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九章 结仇兽王宗?再收两个舔狗!  我的被动不简单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打劫?”

    兽王宗两个弟子听到这话一脸不敢置信,一个江湖无名小卒,居然敢胆大包天地抢劫大派弟子?

    太不可思议了。

    太好笑了。

    于是,两人竟然真的笑了起来,笑的肆无忌惮,笑的猖獗无比。

    “笑你娘呢。”宁川就看不惯这种因为别人年轻就轻视别人的家伙,趁着这两傻货哈哈大笑之际,一口唾沫喷出。

    唾沫飞出,在空中被剑意驱动分做两股,嗖一下钻进二人嘴巴。

    剑意就是这么好用。

    直接让那两兽王宗憨憨止住傻笑,捂着喉咙干呕不已。

    吐着吐着,竟都喷出一口老血。

    “怎么可能!”

    虎必惊怒不已,声音因为刚才那一下变得嘶哑起来。

    “这唾沫有毒?!!”苟姓青年亦是一脸惊骇。

    “陈年老坛,包治百病,罕世珍宝,现只要九九八,陈年老坛带回家。”宁川热情介绍道。

    顿时那两人眼睛都红了,皆是怒吼一声,各自武学上手,就要将眼前的无耻之徒毙于掌下。

    不愧是兽王宗,名字一看就知道跟动物有关,他们各自施展武学时,耳朵可以清晰听到一声虎啸凭空而生,又有犬吠阵阵,短是厉害地紧。

    宁川被吓得瑟瑟发抖……

    果真不愧是兽王宗大拿,门中二流武学威势果真惊人,吓得宁川连绝学都听不出来了。

    无奈只得用出压箱底的手段恫吓道:“你们别过来啊,会生不如死的啊,我很厉害的啊,你们已经毒性入体了啊,千万别动啊。”一边说着宁川一边退后,好像真的被吓破胆了一样。

    那副样子,简直就像是被七八个大汉围住的柔弱少男。

    场面一度很血腥♂。

    “嘿嘿嘿……”

    虎必冷笑着,现在知道错了?晚了!

    爷今个必须好好整死你。

    苟姓青年同样邪性大发,心中盘算着某种打算。

    我去。宁川觉得自己是不是演的太过了。

    怎么看他们的眼神,不对劲啊。

    后面莫名一紧是怎么回事?

    “你们不要动啊,真的会很惨的,你们要相信我。”宁川继续发挥演技,犹如一只受伤的羊羔,色厉内茬警告着。

    “会怎样啊,倒是让爷见识见识啊哈哈哈哈。”兽王宗两人闻言浪笑起来,一脸戏谑地盯着宁川。

    “你们会……你们会……”宁川靠在墙角,死死贴着墙面死角,表情先是慌乱不堪,随后豁出去一般,大声道:“你们走一步,必尿血,走两步,狗头断,走三步,从此阴阳两相隔。”

    听到宁川煞有介事的回答,那两人一愣,然后噗呲笑出声来,实在是眼前这个待宰的鱼肉挣扎起来太好笑了,这种吹牛不打草稿的话都说得出来。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就凭你刚才那一下口水,这点旁门左道小伎俩也敢拿出来吓唬你二位爷爷?果真是小毛孩,哈哈哈。

    今个爷爷就走给你看,让你一步步陷入绝望,呵呵呵!”

    说着苟姓青年向前踏出一大步。

    一秒,两秒,三秒……

    十秒后,屁事没有。

    “看到没有,尿血?哈哈哈真是荒谬,小子绝望吧哭泣吧嘶声裂肺吧,你越绝望我越兴奋。”

    “轮到我了。”虎必哼了一声,压根不信这种狗屁不通的话,说着也向前一大步。

    一秒……两秒……三…

    “哎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