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一章 工作队长的号召力  大田园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就这样,田源也重新认识了白鹿的威力,也总结出一点经验,那就是,千万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迷惑。

    所以当村子里的大狗向白鹿挑衅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小霸王这个名字,绝对名副其实。

    家里又多了新成员,小丫也欢喜得什么似的,还给小霸王单独煮了点玉米面糊糊。在胖哥儿的指导下,往粥里加了几粒大粒盐,小霸王便伸着舌头,吧唧吧唧舔得分外香甜。

    唯独大晃有点不高兴,嘴里嘟嘟囔囔,因为野猪跑了,野猪肉没吃上,捆仙绳也被野猪带跑了。本来他都套中野猪了,就应该是他的。

    田源也被这家伙搞得哭笑不得,要不是他见机不妙,帮着大晃解开系在腰间的绳子,否则的话,现在大晃估计都被拽到野猪窝了,谁吃谁还不一定呢。

    吃不上猪肉就吃羊肉去——看看时间也不早了,田源就领着一家子去包二爷家里赴宴。当然是全家抬,连小白都包括在内。至于小霸王,不像小白这个毛和尚,荤素不忌,人家真正是吃素的,就是去跟着溜达一圈,顺便跟那些狗子沟通一下感情,巩固一下在黑瞎子屯的霸主地位。

    包二爷家的房子不错,三间大瓦房,一面青。也就是前墙是砖的,大山和后墙都是拧的拉哈辫子,然后抹泥墙,这玩意比较保暖。

    看到来人了,家里的大青狗本来还想汪汪两下,提醒主人,结果一瞧见小霸王,吓得夹着尾巴钻进狗窝,脑袋朝里,看都不往外看。

    进屋一瞧,好家伙,热气腾腾,香气飘飘,锅里的羊肉正在翻滚;萨日根正在另外一口大锅前忙活,田源凑上去打了个招呼,发现是一大锅羊杂汤。锅台上的盆子里还放着半盆子羊血肠,一会儿切片之后放到羊汤里,味道简直绝了。

    当地受蒙族影响比较大,其实真要是算起来,包家店这些人也大多是蒙古族。因为蒙族改汉姓之后,姓的最多的就是“包”,据说是从孛儿只斤氏中的孛字音转化而来。

    受蒙古手把肉的影响,羊肉大多是白煮,调料放的不多,锅里滚了两个开之后,撒盐之后就可以捞出来啃了。

    里间屋已经来了不少人,炕上地下的一共三张桌子,村里的主要人物都到了,看到田小胖驾到,就张罗着开席。

    羊肉吃着还是有点柴,没法子,水草供不上,羊肉就发干发老,没有那股鲜嫩劲。

    不过羊杂汤不错,撒上一层翠绿的葱花,田源不知不觉就喝了两大碗。像这种宴席,当然少不了酒,别人都用三两的酒杯,到了田源这,就换成大碗。好在都知道这个小胖子是个无底洞,所以也没人敢向他挑衅,自个随便喝。

    热热乎乎的吃喝起来,大家谈兴渐浓,田源少说多听,尽量多收集村里的基本情况。总体感觉,黑瞎子屯虽然穷点,但是民风淳朴而彪悍。

    不少话题都是围绕着田源这个驻村工作队长的,询问他有什么脱贫致富的好点子。毕竟,在乡亲们心里,对驻村工作队,还是隐隐有些期盼的。虽然前面几茬没见到啥效果,人就跑了。不过这个小胖子倒是一副准备扎根的架势,值得期待。

    田源也正想借机宣传一下自己的打算,就清清嗓子白话开了:“大伙放心吧,我计划用一年时间,叫村里那些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全部脱贫;用不上两年,咱们就都能达到小康生活水准之上;三五年内,黑瞎子屯就能变成全县最富裕的村子——”

    这刚喝上咋就多了呢?包村长斜眼瞥了田源一下:老子在这苦熬干休的几十年,也没敢吹这么大的牛皮!

    仗着救活大榆树的光辉尚未散去,村里有些人还是选择了相信小胖子的话,七嘴八舌地询问:“小胖儿啊,你准备领着大伙咋干呢?”

    坐在炕上太热,田源索性脱了羽绒服,把衬衣的扣子也解开:“我这两天也大致把屯里屯外逛了一遍,琢磨出几个道道。东边的林子那边,主要发展浆果种植,像都柿、黑加仑、刺玫果、山葡萄啥的,都多种点;西边的草甸子更要利用起来,养羊养牛,多养点鸭子大鹅,发展特色养殖,很有搞头——”

    大伙都听得一愣一愣的,就连包大明白都暗暗点头:有想法总比没想法好,证明小胖子把咱们屯子的事儿当回事了,谁喝点酒还不吹点牛皮涅——

    最后包二爷实在有点听不下去了,撂下筷子:“小胖儿啊,你说的都挺好,就是有一样,甸子里没水,啥也养不出来。”

    “二爷你说的对呀,所以,明天我才准备带领大伙去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