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三章 我来走  来自银河中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上下四方曰宇,宇中漫无际涯漆黑一片,此时有一灵光在此飘荡。

    不夜知道那是自己。

    他此时没有视觉,没有听觉,没有触觉,没有嗅觉,也没有味觉,五官不在,五感不存。

    但是他知道那就是自己,他不知道这份感觉从何而来,他又为何以这种角度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只是若灵光是自己,那现在的思绪又是谁?

    他不知道。

    茫茫黑宇中他就这么飘荡着,不知道飘荡了多久……

    久到他的思绪开始出现延缓,记忆出现混乱,久到他居然感觉自己正在下坠。

    可是哪里是下,为什么会有坠的感觉!

    他依旧一无所知,只是感觉,感觉那是一道洪流,进而不出,吞噬躯体,剥离记忆……

    明明是大恐怖,可他却产生不出任何情绪。

    他猛然惊醒,竭力回忆过去所有的事情,哪怕是曾经令他痛彻心扉的回忆。

    可是往日那温馨,欣喜,不快,甚至憎恨的回忆,此时就只是像一幅幅简单的画面,从他的思绪中一闪而过,再也激不起任何波澜。

    但他依旧没有停止,就算再也没有感情,他也不愿意放弃这些回忆,若是丢失这些记忆,哪怕再活一世,那他又算是谁。

    ‘下坠’没有停止,记忆依旧在被逐层剥夺,不夜感觉到了哀伤,可他明明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哀伤。

    灵光越来越小,失去了他独有的‘光芒’,变得越来越纯粹。

    不夜忘记了他是谁,他为什么在这里,他又要去哪里。

    他的思绪停止了

    ……

    静寂中,一道与它一般的光点突然出现,不夜不认识,可是他却知道它是什么,或者说知道它是谁,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直到它记忆中的第四个光点出现。

    ‘下坠’消失,光点引来了一道他熟悉的暖流,于上方打开一条通道。

    他在四个光点的环绕下顺着暖流渐渐上升。

    思绪、记忆开始充盈……

    而周边的光点却越来越陌生……

    但是不夜知道他并非忘记……

    它也不会忘记……

    暖流尽头是一团白光,是他最为熟悉的生命波动。

    ‘回望’着光点。

    他知道它们在注视着他,在‘诉说’着什么……

    他明白了……

    当醒来的刹那,不夜只觉得酸痛,苦涩,血腥,嗡鸣,黑暗……

    五感斑驳重新回归,记忆已经清晰,可他又隐隐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一阵嘈杂中,极度的疲惫之感重袭而来,不夜尚未适应便再度昏睡过去,不过弥弥之际,他听到了初姬和羽鼬的声音。

    当再次醒来之时,闻到鼻尖那股芳香,不夜不安的心情终是舒缓了许多。

    不夜醒来的响动惊动了守在一旁的初姬和聿修。

    看着少女憔悴的面容,不夜心中很是心疼,想要开口说几句安慰的话,出口却发现变成了几声干哑。

    见状,初姬急忙将一旁放置的补汤用汤勺盛放,然后吹凉送到不夜口中,丝丝泪雨不自主地流淌了下来。

    不夜喝了几口汤水,慢慢恢复身体机能,抬手擦去初姬布满脸颊的泪水,这才发现除了初姬和聿修之外,旁边还躺着羽鼬,只不过羽鼬此时周身白色绷带缠绕,只于一双黑团似的眼睛,眨巴眨巴望着不夜。

    不夜压下心中怪异的感觉,向着初姬缓缓问道:“我昏迷了几日?”

    初姬擦掉泪痕,将不夜干枯的小手握在手里轻声回道:“三日!”

    说完又盛一勺补汤送到不夜嘴边。

    “这几日来了不少慰问的人,有稷下学宫的巨门军团、还有青龙潭的其他住户,霍祛病倒是每日都来,不过都由聿修出面,以你需要静养的理由暂时挡住了。”

    灵气风暴造成的后果,不仅仅是物质上的损失,对稷下学宫而言更是一种生死存亡的挑战,灾后重建虽然迅速,甚至在子午镇包括周围城镇威望更重,但全院隐隐出现一种担忧的情绪。

    稷下学宫再强也只是一座学宫,他的背后没有圣国经济的支撑,没有太学院诸子的传承,更是没有得到圣祖的亲笔祝词,待遇、地位和追求甚至是在任何方面,都与国学院有着天差地别。

    他们知道,所以他们都在努力,甚至成为一代又一代人的梦想和追求,当这个机遇终于出现,又有了良好的开端,他们摩拳擦掌信心满满,但天灾却给了他们当头一棒,漫天异象无情地告诉他们,所自豪的不值一提,所依赖的更是一塌糊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