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章 传授剑法,若华情深。  师父请入座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京都宁王府迎风阁。

    “王爷,东宫的张公公来了。”门外的齐鹰说道。

    “进来。”半晌,屋里传出略微沉重的声音。

    “奴才见过王爷。”张罗一袭小太监服,手提一个紫檀食盒,单膝跪地行礼道。

    “起来吧。”看着眼前的嬉皮笑脸的张罗,君墨景说道。

    “谢王爷。”闻言,地上的张罗缓缓起来。继而道,“王爷,膳房做了些桂花糕。太子殿下殿念王爷,便叫奴才送了些来。”说着,便从食盒中拿出一碟精巧的糕点,放置在君墨景面前。

    “皇兄有心了,代本王谢过皇兄。”清香扑鼻,君墨景脸上荡漾着一丝笑容,伸手拿下一枚。

    “是,奴才告退。”见此,张罗行礼退了下去。

    “王爷?”齐鹰上前询问道。

    “无碍,只是撒了点毒粉罢了,死不了。”君墨景苦笑道。第五次了,皇兄啊,你便这般讨厌景儿吗?

    齐鹰看着主座上的君墨景,心中恼火。

    “齐鹰,把弯月扔了。”半响,君墨景说道。

    “王爷……”闻言,齐鹰震惊。弯月是一把铜制长弓,是王爷六时生辰时,太子殿下亲手制作的。王爷如视珍宝,每日都会亲自擦拭一番。

    几年前,一名婢女收拾王爷寝殿的时候,不小心将弯月摔在了地上,遇上了刚刚回府的王爷,险些当场丧了命。

    “扔了。”君墨景再次命令道,声音颇为嘶哑。

    “是,属下这就去办。”见君墨景动怒,齐鹰连忙着手去办。

    “嘭。”屋内一声巨响传来,一枚枚精致的糕点滚落在地上。主座上,君墨景一袭玄色蟒服,脸色格外苍白。

    (景儿尝尝,这是母后亲自做的桂花糕,可甜啦。)

    扔出手中最后一枚桂花糕,君墨景冷笑了一声。

    苦的,苦的,很苦,皇兄骗人。

    库房内,齐鹰再三犹豫下,将弯月藏在了角落里。

    京都睿王府校场。

    九黎一袭白衣随风飘荡,左手持一把玄剑,手腕微微旋转,青剑如闪电般快速闪动着。时而轻盈如燕,时而骤如闪电。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一道道红光闪过,震撼、压迫。漫天的雪与梅花随风飘起。此刻,好像天地之间都成了她的陪衬。

    一旁的君墨辰震惊,他七岁时便熟读各种武功招式。可如今九黎展示的招式,他却是看不懂的。

    “可有看清?”一把青剑抵在君墨辰胸前,后者会意,青剑出鞘。

    “嘭。”君墨辰败。

    “嘭。”君墨辰败。

    “嘭。”君墨辰败。

    ……

    “公子公子,休息一会吧?刚出炉的梅花糕,公子可要尝尝?”看着身上脏兮兮的殿下,竹一心疼啊。连忙将桌上的糕点拿到九黎面前,右手来回煽动着。

    “嗯。”九黎颔首,玄剑收鞘,拂衣坐在一旁的石椅上。

    见此,君墨辰有些哭笑不得了。合着在师父眼里,他连一碟糕点的分量都未曾比过。

    “公子尝尝,这可是我特意去御花园摘的梅花。”扶起地上的君墨辰,竹一沾沾自喜道。至于他为何舍近取远呢?一是殿下不让,二是他怂。

    然后,君墨辰一个眼神过去,竹一妥妥的将嘴巴封住了。

    “师父,可是不妥?”见九黎迟迟未动,君墨辰询问道。

    “脏了。”九黎轻言,玉手一伸,原本粉嫩的糕点上前铺盖着一层深绿的颜色。

    “诶?怎么回事?刚刚不是这样的啊。”竹一疑问道。把弄脏的糕点给公子吃,他家殿下不得赏他一脚啊,这锅他不背啊~

    “问题出在梅花?”见此,君墨辰心中一愣,目光看着九黎。师父医术高超,武功非凡,身份神秘。

    他想,若是哪天师父消失不见了,就是上次那般,他大海捞针、寻无可寻。那时,他该如何是好?

    “嗯。”九黎挑眉,目光看向了小孩。

    “去看看。”红光一闪,玉梅现出,看着九黎点头示意。飞到半空的玉格突然转身,双手拉着眼袋,眼睛瞪得老大,龇着牙齿,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君墨辰。

    玉梅内心叫骂:“哼,抢我九儿的坏蛋,吓死你。”

    君墨辰尚未言词,便见白光一闪,莫离飞了出去。然后,被扮着鬼脸的玉梅踢了下去。

    “呜呜~以大欺小了以大欺小了~呜呜~小主人抱抱~”被踢飞的莫离哭叫着,一把扑进了君墨辰的怀抱。

    “不哭不哭。”看着怀里的莫离,君墨辰抚摸着玉身,安慰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