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章 黑瞎子屯第一条好汉  大田园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厉害,大晃这捆仙绳好生厉害!

    小娃子们嗷嗷叫好,大人们却全都纳了闷:怪事怪事,这好端端的,大晃怎么会说话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今天这事不对头啊——包村长和包二爷对了下眼神,喜悦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

    田小胖担心露馅,早早就拽着大晃回家吃饭。等人群都散了,包大明白神秘兮兮地凑到村长和包二爷跟前:“昨天晚上,俺瞧见狐仙,就在大晃他们家窗根底下,俺瞧得真真滴——”

    那两位脸色一凝:啥情况,仔细说说!

    原来,昨晚上大明白睡觉前到房后上厕所,就瞅着房后道上窜过去一个黑影,进了大晃家的院子。他俩家前后院,起初,大明白还以为是村里的狗呢,也没太在意。

    等他准备回屋的时候,眼睛无意间一瞥,却吓得打了个激灵,透过灯光,大晃家窗下映衬出一只狐狸,看样子正蹲在外边的窗台上。借着灯光,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毛蓬蓬的大尾巴甩来甩去的,两个前爪儿还比比划划的,肯定是点化什么呢。

    包村长和包二爷恍然大悟:肯定是狐仙点化,大晃这才会说话的。

    当地人都信这个,胡黄白柳灰,被称之为“五大仙”,亦妖亦仙,各有灵性。胡黄就不用说了,是指狐狸和黄皮子,也就是黄鼠狼,白仙指的是刺猬,柳仙也叫常仙,指蛇仙,灰仙则是指耗子。其中,尤以胡黄二仙影响最大。

    还没等这两位消化完呢,包大明白又伸手指指老榆树:“还有啊,俺怀疑,这个也是狐仙弄滴,二哥你仔细琢磨琢磨,你活了这么大岁数,听说过死了好几年的大树又能重新发芽滴吗?”

    包二爷使劲晃晃头:“可是这个跟小胖子又有啥关系,难道是——”

    望着包二爷震惊的眼神,包大明白也深有同感地点点头:“这个小胖子不简单啊,能请来大仙儿帮忙,那最少也得是半仙儿滴水平,这个俺明白啊。”

    “那以后咱们更得敬着点。”包二爷定下调子。在田小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在黑瞎子屯的地位又噌噌见涨。

    周围几个黑瞎子屯的核心人物连连点头,尤其是包二爷的老婆子,也就是小丫口中的二奶奶,本来就最信这些玄玄乎乎的,这回更逮住理了:“老头子,狐仙显灵这是好事啊,咱们黑瞎子屯以后有大仙儿罩着,肯定平平安安。要我说啊,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怎么也得给仙家上供,表示表示。以后风调雨顺,咱们也不用受穷。”

    这仙家要是能帮着咱们脱贫致富,还要驻村工作队干啥?包村长咳嗽一声:这种明目张胆搞迷信的事,他作为一名村干部很为难啊。

    结果被二奶奶给白了一眼:“不用你管,俺老婆子张罗,我出钱,你帮着买个猪头,再买只烧鸡。把俺家老头子放的几只羊里面选一只肥的宰了,羊头留着上供,剩下的咱们招待小胖子,大伙一起聚聚,也算是咱们黑瞎子屯感谢感谢人家。”

    本来包大明白还想阻拦,一听说要宰羊,立刻口风一转,不住嘴地答应:“二嫂子你放心,保准给你安排明明白白滴——咱们先说好,那羊蛋啥的,必须是俺滴!”

    “滚吧,一会宰母羊。”二奶奶笑骂一句,然后就回家上香去了。

    再说田小胖回到了家,却发现正有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挑着两桶水,正要进院。

    “萨日根,根叔,嘿嘿嘿。”大晃还知道打招呼了,确实有进步。

    田小胖也仔细打量着这个大汉,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好家伙,身高足有一米九,大冷天的,只披着一条单衣,胳膊胸脯都露着鼓鼓的腱子肉。本来挺沉的一挑水,放在他那宽阔的肩膀上,显得格外渺小。

    这时候,小丫也从屋里走出来,亲亲热热地叫了一声根叔,然后又给小胖哥介绍一番,原来就是西院的邻居,是达斡尔族。因为黑瞎子屯目前还没通自来水呢,所以天天早上得挑水。

    就家里原来这哥俩,小丫根本就够不着辘轳把,大晃更别说了,就算他能挑动,到家估计也把桶里的水晃没了。

    而萨日根心眼好,天天就承担了给小丫家挑水的任务,生活上也多有照顾。

    “根哥。以后我挑水。”田源知道这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也打心眼里喜欢。既然自己现在是一家之主,那么挑水这种活计,当然不能再麻烦外人。

    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