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章 失魂之症  落日胡尘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弟妹近来可好?”文显忠主动开口问了声好。

    “一个寡妇还能好到哪里去?”妇人立刻反唇相讥,文瑄也得以见到她一张颇具英气的脸。

    “进村的元兵都解决了?”妇人逞了口舌之利后似乎出了心头的怨气,态度好转了不少。

    文显忠摇摇头,“跑了不少。”

    “什么!跑了?”妇人的神色明显有些惊慌,下意识地去攥儿子的手。

    沐冲赶忙伸出手去扶母亲,自责无比地道:“对不起,娘,是我大意了。”

    “冲儿已经做得很好了,这次来的元贼太过狡猾,而且他们对进山出山的路都非常清楚。”旁边的文显忠上前一步,劝慰了一句。

    小男孩看着远处身上满是血痕的村民有些害怕,可又有些好奇,抱着文瑄的大腿藏在他身后,只露出个半个小脑袋去看,小声地问:“文瑄哥哥,刚才是有坏人来了吗?”

    “是啊!”文瑄答应了一声,然后摸着他的小脑袋道:“不过不用怕,坏人已经都被打跑了。”

    男孩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然后放心地围着文瑄转起圈来。

    “瑄儿,你先带着英儿和大伙去山上找你娘吧,我还有些事要与你乳娘说。”文显忠有些担心儿子虚弱的身体,关切地说。

    山上……是那名村民口中的覆船山吧?文瑄虽然这一会功夫听见他们说了几次,但脑袋里根本就不记得这地方在哪里,只能摸着脑袋装傻充愣地答道:“爹,我好像有好多事都记不住了……”

    “记不住了?什么意思?”对文显忠来说,儿子的身体状况明显比任何事都更为重要,所以立刻正色以对。

    妇人一听他这么说,飞快地伸出手去抓他的胳膊,文瑄本来下意识地想要抵挡,可转念一想感觉她并不会伤害自己,便任由她拽住了自己的手臂。

    妇人一手托着他的手掌,另一手则飞快地探上了他的手腕。

    这是……把脉?看来她还是名女郎中?文瑄突然有些紧张起来,不知道自己的奇怪经历会不会被人看了出来。

    “脉象平稳,只是有些虚浮而已,没有什么异常。”妇人看着文显忠下了结论。

    “那就好,那就好。”文显忠终于放下悬着的心,轻松地捋了胡须。

    “你们误会了。”文瑄小声地说道。

    “误会什么了?”妇人不解地问。

    “我没说自己身体有问题,我是说我记不住很多事了。”文瑄有些尴尬地解释了一句,然后看向妇人道:“例如,覆船山在哪里?元兵为什么要杀我们?还有……请问我该如何称呼您?”

    待文瑄说完了话,妇人和文显忠立刻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看出了对方眼睛中的惊愕。

    文显忠往前一探身,诧异地问:“瑄儿,你是说你连李乳娘都不认得了?”

    “呃……看着十分眼熟,就是……有些认不清了。”文瑄眨了眨眼睛,苦笑了一声。

    “糟了,难道是失魂症?”李乳娘的眉毛锁得更深。

    “失魂症?那是什么?”文显忠焦急地问了。

    失魂症应该就是失忆吧?文瑄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自己如今的情况倒刚好说得过去,于是尝试着蒙混过关,“没错,可能……就是失魂症吧?”

    “那瑄儿你现在还能记住些什么?”李乳娘接着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