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章 我的道  来自银河中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入学典礼并不复杂,待老人慰问离去后,政教司的人便着手逐条安排了所有的新生事项。

    而他也将心思从那人身上收回,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

    学舍与教院均在后山,绕过深渊不久便到,与幼学不同的是,除了十流九家轮值讲学外,所有养气期的学子,每百人还有一名金丹境教师,负责这百人的整体科目以及燃穴开脉的修行。

    至于如何选人分班,不夜并未在意,而相比于众人想要知道哪位金丹强者会是自己的掌班,他更想知道这白衣青衫方头履的学士服能否不穿,但看着政教司那群温和面容下隐藏的严肃,不夜还是取消掉了自己的打算。

    而后不久,学宫的规章制度在教司主教的讲述下,尤其是其重点强调的那几例中,不夜更加知道了这件事的不可能,而此时他的手中也多了一份入学手册,当然还有附于后面的学宫地图。

    地图上稷下山分为前山和后山,前山是考核大殿和外院的所在地,后山则是内院,不过内院中又分了小学和大学,整体呈阶梯状逐步向上。

    不看具体介绍,光看小学教院旁那密密麻麻的注解,不夜也知道这怕是他们以后主要待的地方了。

    典礼持续半日有余,当不夜按图找到羽鼬等人之时,已是辰时刚过,尚在远方,便见一道倩影直扑而来将他纳入怀中,很是用力又很是小心。

    少女早已遗失了往日的妆容,淡雅的体香更是混杂着微汗,香肩轻颤,泪雨成丝,尽管她知道在这里不会发生意外,她更知道他不会有事,但她依然担心,依然放心不下。

    算起来也有五日了,上一次他和她分开这么久是什么时候,久到不夜已经忘记,久到他现在也很想她。

    车队自山脚出发,绕山盘行,羽鼬则带着文书提前赶往学舍,办理一应的手续。

    不夜躺在初姬的怀里静静入睡,任由少女轻抚拍打,哼着儿时歌谣,一如往昼那般,尽管他在考核时已经睡了很久,尽管他没有丝毫困意,但他依旧一副安然入睡的表情。

    直到感觉少女动作渐缓,声音微闻,不夜暗自掐诀,一阵灵气波动轻扫而过,少女彻底睡去,不夜起身缓缓将少女放在软塌之上,脱了鞋袜盖上薄被。

    星眸琼鼻本是分外好看,可如今发髻凌乱,面容憔悴,丝毫没有了爱做恶作剧时的活力。

    不夜伸手收拢初姬散乱的青丝,看着她沉睡的脸庞,良久之后才起身离去。

    他今昼岁轮为五,而少女也是在这个岁轮进入他的家里,从那时起便开始准备照顾尚未出生的他,直到‘她’在他三岁之时离去,不夜的身边就只有她了。

    家很大很大,族也很大很大,目光的聚集自然也很多很多,可他无比厌恶,甚至憎恨。

    但他依然来到了汉洲,来到了这里,不仅是为了他们的目的,更是因为这里是‘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天干侍卫、地支侍从,便是他从那间院子里带出来的,也是‘她’留给他为数不多的。

    初姬掌管地支侍从,有四女共同协助,其中抱琴主起居,司棋主女工,侍书主文房,入画主饮食,其下再配三人,又有伙房四人,车马四人,共计二十四人。

    羽鼬掌天干,聿修协助,但聿修向来做的极好,羽鼬便一心跟随在不夜身边做起了学侍。

    如今已经入院,便是完成了族中的交代,至于做到何种程度,又和他有什么关系,他想做的就只有杀了圣山中的那个人,从两昼前他就只有这一个心思,只是他的修为太低了,低到连那人的背影都看不见。

    或者说,那人高到让任何人,甚至是神都无法生出反抗的念头,高到他甚至一丝一毫的心思都不能表现出来,因为有人会担心,有人会替那人做出决定,他不想再失去亲人了。

    ……

    稷下东峰有一横崖壁立而起,泻出百丈泉。

    泉水洗青壁,飞珠散紫烟,渺渺天上音,奔流青龙潭。

    羽鼬申请的学舍便在这里,谭水三千顷,有青龙曾居其中故称青龙潭,位于甲子区。

    当车队再次驻停之时,初姬也苏醒过来,匆匆洗漱完后,恼羞地瞪了众人一眼。

    庄园临水而居,青石筑底木栋画廊,曲水藤蔓穿梭其中,峰崖悬台之处更是宽阔无垠,于台上展目而望见万千群山云气缭绕,层峦叠嶂。

    青龙潭的宅院不多,也都零散,所以此时无人叨扰欢迎,不夜也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