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章 印证  来自银河中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不夜出殿第一件事是入厕,这也是所有考生都要做的,更何况他是一餐未落。

    解手完后,终是舒坦了许多,学宫给安排的领路人依旧是白衣青衫的内院学子,倒是与不夜所想的情况不同,本以为会因为考生太多,而把外院学子派来做为领路人。

    许是因为此时燃穴成功的考生不多,名为知晏的内院学子,步伐并不匆忙,甚至颇有闲情雅致地介绍起学宫的格局来。

    “稷下山最初并不分什么前山后山,只是因为山腰处那半道深不见底的深渊,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这样的叫法,以至于后来分内外院也以此做了界限,这才有外界传言,说稷下山后面才是真正的稷下学宫。”

    通过环绕在山脚的考核殿,拾阶而上不久,又见树林清幽,鸟脆蝉鸣,房舍鳞次栉比隐没于山水竹林之间,山谷间,山泉聚,流水潺潺。

    再往山上走就是外院食堂,不夜谢绝了知晏带他去外院食堂,于是二人径直前往了考生集合的广场,说是广场,但按照知晏的说法,不夜觉得叫做道场更为合适。

    “知晏学长,那不知这外院、内院是如何划分,为何不曾听别人说过?”

    知晏笑道:“你是想说,为何其他学院甚至国学院都没有这样划分是吗?其实能看的出来,你并非西郡人氏,你若是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就知道了,不过你真不需要进食吗?”

    不夜含笑道:“现在并不饿。”

    知晏看着不夜着实有些羡慕,不提他那界燃穴完成时的狼狈,就连这届名列前茅那几人,都未曾见过能与不夜身体素质相媲美的人。

    感慨完后,知晏继续说道:“按照学宫八昼养气的规定,能突破者如凤毛菱角,所以延学七、八昼者比比皆是,若是还未能突破,便被划分进了外院,所以在外界看来他们就是被取消学籍之人,可是在这里他们终究还是能继续学习与修行。”

    不夜沉默片刻后说道:“因为人数?”

    知晏甚是诧异,诧异的不是不知道不夜说的是什么,而是因为这个答案他是在很久之后才明悟的。

    被划入外院自是因为修行天赋过差,但是这里依旧会有十流九家的授课,有修行资源的获取。

    虽说要自食其力,但终究是有突破筑基境的希望,即使无法突破,也可以下山办一座学堂,甚至进入大荒搏取机缘。

    知晏一直觉得,这是学宫给与的恩赐,但何尝不是学宫无人可用的困境,而不夜能如此快速看出来,这又何尝不是另外一个佐证,证明着天赋的重要。

    “但是现在不同了!”

    知晏现在为学宫能参与到如此旷世机缘感到由衷的高兴,又同时忧心外院学子该何去何从。

    “是啊,现在不同了!”

    现在他远离了族中那些人,来到了这里。

    不夜很喜欢这座山,喜欢这座山上曾经发生的那些事,喜欢耳旁的故事被自己一点一点见证,见证这如画般的山水,见证那奇特的深渊,还有一如既往的外院,学派林立而又众志成城。

    行走在山间,不夜闭目感受着拂面而来的微风,碧绿的竹叶滑过指尖流淌出青涩的欢喜……

    当年‘她’就是在这里生活的吗?

    好想……

    若是没有这次子午镇上意外的发现,他多么想就在这里住下。

    可是……他不能。

    他虽然很想杀死圣山中那人,但是他不允许有人来破坏九州得来不易的和平,尤其是那群本该消散在历史云烟中的家伙。

    一念及此,不夜睁开双眼,缓缓收回手指,望向了前方“你逃不掉!”

    ……

    穿过学舍与食堂,走出林荫,便见两条近约十丈之宽的石板路,一条通向十流九家讲学的广场,一条通向是外院学子修炼的演武场,没有了树荫的遮蔽,两个庞然大物于不远处巍然而立,似蘑菇,如伞盖。

    知晏将不夜送到讲学广场之后,又叮嘱了一些其他事宜,便转回了考核殿。

    虽说名叫广场,但不夜看来更像是凉亭盖地,其占地千余亩,六十四柱支顶,而课桌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