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四章 十四子  来自银河中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不夜昏迷这三日,初姬以命侍从将庄园修复如初,一应事宜并未引起稷下学宫中人的注意。

    而学宫也因灾后重建等事停学了七日,这几日霍祛病倒是每日都会过来一趟,除了与不夜相谈上次的事情外,也有看望他在这里唯一交到的朋友之意。

    不过今日,没有见到预期的霍祛病,倒是见到了一位意外来客,或者说是意外请柬。

    来人不重要,请柬也不重要,只是上面的签字倒是让不夜很是意外。

    沈一南,沈家第十四子。

    不夜看着请柬上的内容,若有所思道:“无巧不成书啊!”

    初姬从侍女抱琴手中接过水云鼎,用玉筷轻轻夹出里面熬制的地元丹,然后将其放进一旁已经备好的晶酿中,地元为赤,补气血不足,晶酿为清,可融周身百穴,合而为一,成金津,为大药。

    初姬将酒樽递给不夜,瞥了一眼请柬,不悦地说道:“理会这个家伙干嘛?”

    自那日不夜散尽修为后,初姬便决定彻底避世,她只想让不夜安稳的成长,只是可惜两人意见分歧。

    不夜饮了一口晶酿,脸色略显潮红,待周身暖流稍减后才回道:“我们可以不理会,但是‘我’却是要理会的,毕竟那老头也给了我一块牌子。”

    初姬于盘中夹了一块御龙糕,待喂不夜吃完后,才皱着眉头问道:“沈家的百子之争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游鱼化龙,生有先天之气,百花醉酿泡以龙骨,待至龙气化入酒内,再烹其肉,辅以红酥籼米蒸而成糕,其味鲜嫩而又清香,见津液化而为龙,温养周身。

    御龙糕算是不夜为数不多不会腻的糕点,而且今日的口感似乎较往日好上不少,却不知道伙房那边又用了什么新的法子。

    “百子之争我们自然不会去参和,不过要参与到稷下学宫中来,却是需要借用此人来向外界表达我的身份,不然仅仅一个沈家之人的说法可是没法打消那些人的疑虑。”

    来到汉洲之后经历的这些事情,也让不夜彻底明白了人不可貌相,既然决定要亲自探查巫族之事,便无法做到与世隔绝,如此一来也就无法隐藏在幕后,那何不揭开幕布,展出一角,让那些人看到他们想要看的东西。

    而不夜所经历的事情,初姬自然也是知晓,所以稍作解释,初姬便明白了不夜的想法,只是她不知道他为何对修为如此执着,又为何如此在意巫族之事。

    想来,也许这次任务还有这所稷下学宫,对他而言终究有着不一样的意义吧。

    此时初姬也只能无奈道:“你身体现在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还是要先好好静养恢复气血,我们时间还很多,这些事情以后慢慢处理。”

    不夜点头答应安抚了初姬,回了一封书信交给侍卫,与沈一南另约他日。

    不过计划往往没有变化快。

    自不夜回信不过一个时辰,庄园外便来了一队人马。

    为首之人身披红锦披风,跨坐云烟玉子狮,又着黑色甲胄,腰挂三尺青锋,面冠如玉,其后数十侍从并列两排,好不气势。

    待不夜率众人出得庄园,来人才从坐骑翻身而下,执平辈之礼,拱手笑道:“沈家一字辈,沈一南,你入族时,我还身在大荒,今日倒是第一次相见,不过让为兄来你府上怕是失了礼仪吧!你有恙在身不能过饮,那就自罚三杯如何?”

    沈一南一脸温和,很是熟络,半开玩笑却是拉近了关系。

    不夜还礼后谢道:“不夜惶恐,仅是入族所以未曾留字,刚至学宫又遇此天灾,所以未能及时上门拜访,却是让兄长担心了。”

    沈一南佯怒道:“进了院门便是一家人,一家人就不要再说两家话。”

    说完便对着后方再道:“来人,呈上慰礼”

    迎众人进了庄园,一应交接自有侍从安排。

    沈一南看着不夜忽然双眉一皱,然后上步抓住不夜的手臂道:“你怎么搞得如此虚弱?我还以为你只是普通的燃穴受损。”

    就在沈一南动的瞬间,聿修便稍微侧步,但刹那间又止住了动作。

    沈一南瞥了一眼不夜身旁的聿修,又看着不夜说道:“却是为兄来的唐突了。”

    不夜笑道:“兄长切莫多虑,天灾那日刚好做些测试,所幸现在并无大碍,只需静养些时日就好。”

    说着不夜便将沈一南领至大堂,初姬早已命侍从布置好酒席,只待众人入座。

    沈家世代在明州务农,三百昼前才发家于圣国颁布的灵田养殖,成为普通贵族中的一员,直到沈家商才沈万的出现,开始了出海通番与鲛人通商,从而开创了沈家富甲一州的传奇,因百子之争中排行第三,故称沈万三,世人又称财神,位列商学六祖之位。

    沈家这一辈自然也不止百子,所以在不夜看来沈一南能被沈家老祖钦定为百子之一,参与到继承争夺之中,其资质也肯定非同寻常。

    而沈家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