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七章 起风了  来自银河中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羽鼬悄然从旁侧林木中走出,看着与白消失的方向,向不夜问道。

    “要不要调查她的背景?”

    不夜看了一眼面容严肃的羽鼬笑道:“没有这个必要。”

    与白最后的一番话,虽不明显,但意指三院会盟却是不会错的,这件事说来虽不隐秘,但也是重要的机密,就连百子之一的沈一南都无法得到准确的消息,她一个连数钱银子都要计较半天的普通学子又怎么会知道。

    而这其中又怎么可能没有什么特别的故事!

    只是不夜对于别人的隐私向来没有什么探查的兴趣,令他有兴趣的是羽鼬最近似乎‘认真’了许多,这种认真不是平时的一丝不苟,更像是来自他思想上的压力。

    羽鼬没有在意不夜的目光,反而看着不夜的眼神越发凝重,甚至令他脸上的法令纹都显得更加清晰。

    “已经九转了吗?”

    闻言,不夜轻轻点了一下头,然后踱步走到谭边,看着倒映在湖水中那张稚嫩的脸,静默而立,沉思不语。

    不知不觉已经两昼了吗!

    昔日他破碎金丹铸就符文,便休养了整整一昼才回复如初,这次更是彻底,破碎真人境散去修为,再闭脉熄穴,此时即便以他的身体也只能堪堪承受住破境带来的伤害。

    如今只是散去相当于金丹境第九转的修为,这种撕心之痛就已经令他难以维持平常的行为,羽鼬能看出来,将身心都放在他身上的初姬又怎么能看不出来,但是那个傻丫头为了不让他担心,硬是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神情。

    她更是不知道为了报仇,他已经不顾一切,但若他死了,她……该怎么办!

    不夜立在谭畔,静静地看着,沾染潭水的衣摆迎风而荡,额前的黑丝也随之飘扬,掠过了他的鼻梁,他眉眼虽是清稚,却有了一丝出尘的痕迹。

    他今昼岁轮不过五数,红尘尚未入,便已是出尘,只因哀莫大于心死,纵使世间万般美好,如今他所留恋的却是甚少。

    山风继续吹拂,绕过他的眉头,掠过肩头,带来了清爽,也带走了那一丝惆怅。

    他用了一息呼出了胸中的尘气,忘却了所忧所虑,忘却了身心疲惫,只余宁静,于是微笑。

    他在谭边一笑,于是满谭的生灵都充满了欢愉。

    他依然天真,但那种天真不是懵懂,而是无邪。

    他依然可爱,但那种可爱不是乖巧,而是纯净。

    他不在乎世间的人与事!

    他在乎的,他所做的就只有杀死那人,然后在那之前,为追随自己的‘他们’找到出路,为初姬找到一户好人家,也为九州和平,也为‘她’的梦想做出奉献。

    两息过后,不夜转身恢复往日神情,再无半点异状,向着羽鼬平静地问道:“杨戬那里有什么异动?”

    羽鼬岂能不明白不夜的所作所为,但他此时只能强装正常回应道:“杨戬的行为与普通学子并无区别,从商州那里传来的消息也验证了他的身份,确是青丘苏府的养子,唯一有点异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