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章 我来守  来自银河中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种子已经种下,若是重来,它是否还能发芽结果?

    羽鼬不知道,他也不敢知道,但所幸他所选择的,也是他所认为的。

    “我信,我信这血液中蕴含的信息,我也信公子的理论没有问题,我更相信我们同时感知到的怎么可能出错,毕竟这世间只有一个不夜,也只有一个羽鼬!”

    苍白依旧残存,但不夜的嘴角此时微微翘起。

    “谢谢你,鼬!”

    羽鼬认真回答道:“我相信公子!”

    不夜的眼角也弯了起来。

    桌案前,不夜睁开双眸,在梁灯的映照下熠熠生辉,再取反应瓶,清洗烘干,然后将剩余的鲜血全部倒入。

    羽鼬刚开始还未反应过来,但瞬间便明悟不夜要做什么,急忙道:“不可!”

    不夜测开一步避过羽鼬伸出的双手,看着他说道:“既然选择了,那就要去做,而要做,自然要做到最好,不是吗?”

    不夜将手指放入口中咬破,滴入反应瓶,心中说道:“这样也就不会再有其他的理由了,不是嘛!不夜!”

    羽鼬没有再阻止,他也不会阻止下了决心的不夜。

    鲜红的血液在离体的瞬间变成了金色,而后掉落在瓶底,金红交映,互相缠绕,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红色血液在金芒中逐渐蒸发,最后消失殆尽。

    不夜面无表情地将那滴金血倒入黑瓷中。

    又面无表情地将黑瓷封印在箱子中。

    最后又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们遇到大麻烦了!”

    这何止是大麻烦,羽鼬简直头皮发麻,涩声问道:“要上奏吗?”

    上奏?

    奏给谁?

    如何奏?

    巫力虽与五行灵气不同,但都属天地灵能,有其本质,也有其表象。

    如同金之利,木之生,水之润,火之热,土之和,巫力的表象便是蛮。

    巫族修巫力,其身衍蛮纹,有变化之能,毁天之力。

    但如今,却出现了身具巫力,而毫无表象之‘人’。

    这是意外吗?

    天地不曾吝啬过她的赏赐,又何曾隐藏过她的面容。

    所以既不是意外,那便是人为。

    不夜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就像他不知道‘他’或者‘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也不知道还是孩童的杨戬他自己又知道多少。

    而这房间之外是否还有改换容貌之人,这大山之中是否还有潜藏之人,汉洲之中,九州之上,甚至朝堂之内,究竟存在多少‘异人’,不夜无法想象亦是不敢想象。

    如今连他的血液都无法甄别,又该如何于茫茫人海中去确认那些‘异人’。

    房间之内气氛沉闷至极,阴谋宛若重云压在胸口,羽鼬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张了张嘴又苦涩地闭上。

    五百昼前,圣祖迁太学院于秦岭后,便赐人皇之位于轩辕,自此开启共和治,朝堂社稷,国之重器,动之分毫,便是天灾人祸,而朝堂更替,人皇禅位,至如今以历五世,若是存有异人,后果可想而知。

    若是深思,一千昼前那场极夜血流中,又是谁给巫族留下了后裔,策划了这场阴谋。

    不夜左手扣于前额,食指按压眉间,逐理思绪自语道:“上古战乱,蛮荒无序,由是巫族最为暴乱,残杀十天子,而后制造极夜血流更是引发黑暗动乱,九州之上因其灭绝的种族不计其数,生灵更是十不存一,若是不曾彻底灭绝,那这次卷土重来,又隐藏极深,可见其图谋之大,杨戬此人随时可诛,不足为虑,但此时确是不易打草惊蛇……”

    “杨戬此人?杨戬此人!”

    不夜缓声中猛然抬头,似是想到什么,而后又按着眉间急速道:“敌暗我明,不知其情,但九州之上,仍是盛世安康,或是时机未到,或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