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序幕  庶长女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楚王朝。

    深秋,一座破败的院落,使这个秋天更显得萧条。

    院内干净而整洁!

    东头是简陋的晾衣杆,竹竿上晾着几件洗得发白且缀满补丁的衣服。

    西头同样搭了个简易的架子,晾着一些已经晒得半干的豆角、笋干等之类。不是什么稀罕物件,都是自己种的和山上挖的。

    门口的小板凳上坐着一个梳着对髻的小丫头,大约十二三岁的样子,正一丝不苟地做着手中的针线活。

    “小姐。”许久,小丫头放下手中的针线活,伸了个懒腰,朝着窗口叫道。

    窗户是打开的,窗前有一破旧的书桌,一层不染,桌子一角放着一个做工粗糙的花瓶,瓶内插着一些叫不出名的野花,香气扑鼻,给这个破败的院落增加了些生气。

    被称作小姐的同样是个十多岁的小女孩,约莫年长一两岁,听到呼唤声,她却没有任何反应,她正研究着自己的双手,反复看了好几遍。

    也不知道是对自己身份的怀疑还是其它,反正,她的脸上很是震惊。

    “小姐——”

    “铃铛,什么事?”小姐这才回过神来,探出头问道。

    她叫林瑾瑜,随母姓,名取自于《左传·宣公十五年》中的高下在心川泽纳污,山薮藏疾,瑾瑜匿瑕。

    意思为所谓高下,应当放在心中,河流和沼泽容纳着污泥,丛山和草丛中藏着祸患,美玉匿着瑕疵。

    母亲从小就告诫她,忍受一些耻辱,这是自然规律,不要太过介怀。

    她从小和母亲居住,日子拮据却开心舒坦。她不知道父亲是谁,也不想知道,就这样很好。

    林瑾瑜取下随身佩戴的玉佩,这是母亲临终前给她的,让她好好保存,不要争,该来的终会来。

    玉佩上有一处污点,她连忙取下手绢擦了一下。

    “主人有何吩咐?”

    一道可爱的童音响起,话音刚落,一只小精灵跳到她面前。

    她知道这只小精灵的存在是在许多年前,但却又只是在今天。

    你猜对了,她在今天的晚些时候被这块玉佩带到了二十一世纪,在那边生活了十多年,还得了个便宜男朋友。

    一场意外,她昏迷了。

    睁开眼时,她才知道,她又穿回来了,而且是在出事之前。

    眼前的一切这么真实,她是真的回来了?

    “小姐,马上要冬天了,黎妈问小姐要不要置办几套新衣服。”铃铛接着问道。

    林瑾瑜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淡淡地回答,“不用了。”

    她的性子随母亲,恬静淡然。

    此刻,她正在小声地数着数字,“十,九......三,二,一!”

    随着“一”的声音落下,一辆豪华的马车停在了院门口。

    前世,不不不,应该是前前世,也就是在这个时间,父亲派了一辆马车来接她回去。

    嫡母知道后,设下埋伏,让她“意外”死亡,并抢走了她的玉佩......

    这一世,她只想安稳度日,做个快乐的农家女,不想参与到那些斗争。

    在现代的那十年,她看了太多的宫斗剧和宅斗剧,着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