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章 执一  观主下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观主连饮三杯,林弃亦陪饮三杯。

    只消片刻,一壶清茶已然见底,茶香犹在,热气无存。

    雪将住,夜已深。

    观主放下杯盏,含笑问道:“这十八年来,你可享得平安富贵?”

    林弃颔首道:“在王府生活的这十八年来,我过得很开心,劳烦观主费心了。”

    “开心就好。”观主微微一笑,说道:“十八年前,我观你心志过人,想必是吃过不少苦头的,如今又享尽人间富贵,想必已无太多抱憾之处。”

    林弃脑海中顿时闪过前世种种,随即说道:“月有阴晴圆缺,人生自然也不可能全无遗憾,有此十八载回忆,林弃已然知足。”

    “知足常乐,如此甚好。”

    观主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说道:“看来,你已听说过我的事情,当年我让你替我了结的心愿,你也明白是什么了吧?”

    “林弃三年前便已知晓。”林弃说道。

    观主注视着他,说道:“但你没有反抗,亦未逃走,更没有求情?”

    “以观主的手段,我无力反抗,也逃不到哪去,此事又关系前途性命,委实没有求情的必要。”林弃诚恳道:“林弃并非知恩不报之人,也非自食其言之辈,当年观主救我一命,又保我十八年富贵,林弃永志难忘,承诺了自然要做到。”

    观主沉默半晌,忽而抚掌笑道:“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可惜你我二人不能共存于世,否则即便你只是凡人,亦有资格为吾友人,可惜,可惜……”

    话罢,他拿起桌上的杯盏,只见茶壶中所剩无几的清茶,忽然自壶嘴处流淌而出,在空中化为一道莹亮的水线,而后一分为二,蜿蜒游走,分别注入林弃和他的杯盏之内,两杯茶恰好满至七分。

    “小友,此处无酒,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观主举杯,仰头饮下。

    “观主谬赞。”林弃亦如是。

    饮尽。

    观主放下杯盏,说道:“十八年前,我并未告诉你真相,便让你答应下来,如此强买强卖,你心中可有不满?”

    林弃笑了笑,说道:“救命之恩,再世之情,岂可用买卖来比较?我知晓观主用意,并非是担心我将来反悔,反抗或者逃走,而是不想让我这十八年的生活中,尽数为担忧和恐惧所困扰。”

    观主眼神中露出一丝满意之色,笑道:“你如此聪慧,倒也没有辱没我的心意。”

    林弃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既然说清楚了,那也该出发了。”观主说道:“你可有什么心愿未了,我可助你了结。”

    林弃略一沉吟,问道:“观主可有修改他人记忆之法?”

    “你可是打算消除宁王、安乐郡主等人关于你的记忆?”观主摇头道:“可惜,虽然我能抹消记忆,但也无法做到如此精细,更何况,此等法门,必然会造成神智损伤。”

    “那便罢了。”林弃微微摇头,又问道:“那么,观主可有让凡人长寿、安康之法?”

    观主轻轻颔首,说道:“这倒是简单,你是为了安乐郡主和宁王吧?不过,也没这个必要了,十八年前,我让宁王替我照顾你,他已提过这个要求了,那日我便送了宁王和其女各自一道太一丹水,可保其长寿百年,安康无灾。”

    “那便好。”林弃深吸一口气,说道:“既是如此,于愿足矣。”

    “那我们这便出发吧,随我去我那寒山执一观。”观主微笑着站起身。

    林弃缓缓站起身,默然扫过了这间住了十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