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一章 太子黑化,脱胎换骨。  师父请入座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东宫校场。

    男子一袭蓝色长袍,腰间系着同色腰带,上面挂着一枚木槿花纹玉佩。黑发束起,以玉冠固定着。左手持弓,右手拉弦。目光注视着远处的三个箭靶红心,双眸闭起。

    “嗖。”

    “嗖。”

    “嗖。”

    三箭齐发,正中靶心。

    月嬷嬷看着眼前的太子殿下,突然有些陌生了。昔日的太子殿下温润如玉,对每个人都很体贴,就算是生气的时候目光也是柔和的。

    而眼前的太子殿下,就像是从地狱里逃出来的恶魔。撕下了温柔的伪装,开始了复仇计划,这是……

    “嬷嬷,还不说实话吗?”一道凌厉的声音传入月嬷嬷耳边,月嬷嬷心下一惊,后退了一步。

    “你不是太子殿下,你把太子殿下弄哪去了?”月嬷嬷几乎是喊了出去,这不是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笑容。

    “呵。”一道冷哼声响起。下一秒,月嬷嬷整个身躯被腾空拎了起来。

    “嬷嬷,本宫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敢动他,本宫会亲自杀了你。”君墨轩冷声道。嘴角上扬着一丝邪恶的笑容,深黑色的瞳孔里,暴戾取代了温润,那眸中出现的血丝,显示着主人的嗜血。

    “你……你是轩殿下?”被人掌握着命脉,月嬷嬷有些喘不上气了。

    太子殿下七岁时,小成子不小心将砚台弄倒了。墨水浸固了整个书桌,包括,太子殿下那副尚未完成的书画。

    小成子连忙跪地认罪,就在众人以为太子殿下会不计前嫌的时候。一向温柔的太子殿下,暴怒了。

    长剑砍下小成子那双手,涌出的鲜血弄脏了太子殿下的锦衣。太子殿下说,“弄脏了本宫的东西,都该死。”

    皇宫里的人就像是墙头草,风往哪边,便倾向哪边。幼时的宁王殿下,孤僻的性子使陛下格外的厌弃。身为皇子的他,经常吃不饱穿不暖。

    有日,一个小太监急匆匆的跑着,把湖边玩耍的宁王殿下撞了下去。连着一天一夜,宁王殿下才醒了过来。

    隔日,便有宫人发现,那位撞到宁王殿下的小太监淹死在井里。眼睛是空动的,舌头被拔了下来,手断了、脚也断了。

    太子殿下九岁那年,在暮槿阁亲自种了一棵木槿树。众人都以为太子殿下喜爱木槿花,就连贴身佩戴的玉佩都是木槿花纹的。

    可目睹两次暴怒的太子殿下,月嬷嬷惊慌了。暮槿木槿慕景,太子殿下这是对自己的亲弟弟起了爱慕之意啊。

    那日,她避开了所有人,向太子殿下摊牌了。出其的,当时的太子殿下格外的平静。平静的下一秒,她便看到一丝邪恶的笑容。

    “嬷嬷,收起那副心思,不然……”太子殿下没有明说,但她却明白了。

    不然……都得死。

    “嬷嬷知道啊。”君墨轩冷笑了一笑。接着,手上一用力,月嬷嬷的脸色越发苍白了。

    “殿下……您信老奴……离那个畜生……远……远远的,他会害……”

    君墨轩手上一松,断气的月嬷嬷倒在了地上。

    “景儿,谁都不能动!”清风袭来,君墨轩脸上恢复了平静。

    景儿。

    他的!

    睿王府书房。

    “主上,可是有何不妥?”梅一照常禀告着皇宫里的动静,见主上目光袭来,梅一脸上一怔,难道他说错什么了吗?

    “师父回来了吗?”见竹一进来,君墨辰立即询问道。

    竹一憋着笑,这是殿下第五次问了。九公子是说了三日后回,可没说什么时辰回啊。

    这不,他家殿下一大早起便开始等了。

    “回殿下,属下不知。”竹一清了清嗓子,严肃道。殿下啊,您忘了吗,听雪阁全府上下就您进得去啊。

    “废物。”闻言,主座上的君墨辰瞥了一眼竹一,颇为嫌弃道。

    竹一委屈,这一大早的,谁惹殿下不开心了?

    “殿下,不如现在去听雪阁看看?说不定九公子跟若华公子都已经回来了呢。”竹一嬉笑道。

    然后……一本书向他砸来。

    “滚出去。”君墨辰冷声道。

    呜呜~头上顶着一个大包被赶出来的竹一丝毫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了。

    呜呜~殿下不爱他了。

    挚友?挚友吗?

    那若华肯定是知道师父的真实身份的,师父还待他那般好……

    不知为何,心里突然空落落的。

    屋内一阵寂静,梅一看着突然沉重的主上,心里越发坚定了。看来这位九公子在主上心里,有着一定的份量。

    而且,主上好像格外讨厌别人靠近九公子。就比如门外的二货,前些天因为给九公子做了一碟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