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章 九黎幻影,白梅花现。  师父请入座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睿王府听雪阁。

    “给师父请安,见过若华公子。”少年一袭锦白色的长袍,宛如一块无瑕美玉熔铸而成玉人,整个人丰神俊朗中又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

    梅树上,九黎一袭白色长袍,腰间绑着一根同色系腰带,三千青丝用发带高高的束起。全身散发清冷冰霜的气息。

    而梅树下,若华身着雪白色长袍,风姿特秀,爽朗清举。目光清澈不含一丝杂质,温柔得似乎能包容世间万物。

    梅树上的冷艳冰霜,梅树下的温润暖阳。

    梅花落,雪花飘。明明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此刻完美的相印着,毫无瑕疵。

    这样的景象,怕是连世间最为高超的画师,见到此情此景都不知如何描摹。

    君墨辰像是不小心踏进了仙境般,偏生他不喜的,果断的打破了这副绝美景象。

    九黎未言,一把玄剑腾空而起。

    见此,少年随心起剑,挽了个剑花。

    回身。

    跃起。

    挑剑。

    一招一式慢慢展现。

    剑气如同被赋予了生命,如白蛇吐信,又如游龙。

    风起,衣决飘扬,漆墨的剑身随臂舞动,招式游走于庭中,长剑如芒,气贯长虹。

    梅树下,若华瞧着那与剑同行的身影,微微蹙起眉头,九黎竟教了墨辰九天玄剑法?

    “嘭。”一声巨响,玄剑掉落在地上。梅树上,九黎缓缓睁开的双眼。

    “师父?”君墨辰上前,衣袖下的双手紧攥着,脸上却颇为平静。

    “不错。”像是明白了小孩的心思,九黎赞扬道。

    目光看向了九黎,君墨辰发愣了。那双黑色眼眸中,此时正在倒映着一个倾世绝美容颜,如尘如仙,傲世而立。未待君墨辰反应过来,便消失不见了。

    皇宫御书房。

    “启禀陛下,据睿王府的暗卫禀告,九公子和一位白衣男子现下居住在睿王府听雪阁。只是那听雪阁似乎有阵法护着,平时里除了睿王殿下外无人能进出左右。”属下回禀道。

    “阵法?”君越一身明黄色的龙袍,端坐在龙椅上,眸中计量着。继而道,“还不曾查到此人的身份吗?”

    “禀皇上,属下派人前去云国打探过,虽说这位九公子悬壶济世,广受百姓爱戴,可一直都以面具视人,无人见过此人真容,那位白衣男子更是查无可查,着实神秘。”下属回禀道。就像在某个时间段突然出现般,忽然消失后又忽然出现。

    “也罢,派人盯紧些,勿要打草惊蛇。睿王的病如何了?”仙人吗?君越冷笑了一声。即便是仙人,也要让你效忠于朕。

    “陛下放心,睿王的病早已深入骨髓,尽管有神医在侧,怕是也好不了了。”下属回道。虽说这位神医九公子医术高超,可接连几日都未曾见他给睿王医治,估计也是束手无策吧。

    “嗯,下去吧,盯紧睿王府。传朕旨意,仁王仁夏骁勇善战,朕着为看重。南国大兵在前,此次与南国交战,朕命仁王三日后亲自率兵上阵,拿下南国,不得有误。”看着桌上的圣旨,君越说道。接过小夏子递来的玉玺,盖下。

    “是,属下告退。”

    “是,奴才领命。”

    京都仁王府。

    “王爷,快换件衣裳,臣妾陪你进宫面圣去。”王妃何氏一袭蓝色束腰繁花宫装,三千发丝高高盘在头上。仪静体闲,似玉生香。

    接下圣旨后,王妃何氏便着急忙慌的拉上了仁王。

    “为夫为何要进宫面圣?”仁王仁夏一身玄色直裰朝服,腰间绑着同色系祥云纹腰带,镂空的玉冠束着黑发。面如冠玉,飒爽英姿。看着自家夫人扯着衣裳着急样,宠溺的笑了笑。

    “王爷!你不知道你这刚刚挨了一剑啊,出征?剑都拿不稳的人,现在出征是要去从送死吗?赶紧的,再晚宫门该落锁了。”见仁夏还有心情开玩笑,何氏顿时便炸了,指了指仁王的受伤肩膀怒气冲冲说道。

    前日夜里王府突然进了刺客,当然情况紧急,王爷为了护住她生生的挨了一剑,现下右手都还不能动弹,如何能冲锋杀敌去。

    “夫人莫急。”见自家夫人动恕,仁夏赶紧哄着。

    “夫人,陛下既已下了旨意,就是决定好了。若为夫现下进宫驳了圣旨,只怕会惹陛下不喜。”仁夏耐心的解说着。

    他前日刚刚受了伤,虽说自己命人压下了消息,可陛下却是知晓的,现如今又让他三日后带兵出征。

    那南国区区小国也配他仁王亲自冲锋上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