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六章 拜见观主  观主下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言,这是我欠下的因果。”

    平乐郡主闻言,沉默了一下,忽然回忆起小弟生前的豁达姿态和过人心性,便是遵从她从小的为人教导,知恩而报,才未毁约,连小弟尚且没有忘记,而她这个长姐却如此多言怨怼,顿时有些后悔方才之言,确有不该。

    如此一想,她心中的怨气已消散不少,便叹息道:“我并非怪罪,也不敢怪罪,你本就有恩于小弟,只是我作为长姐,有些怨气罢了。”

    而她身后的梁子安听闻郡主说不敢怪罪,未见她神情,只当是郡主依然心有怨气,便冷声附和道:“郡主说的是,挟恩图报,更令人不齿……”

    平乐郡主豁然转头,冰冷地瞥了梁子安一眼,她已无此意,没想到这个与自己姐弟俩都无甚交情的梁子安,只是为了讨好于她,便如此出言不逊,万一观主动怒,说不定还会牵连于她,不禁让她心生怒意。

    她也不和那梁子安多言,只是冷声对宁州知府说道:“梁崇世,令郎如此随意插话,出言不逊的习惯,怕是要改改,否则只会让人生厌,还望你好好管教才是。”

    梁子安不由得一呆。

    宁州知府顿感冷汗涔涔,连忙狠狠地把儿子拉到背后,躬身道:“是下官教子无方,还请郡主恕罪,下官这便令人送这孽子回去禁足思过,必当严加管教!”

    平乐郡主也懒得多说什么,便转头看向林弃,歉意道:“方才是平乐失言,还请观主莫要放在心上。”

    林弃也没兴趣看那梁子安,只是摇头道:“郡主所说乃是事实,何错之有?”

    “观主?”

    而平乐郡主身边的那两位仙家高人,听闻郡主称呼眼前这豪贵公子为‘观主’,顿时眼睛一亮,终于确定眼前这人便是观主了。

    方才二人便有些怀疑,但眼前之人并无道行在身,似乎只是凡人,郡主所言又有些不实,且态度略显无礼,所以才未敢确定。

    当即,二人对视一眼,便向前一步,走到了林弃的面前,扑通一声,只见二人双膝跪地,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跪拜之礼。

    堂内众人顿时呆滞,难以置信的望着这一幕。

    贵为仙家高人,便是面见天子也无需多礼,可是……竟然向这看似翩翩公子的年轻人,行这等跪拜之礼?

    尤其是梁子安和宁州知府,更是脸色惨白,摇摇欲倒。

    而后,两人并未起身,只是其中的男子抬起头,恭敬地说道:“观主在上,晚辈玉阳山‘越千行’,携舍妹‘越秀宁’,遵从家父越剑锋之命,前来拜见观主。”

    林弃叹了口气,说道:“越剑仙的飞剑传书,我已了然,你们起来吧。”

    “是。”

    “谢前辈。”

    二人这才起身,神态恭敬谦卑,并未在意自己在众多凡人面前向人跪拜,或许会丢了面子,这天下间有资格当面跪拜观主的人尚且无几,他们又岂会在乎这些凡人之见?

    “此处不便谈话,你二人随我上来吧。”

    林弃吩咐一声,便准备转身上楼,走了一步,又转身看向郡主,说道:“郡主,我欠你因果,自当回报,若是有空,郡主今晚可来我房中一叙。”

    平乐郡主微微一怔,随即应道:“是。”

    随即,林弃便带着越氏兄妹飘然上楼而去,只留下大堂内鸦雀无声的众人。

    过了许久,宁州知府才颤抖着嘴唇,脸色苍白地问道:“郡主……方才那位高人……两位仙长竟向他行跪拜之礼,您称他为观主……莫非他便是寒山执一观的那位观主?”

    平乐郡主淡淡点头,随即瞥了一眼站在那失魂落魄的梁子安一眼,淡漠道:“我怒火冲心之下,尚且不敢直言指责观主,而令郎……还真是勇气可嘉啊。”

    说罢,她也懒得多言,便上楼去了。

    宁州知府越发感觉心中冰凉,浑身都在发颤,忍不住猛地转头看向梁子安,豁然扬起手掌,却见儿子也仿佛失了魂一般,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不由得心中一痛,手掌在半空中颤抖着停了半晌,又重新放了下去,怒火尽数化为一声长叹。

    “唉……教子无方啊……”
本章已完,请点击下一章。(2/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