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章 第一把交椅  大田园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小白确实很有灵性,等大伙都坐好之后,它伸着筷子,熟练地夹了一条子猪肉,然后放到小丫碗里。

    瞧得小巴拉眼热不已,也把自己的小碗凑到小猴子跟前,然后就眼巴巴地看着小猴子夹起一筷头子豆角丝,放进他的碗里,小巴拉都快哭了。

    而萨日根则拎过来一个塑料桶,先倒了两大碗,瞧那架势,一碗最少八两酒:“这是咱们当地的小烧酒,六十五度,贼拉有劲,都大伙管这个叫闷倒牛,咱们哥俩今天就喝这个,这玩意才够劲。”

    根嫂忍不住劝他:“一大早的少喝点,小胖儿兄弟是城里人,喝不惯这个,也喝不了这么多,你以为谁都像你呢,喝酒跟喝水似的。”

    别看萨日根长得跟凶神恶煞似的,对媳妇却很好,嘴里嘿嘿两声:“没事,这不是不拿小胖儿兄弟当外人嘛。”

    是这个理儿,那我就舍命陪君子——田小胖端起碗,当的跟萨日根碰了一下碗边儿,然后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了小半碗,一抹嘴,叫了声:“好酒。”

    好,萨日根也不含糊,咕嘟嘟也灌了半碗:“吃菜吃菜——”

    田源夹了一块鸡蛋,又香又嫩,吃了这个本地鸡蛋,再吃喂饲料的养殖鸡蛋,那也能叫鸡蛋?

    又尝了一块野猪肉,不错,一点也不腻,而且很有嚼头,不像他以前吃的猪肉,嚼起来又柴又腥,跟木头渣子似的。

    边吃边喝边聊,萨日根谈兴更浓,说起来小时候上山打猎的往事,那才叫惊心动魄呢。可惜的是,这些年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他空有一身本领,却无处施展。

    不大一会,其他人都吃饱下桌,只剩下这哥俩推杯换盏。根嫂子又给他们炸了点鸡蛋酱,然后端上来一盘子蘸酱菜。

    田源夹了一筷子,只见菜叶像锯锯齿,上面一点嫩绿,下面的两寸都是雪白雪白的,看着着实喜人。

    “嫂子,这婆婆丁好啊,白深”田小胖赞了一句,然后蘸了点鸡蛋酱,入口微微有点苦,不过随后就转为清香。所谓的婆婆丁就是蒲公英,开春吃着最败火。

    萨日根也尝了一口:“你嫂子昨天在西边甸子上挖的,那边都是沙土地,根扎得深。这月份儿刚冒芽,吃着最嫩。”

    话说这婆婆丁就跟大葱是一个道理,埋在土里的部分因为照不到阳光,所以雪白,吃起来也嫩。

    田源眨巴几下眼睛,猛的使劲一拍大腿:“对呀,根哥你算给我提了个醒。现在城里的婆婆丁卖得老贵了,像这种野生的,品质还这么好,最少三十块钱一斤,咱们发动乡亲们多挖点婆婆丁,也能赚点外快。”

    虽然田小胖心里也有一些领着大伙脱贫致富的法子,不过都得慢慢来,而这挖婆婆丁则是眼下就能上手的项目,而且老人小孩都能上阵。

    可是很快,根嫂就给他泼了一瓢凉水:“西边甸子上的婆婆丁是挺好,就是太少,昨天我走了好几里路,才挖了一小捧,摘干净了就这么一小盘,能卖几个钱?”

    那可惜了,一会去转转。昨天走得急,没太细研究——田源心里有了主张。

    喝着喝着,听不到萨日根的动静了,仔细一瞧,好嘛,直接躺炕上了。田源也讪讪地放下酒碗:“嫂子,我们哥俩喝多少了?”

    根嫂子晃晃空桶:“昨天刚装的五斤酒,都进了你们哥俩的肚子。”

    不喝了,不喝了,你瞧瞧这事弄的,一高兴就多喝了点——田源连忙拍拍屁股下地,其实他以前的酒量也不行,顶多二两。自从被燧石之珠入体之后,酒量大涨,反正到目前为止还没探到底呢。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声吆喝:“根子在家没,一会二婶家宰羊,帮着拾掇拾掇去。”

    根嫂连忙迎了出去:“二婶啊,根子喝大了。刚才跟小胖兄弟喝酒,哥俩喝了五斤闷倒牛,这不把根子闷倒了嘛,等睡一觉醒了再去赶趟不?”

    正好田小胖也吃饱喝足从屋里走出来,二奶奶一瞧:这小脸儿不红不白的,好像没喝似的,再伸头往屋里一瞅,萨日根横躺在炕上,仰面朝天,睡得呼呼的。

    这受到狐仙点化的人就是不一般啊,哈拉气儿都能整好几斤——二奶奶心里感叹不已,告诉田小胖晚上去她家吃饭,然后又转头找别人去了。所谓的哈拉气,当地土话,指的是酒。

    当街(gāi)上不少人呢,也都听得一愣一愣的,要知道,萨日根是黑瞎子屯酒坛第一把交椅,平日里只有他把别人喝趴下的份儿。

    人群中也包括包二懒,本来他准备叫田小胖晚上去他家喝点小酒呢,一听这话,心里就合计开了:俩人喝五斤,一人就整二斤半啊。俺好说歹说,嘴唇子差点磨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