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七章 弹指间化解  观主下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天字一号房内。

    林弃盘膝坐于床榻上,待越氏兄妹二人进屋,关上房门后,这才打量着二人。

    而越氏兄妹二人,则是并肩立于林弃的面前,上身微倾,神态恭敬,俨然一副等待前辈教诲的晚辈姿态。

    “越千行,越秀宁,是吧?”林弃开口道。

    越氏兄妹齐声应道:“是。”

    林弃微微点头,随意赞叹了一句:“不错,越剑仙倒是养了两个好孩子。”

    这种万金油的话,说的含糊不清,既可以说是夸修行,也可以说是夸人品、夸天资、夸容貌等等等等。

    “前辈过奖了,只是爹教导有方罢了。”越千行连道。

    林弃也没多说,只是从袖中拿出那份越剑仙留下的绝笔,递向了这兄妹二人,说道:“这是越剑仙留给我的书信,你们看看吧。”

    越千行弯下腰,恭敬地伸出双手,待林弃将书信放在他手上后,他正准备抽出信来看看时,却听到林弃又说道:

    “对了,还有越剑仙的飞剑,他在书信中说,让我以他的剑柄为信物,在寒山镇寻你们,现在还没用到这信物,倒是已经找到了你们,也一并归还你们吧。”

    而越千行闻言却是一怔,豁然抬头看去,只见林弃手中正握着一根细小的剑柄,不由得愣住了。

    越秀宁抬头看去,也愣住了。

    剑在人在,剑毁人亡,既然这飞剑只剩下剑柄了,那就说明……这柄飞剑的主人,越剑锋已经死了!

    “怎的……只剩下剑柄了?”越千行呆呆地望着林弃手中的剑柄。

    越秀宁捂住嘴巴,眼泪珠子像是断了线般地掉落下来,一时间悲恸难禁,呜咽道:“不可能的……爹爹明明说过他能逃出去的,明明说过让我们来寒山重聚的……”

    林弃见状,不由得一怔。

    看来,越剑仙的子女,先前还不知道越剑仙已经死了?

    “七日前,越剑仙飞剑传书至寒山之后,这飞剑便跟着自毁了。”林弃叹息道。

    越千行脸色呆滞,忽然扑通一声,似是无力地跪了下来,双手支撑着地面,喃喃道:“为什么会这样……爹在镇山阵法被破后,剑心通神,明明已入剑神之境,还能以飞剑传书,就算不敌那妖邪,也应有自保之力,怎么会逃不出去……”

    越秀宁心痛如绞,泪水簌簌流下,忽然跪在了林弃的面前,哽咽着问道:“观主,您可知道我爹到底是怎么死的吗?”

    林弃沉默了一下,叹息一声,说道:“那日,我已夺舍重修,无力援助,亦不知玉阳山究竟发生了何事……”

    他顿了顿,又说道:“不过,从越剑仙给我的书信来看,或许他是不愿逃走,主动与妖邪一战,才会身死吧……他在书信里说过,他无力诛邪,未能守住玉阳山,愧对祖师,百死莫赎,宗门失于他手,今后又是末法时代,我猜他自觉无力突破报仇,才下了这等决绝之心吧。”

    “原来如此……”

    越秀宁闻言,顿时几近崩溃,泣不成声地说道:“难怪爹爹在临走前,说了那些奇怪的话,现在想来……他竟是在交代后事!”

    而越千行浑身发颤地埋头在地,双手抱着脑袋,痛苦无比地抓着头发,喃喃道:“我早就该想到的,我早就该想到的……爹这样重视宗门、性情刚烈之人,又岂会贪生怕死,弃置宗门而不顾?

    “爹说过那么多次,玉阳剑修,不仅当如君子般温润如玉,更应该如太阳般至阳至刚,一往无前……

    “难怪爹在宗门被破后,忽然剑入神境,原来他那时候已然抱了决死之心,所以才剑心通神……”

    他忽然惨笑起来,笑声凄楚,“难怪我迟迟修不成剑心,我连这点决断之力都没有,又岂能剑心通明?我当时就应该留下来陪爹,与那些妖邪死战到底!”

    越千行身体颤抖得越来越厉害,惨笑声越来越凄厉。

    林弃不由得微微皱眉,没想到,这件事对这越千行的打击,居然如此之大?

    他正待出言劝慰,却见已经哭成了泪人的越秀宁,听到越千行的话之后,忽然脸色僵住,顾不上擦拭眼泪,便连忙抓着越千行的手,焦急道:“兄长,你快起来!端正形姿,静心抱神,莫要再想那么多了!不然你会走火入魔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