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章 小霸王  大田园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这一天,对黑瞎子屯来说,是足以载入村史的一天,干枯了好几年的老榆树再次冒芽,使得整个小山村也重新焕发了活力。

    大树有灵,肯定会保佑黑瞎子屯的子孙。所以,村里最为德高望重的老太太——包二奶——包二奶奶特意准备了猪头羊头和烧鸡,甚至还有一碗烧酒,在大榆树下面摆下香案,进行隆重祭祀。

    当时的场面是相当隆重,袅袅香烟中,不少村子里的老人都跪在树前,虔心祷告;在这种庄严肃穆的气氛中,村里的娃子都不敢淘气,集体肃立,直勾勾望着桌案上摆放的那只油汪汪的烧鸡。

    因为是打着祭拜古树的幌子,并不完全算是搞封建迷信,所以村干部也都集体亮相,包村长还进行了一番热情澎湃的讲话,号召全体村民都紧密团结在老榆树周围,早日脱贫奔小康。

    村长讲完话,又张罗着叫田小胖也说两句,毕竟,人家是救活大榆树的功臣。

    这也算是田小胖在全体村民前第一次亮相,相当重要。村民也很给面子,不知道是谁带头鼓掌,很快就呱唧呱唧响成一片。

    “小胖儿,小胖儿呢?”村长扯嗓子吆喝几声,却依旧不见田小胖的身影。

    “小胖兄弟是不是喝多了在家睡觉呢?”萨日根睡了一上午,到现在总算是醒酒了。虽然输了酒阵,但是萨日根把田小胖却当成了亲兄弟。这是喝酒喝出来的真感情,最铁不过。

    “来了来了,好家伙,紧赶慢赶,总算是赶上了!”远远传来一声吆喝,众人闪目观瞧,只见一道白影,犹如一道白色的电光,飞驰而至,人群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自动让开一条通道。

    哒哒哒,清脆的蹄声戛然而止,只见树下多了一头白色的动物,后背上还骑着一只小白猿。小猴子手搭凉棚,摆出一副高瞻远瞩的姿态,好不神气。

    “这是把谁家山羊给骑出来了,小猴子太淘气。”村长眼神不大好,嘴里笑骂两句。

    可是萨日根是方圆百里有名的猎手啊,那眼睛可毒着呢,一个健步窜过去:“白鹿,俺打猎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白鹿——不对,这只鹿怎么脑袋上长着四个犄角?”

    正纳闷呢,就见那头白鹿脑袋一低,就向他冲过来,用它那还没完全长大,仅有一尺多长的犄角,向萨日根顶去。

    来得好!萨日根也大吼一声,探出双手,抓住鹿角,开始跟白鹿角力。他跟野生动物打了半辈子交道,当然能瞧出来,这头白鹿并非是有意攻击他,所以动作也不快,而且也没有用力,应该是这家伙比较顽皮,喜欢顶架而已。

    “好,小鹿加油!”小娃子们都齐声欢呼,就连萨日根家的小巴拉,都站到了老爹的对立面,看来这只小白鹿在娃子们的心目中迅速占据了一定地位。

    也有些大人替萨日根打气:“根子,使劲啊,去年你还赤手空拳摔倒过大牤牛,可千万别被半大子小鹿给顶趴下,那就丢人丢到姥姥家啦——哎呦喂,还真趴下啦!”

    在小娃子们的欢呼声中,在大人们的惊呼声中,萨日根一个腚蹲坐在地上,而小白鹿则神气活现地晃晃脑袋上的鹿角,嘴里发出呦呦的叫声。一直骑在它后背的小猴子开始做鬼脸、竖蜻蜓,惹得娃子们怪叫连连,勉强算是抢了一些小白鹿的风头。

    萨日根自个也有点蒙圈,使劲晃晃脑袋,又瞧瞧自己扑扇般的大手:难道是早上喝酒还没过劲,变成软脚虾?

    “你们这俩混蛋,等等我,等等我啊——”这时候,田源也一溜小跑赶过来,累得呼哧带喘,看到坐在地上的萨日根,连忙将他扶起来:“根哥,这只小鹿顽皮,就喜欢跟人顶牛,谢谢根哥你哄着它玩儿,下次不用让它,摔它两个大马趴就消停了!”

    萨日根拍拍屁股,然后摆摆手:“俺自个的力气自个知道,刚才已经用了全力。这小家伙不简单,天生神力,小胖儿你从哪踅摸来的?”

    周围的村民一听,也得啧啧称奇,要知道根子可不仅仅是黑瞎子屯酒坛第一把交椅,而且力大无穷,胳膊上能跑马,拳头上能立人,赤手空拳就敢跟黑瞎子摔跤,这种神人愣是被一只半大子小鹿给比下去,谁信呐?

    不信也得信,大伙都知道,萨日根是一口吐沫一个钉的主儿,顶天立地的汉子,从来不玩那些虚头巴脑的,看来,这只白鹿确实非同凡响。

    “下午这不是去东边的林子转转嘛,考察一下咱们黑瞎子屯的资源,找点发财的路子,结果就碰到这个小家伙,一点也不怕人,就被我给领回来。”田源伸手拍拍白鹿的脑袋,结果后者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