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百四十一章 自掘坟墓(求订阅!)  大宋枭途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

    就在马扩去云中找完颜宗翰交涉之际,蔡攸正在上奏,请求废除安肃与保信二军,恢复其为梁门与遂城二县。

    安肃与保信二军,是宋太宗赵匡义时所建,与保州、易州构成犬牙交错之势,相互牵制,以控山西之路,是当时宋朝北方沿边最为要害之处,宋辽澶渊之战时,号称“铜梁门,铁遂城”。

    蔡攸之所以要这样做,是因为当时北方警报频传,蔡攸担心引起朝廷关注,以动摇影响他自己的地位,于是,为了遮人耳目,以显示天下太平,遂提出:“祖宗昔以二县建安肃保信者,所以制扼易州一带。今既得燕山,而景蓟为外藩,则安肃保信在内地,无所用之,当复废为县。”

    蔡攸身为国家军事主管,在战争来临前夕,竟认为这些军事设施无所用之,真乃天下奇闻。

    而赵佶对蔡攸极为信任,很快就同意了蔡攸的奏请,废除安肃与保信二军,恢复其为梁门与遂城二县。

    不得不说,赵佶如此草率,无异于自掘坟墓。

    二军被废之后,正当“人情惶惑人心不乐”之时,正当“军营移徙楼橹毁弃”之际,金军突然大举入侵!

    此时,燕京形势已很危急。

    燕京地区本是易守难攻之地,易州西北有紫荆关,昌平之西有居庸关,顺州之北有古北口,景州东北有松亭关,平州之东有榆关(后世山海关)。

    凡此数关,乃天造地设以分蕃汉之界,只要守住这些地方,胡人就很难进入燕地,进而也就无法南侵,如果大宋收复燕京后能够占据这些关口,再布置重兵防御,则燕京地区或许可以保全,则大宋北方就可无忧矣。

    这也是宋朝历任皇帝为什么那么希望收复燕地的原因。

    可是,榆关之内的平、营、滦三州,自后唐之时便被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所占领,改平州,为辽兴府,管辖营滦二州,号为平州路。

    至石敬瑭时,辽太宗又获得了燕山的檀、顺、景、蓟、涿、易诸州,建燕山为燕京,管辖檀、顺、景等六州,号为燕山路。

    燕山路与平州路成为并列的两个路。

    当初,大宋在与金国进行商谈交割土地之时,赵佶因不明辽国政治地理,误以为燕京并所管州城,已经将关内之地全都包含在内,不知道平、营、滦三州不在燕京的管辖范围之内。

    这个政治失误,令赵佶很懊悔,所以他一再诏令赵良嗣在谈判中极力争取平、营、滦三州。

    然而,金人并不傻,他们对平、营、滦地区的战略价值也看得很清楚,因而多次拒绝大宋的请求。

    金人不仅要保留此地,而且还在此驻扎重兵,目的就是要给自己留出一条出关南下的通道。

    赵佶为收回此地,不惜冒险收纳金国叛臣南京(平州)节度使张觉,后来又杀了张觉。

    张觉事件,是赵佶在收复燕京过程中犯下的最致命的政治错误之一——它既给金军入寇制造了一个借口,又寒了辽国降将的心,关键还没有趁势占据平、滦、营三州彻底将金人关在关外,可以说是,做了一笔亏到姥姥家的买卖。

    金军分东西两路伐宋,完颜宗望率东路军先行出兵。

    宣和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金军从平州出发占领檀州(后世北京密云)。

    二十八日占领蓟州(后世天津蓟县)。

    直到二十八日早晨,燕山府才确认金军已大举入侵。

    ……

    其实——

    早在二十天前,郭药师就已经将常胜军集结完毕,驻守于燕京东郊。

    十一月二十八日早晨,保和殿大学士、燕山府安抚使蔡靖前往东郊,会见郭药师,商议退敌之策。

    回城后,蔡靖对内弟许采说:“郭汾阳(郭药师)对金军似有惧色。”

    十二月初二,郭药师派人入城向蔡靖请示,打算出城迎敌。

    这时,许采极力向蔡靖建议说:“且令郭公压阵,可遣张令徽、刘舜仁以偏师迎敌。”

    许采又解释说:“若郭公去,假使战胜,必滋生他骄纵之心,相公就更没法控制他了,燕地就更危险了。假使胜败,燕京便再无一点回旋余地。另外,古北口、居庸关等险要之地也需要人防守,得提防金人从这些地方攻入燕京。”

    蔡靖不以为然,他认为,强敌压境,不能如此提防统兵大将,这不等于是自缚手脚嘛。

    第二天一大早,蔡靖又到东郊去见郭药师。

    许采将之前的建议写在一张小纸片上,委托蔡靖的儿子蔡松年去东郊捎给蔡靖,就说有封家信奉呈。

    不久,钤辖李振来见许采,许采又向他提出了这个建议。

    李振于是也来到东郊,向蔡靖劝谏。

    可蔡靖还是没接受许采的建议,蔡靖让蔡松年和李振给许采捎话说:“郭汾阳已决定亲自率军迎敌。”

    为鼓舞士气,蔡靖从库府中拿出大量金帛,大张旗鼓地犒赏常胜军。

    而后,郭药师亲率常胜军一路往东挺进。

    十二月初六,常胜军来到三河县(后世河北三河县)的白河之西岸。

    此时,完颜宗望已率军兵临白河之东岸。

    郭药师怕完颜宗望有埋伏,没有立即冒然发起进攻。

    是夜十分,郭药师查看清楚战场的情况之后,才人马并进渡过白河。

    金军见常胜军过河迎战,也有些惧意。

    完颜宗望及时整顿军马,然后亲自指挥部下迎战常胜军。

    是时,两军东西相对。

    不久,两军就展开大战。

    此战是一场硬战,双方都算是尽了全力,鏖战三十余里。

    可见战况之惨烈。

    打到最后,郭药师的三百亲卫,只盛一百二十人。

    其他各军的损失情况,可想而知。

    十二月初七,蔡靖等燕山府官员站在燕京东城墙上,眼巴巴地向东朝着白河方向瞭望。

    一直等到下午,蔡靖等人才见白河方向,烟尘滚滚。

    过了好大一会儿,忽见张令徽率军退回,接着刘舜仁也退了回来。

    傍晚时分,郭药师也率军退回

    他们三人情绪全都有些沮丧,相互埋怨。

    虽说张令徽与郭药师都出自怨军,这些年也一直同进退。

    可其实张令徽与郭药师矛盾很深,而且由来已久。

    当初,张令徽与郭药师在辽国做官时,张令徽官职一度曾在郭药师之上。

    投降大宋之后,郭药师不仅官位在张令徽之上,而且还受到赵佶宠幸,还得到二帅(即童贯和蔡攸)的赏识。

    这让张令徽很嫉妒。

    张令徽一想到自己备受冷落就怏怏不乐负气不平。

    王安中在任时已有所觉察,曾向赵佶推荐过张令徽,赵宋朝廷也曾委任张令徽为节度使高官。

    但即便是这样,张令徽还是在郭药师之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