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二章 我的路  来自银河中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马车再次启动,离开了御兽阁,踏在山道上缓缓驶向青龙潭,车厢内,不夜眉头微皱,凝视着手中布满裂痕的茶盏,沉默许久。

    他终究还是小看了这天下人,也高看了自己。

    自以为是的天衣无缝,没想到却是破绽百出。

    他对羽鼬所说的重新检查,又何尝不是对他自己所说,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尽管他们熟知天下大事,知晓众多旁人不知道的情报,但是对于那些文字之外,众人习以为常的常识,他们之中又有谁重视过,更何谈去精通,红尘万丈不是一纸文书,白纸黑字外,多的是灰色地带,圣法律例外也多的是人情世故,说到底,他们都没有足够的阅历去驾驭这一切。

    若是按照族中的要求去做,一切事情自然不需要他去操心,但是他不是牵线木偶,他有自己的看法,更何况现在,他有了自己的事情!

    在稷下学宫中安心的生活已是不能,他要探查巫族那便必须走出去,本想借机进入稷下学宫高层,却没想仅一个霍祛病就发现如此多的端倪!

    若继续下去,暴露只是早晚……

    沉默许久之后……

    不夜端起的茶盏,于掌心化成了粉末飘散于空中,此刻,他的嘴角重新扬起微笑。

    ‘她’说过,细节之处显文章,真相有时难免会被迷雾掩盖,但它终究掩盖不住所有的蛛丝马迹。

    如同他留下的蛛丝马迹。

    巫族,也不会例外!

    他明白了该怎么隐藏!

    他也知道了该怎么做!

    而他的修行之路,也在这里断了很久,很久……

    他的路是量化之路,他的道是本源之道。

    他太过刻意,遗忘了再怎么独立,一个人终会受到他周围环境的影响,更何况他现在的身份,本应有着他无法躲避的追求。

    宛如他的道!

    他过于求成,忽略了即使单独分离,但本源的影响依旧存在,所以才使得他的验证和理论频频对立。

    不夜掐指成玦,双眼眯成月牙,如今道已通,路便接上!

    穴为缸,灵为力,燃穴开脉练精化气。

    通阴阳,明致理,知行合一以筑道基。

    非是我,即是我,一点灵光混元一炁。

    明本我,见真我,九转金丹道生天地!

    弹指间,只见不夜周身三百二十八处主穴浮现点点金光,金光呼吸间连成阴阳十二经脉,瞬间再通任督,任督通,周身再现千数金光,交相呼应,变化万千而又混元如一。

    金光点点烁烁生辉,急速演化竟是生成了一副复杂规律的符文,符文如画似字,玄异而又神秘,符文演化并未就此结束,在生成的刹那之间,符文之上再生符文,循而往复,竟与传统金丹完全背离!

    不夜缓缓握掌成拳,嘴角的微笑逐渐扩大。

    这是他在两昼前创造的符文之道!

    道成之日便是金丹无双,只是路已不通,但是现在……

    不夜豁然睁开双眼,双手合拢,掐指成玦。

    符文之道刹那间蜕变成符印之道,与此同时稷下山巅风起云涌,灵气躁动折射九阳异象频生,阵法结界更是在一阵扭曲声中失效。

    羽鼬回头看了一眼车厢,眼中罕见惊骇,竭力安抚受惊的龙马,直奔庄园。

    与此同时,山顶之处一座高塔顶门轰然弹开,飞出两道身着黑袍的人影,两人凌空而立竟险些不稳,其中一人更是面露骇然道。

    “老师可知发生了何事?”

    长须白发的公输班面色虽是平静,但心底的骇然何曾少于卫青。

    真人早已明悟本我,得见真我,甚至开始沟通自我,按理说不应为灵气躁动而受影响,可此时即便是他也要尽力维持灵气运转避免协调,普通的灵气紊乱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除非……

    相似的情景彻底唤醒了他早已埋藏在心底的记忆,公输班涩声说道“除非神通再现……”

    “有神族……”

    霍祛病眼睁睁看着护山大阵支离破碎,周天星斗更是于灵气凝结之处爆炸,火光四起,灵气暴乱,人影纷飞,他再顾不得心中那份喜悦,金丹威压横扫而出,镇压灾乱。

    当护山大阵彻底碎裂之时,羽鼬已经驾车冲进宅院,一掌断开车辕,抱起车厢飞驰进入院内。

    初姬尚在地下便听到羽鼬传音,一张俏脸顿时煞白,仰头一掌直接破开地面,急速通知聿修不能惊动他人后,便直奔院内而去。

    聿修尚不知发生何事,但他对少女的脾性知之甚深,除了自家公子外,无人能令她如此方寸大乱,传音的瞬间,他便知道出了大事。

    急忙召回尚在巡逻的天干侍卫,护住内院结成玄武战阵,聿修持剑立于阵眼,金丹修为解封急速运转,灵气波动之强另得空气都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