟中,天不是天,你我才是天,你是你的天,我是我的天。

    姬铭做人、姬铭修行,今日行走人世间将来遨游恒宇中,愿能我以我剑做我天。他的手中剑并非剑,而是他自己。修剑修剑,万法通天八方大道,为何汉家修士独爱长剑?因剑是象征,剑是图腾,三尺青锋纳含的意义委实深远。于姬铭,剑就是我。

    纵剑横劫两条灵脉,正正对应了姬铭‘天无道、现世报’上下两重阴阳大道。

    双婴铸灵脉,固然与元婴的来历有关,但同样和姬铭的修行密不可分。

    是巧合、是机缘,是因果、是注定?都是。从他想要闭门修行开门做人那天起、从他以为事无对错但人分善恶时候开始,路就已经在他脚下了,他自己选的路,路上风景只于他有关。

    “修家破金丹,立大道而正乾坤,算得是对前半程的归纳、彻悟,是后半程修行的总纲和指引,可从未听说过有谁在立大道之后,又把大道炼入元婴和体魄之内。”姬铭全不掩饰自己的得意,小人得志般笑吟吟:“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