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五章 诸神庇护  魔性食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深夜。

    竹竿在青石板小街上发出轻响,要饭老头的莲花落咿咿呀呀的回荡着,腔调悲凄。

    ‘哎,银钱用完了,鸨儿着了恼

    马儿被当了,行李被卖掉,将我赶出门,只落得穷途潦倒

    我的妻不知哪里去了,我落难人不得意了

    因此上打上一个莲花落

    莲个落,莲花落,咿哟嗬那个莲花落……’

    ’蒋平来到食心斋门口,打了个揖:“敢问哪位揭下了榜文?”

    食心斋们吱呀一声打开。

    陈锋拿着榜文站在门口。

    蒋平咧嘴一笑,露出满口黄牙:“果然是小先生的手笔,想必已经手到擒来?是灭杀了,还是带回来了?”

    “活的。”陈锋侧开了身。

    秦安槐失魂落魄的,坐在大厅内。

    “有劳小先生,这里是赏金。”

    蒋平从斜跨的破褡裢里,颤颤巍巍掏出四支香。

    和庙里的香火看着没声太区别,但是香上有一些奇怪的符纹。

    以陈锋现在的境界,可以隐隐约约感觉到符文中蕴含着一些奇妙的力量。

    “好叫小先生得知,若要用时,可去城南城隍庙,找庙祝老胡即可。”蒋平说。

    陈锋看了眼秦安槐,问:“蒋公公,他……会怎么处理啊?”

    “老叫花子也不晓得,无非是论功德、数罪孽、论缘分、看命数,天数自有定论,自然能明察秋毫。”

    蒋平说完,从腰上接下充当腰带的麻绳,兜头朝秦安槐一套。

    麻绳在空中变成一条黑黝黝油腻腻的锁链,锁住了秦安槐的脖子。

    秦安槐和提线木偶一样,被蒋平牵在身后,离开食心斋,亦步亦趋的朝巷口走去。

    巷口有雾,两人走入雾中,身影渐渐淡去。

    大雾之中,隐隐约约传来蒋平沙哑苍老的声音:

    “缉拿要犯,闲人退避,诸神庇护,万事大吉喽!”

    ……

    回到食心斋。

    苏心缘坐在刚才秦安槐坐过的桌边,出神的看着桌面。

    “你过来看。”

    “什么?”

    只见桌上是一副蘸着茶水画的人像。

    一个胖乎乎的人盘腿而坐,双手放在胸口,掌心中,托举着一个小人。

    很简单,但寥寥几步,便勾勒出神韵。

    “你画的?什么意思?”

    “不是我,刚才秦安槐坐在这里,应该是你和蒋平说话的时候,他下意识画的。我也是才发现。”

    苏心缘抬起头:“秦安槐的事,和这副图案,会不会有关联?”

    陈锋想了想,摇摇头。

    摇摇头的意思,是不知道。

    秦安槐的确有些诡异,正常人死后,魂魄本该消散,他却变成了游魂;

    不光变成游魂,还拥有了像鬼打墙、鬼上身这样奇怪的手段,据陈锋所知,这些‘技术’不是一个普通的游魂可以天生领悟的,就跟技能一样,也需要学;

    最诡异的一点,是他坚信只要还原场景,就可以复活他老婆,

    这种歪理邪说,要说是他自己想出来的,陈锋都不信,那么是谁告诉他的呢?

    如果说,这后面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在推动,是完全有可能的。

    但是陈锋不知道。

    想了想,伸手把水渍抹去了。

    “恩?不管了嘛?”苏心缘问。

    “心里有数就行了。暂时不需要管的太宽。”陈锋说。

    他觉得还是‘就事论事’比较好。

    食心斋做的是‘魔性调料’的生意,吸星、归元、凝华,这是他的业务范围,在范围内,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多关心关心事件的真相,比如帮秦安槐演戏。

    但超过了这个范围,秦涟涟也好,秦安槐也罢,后面无论有没有深层次的原因,或者幕后黑手什么的,这不是食心斋需要去探究的。

    说到底,如果真的有什么‘幕后黑手’,陈锋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