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章 有飞剑来  观主下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怔了一下,喃喃道:“怎么回事……”

    他连站起身,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轻灵了许多,但也顾不上这些事,而是快步走出观门外,可见云海缥缈,浓雾涛涛,前行数十步,前方便是万仞山崖,却依然没有看到观主的身影。

    站在山崖边上,一阵清冷的山风袭来,林弃才在云雾寒意下清醒过来,豁然回想起来——

    他在昏迷之前,似乎看到观主的肉身化为粉末,当场烟消云散,只余下一团混沌迷茫的光芒,那似乎是观主的元神?

    而后,他便昏迷过去了。

    林弃站在山崖的边缘,望着下方缥缈的云海,心中有些茫然,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他竟然没有被夺舍?

    是观主夺舍失败了?

    还是发生了其他什么他不知道的变故?

    山风寒冷,林弃缓缓深吸了一口冰凉的云气,又慢慢吐出,心中不禁升起了一抹怅然若失之意。

    虽然他因为还活着而感到庆幸,但观主这位救他性命的好友却不知所踪,让他有些兴致索然了。

    从天色来看,至少已经过去了一夜时间。

    他昏迷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弃驻足于山崖边,神色微惘,无言凝望着无边云海,过了许久,忽然长长地叹了口气,这才转身回到执一观内。

    观内。

    林弃再次盘膝坐回了蒲团上,看着对面属于观主的蒲团,忽然心中咯噔一声。

    “等等……好像不太妙啊。”

    “观主打算夺舍重修的消息,天下间不知多少修道之士都听说过了,恐怕也有些修道之士早已知晓,观主夺舍的人选,乃是上京城宁王府的公子林弃……”

    林弃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如今我从上京城消失不见,恐怕很快就会有修道之士猜到,观主是要夺舍我了……但是,我并没有被观主夺舍!”

    在天下修道之士看来,观主是在修行路上走得最远的绝世高人,道法可通天,只是夺舍一个凡人而已,断然不可能失败。

    但如今的事实,就是他没有被夺舍!

    他还是林弃。

    可是,天下间的修道之士,会相信这一点吗?

    “而且……观主灭了那么多妖邪,招惹的仇家想必数不胜数,如果我敢公开这件事的话……”

    想到这里,林弃不由得心中一颤,深吸了一口气。

    观主一身修为高如天穹,那些妖邪见了观主,逃都来不及,哪敢招惹?

    即便观主夺舍重修,只要过些时日,便可重临云巅,又岂会在意那些妖邪之物?

    可是他并不是观主。

    他只是林弃!

    如果他敢公开这个事实,天知道那些妖邪会怎么样?

    “不行,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若有观主威名护佑,还可暂时震慑天下修道之士,我还能慢慢想办法,但公开的话,恐怕我就死定了。”

    林弃当即决定隐藏这个秘密,又思忖起来:“而且,我也得修行试试看,起码要有自保之力才行。”

    既然这是观主清修之处,说不定就藏有修行之法的秘籍呢?

    想到这里,林弃便立刻站起身,开始翻找搜寻执一观的各个角落。

    但半天过去了,他将整个执一观里里外外都仔细翻找了不知多少遍,也未曾发现任何典籍,或者关于修行法的信息,除了寻常的文房四宝之外,什么都找不到,压根就是一个很普通的破观。

    苦寻无果之后,林弃有些疲累地坐在观门的门槛上,无奈地叹了口气:“观主这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啊,连吃的喝的都没有。”

    不过,细想也是如此。

    观主修行高绝,又不收弟子传人,自然用不上秘籍什么的,而且连寻常高人都能食气辟谷,而观主更是自行开辟了一方虚空,末法时代都不甚在意,又岂会准备吃食?

    “要不下山再想办法?”

    林弃心里闪过这个念头时,却是忽然听到观外传来恍若利箭破空般的声音。

    闻声望去,只见观外的云海之中,忽然钻出了一道不甚耀眼的光芒,划过一道灵巧的弧线,飞入了观内,却在内门时停了下来。

    林弃仔细一看,这才发现那光芒竟是一柄长约三寸的细小短剑,此剑并无剑格,剑面光滑如镜,不仅笼罩着淡淡寒意,还散发出一层蒙蒙的淡光,一看便知绝非凡品。

    而剑柄的尾部上,还绑着一封书信。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飞剑?飞剑传书?”
本章已完,请点击下一章。(2/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