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章 考核(上)  来自银河中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华夏大地幅员辽阔仅是凡人一族便以亿计,其中世家万千,豪门无数,而能在如此短的时日内做足准备,派遣子弟来到这稷下山,足以证明其背后的势力不容小觑。

    比如那面绣有玄鸟的旗帜,又比如那朵盛开的‘牡丹’……

    直至寅时左右,一位身着白衣青衫学士服的男子才驾车停于不夜车前,而他所做的就是稷下学宫的首次审核。

    这一审核甚是简单,只是验证路引,确认推荐信名单在学宫内便可。

    前后不过一炷香,男子审核完后交给了不夜两枚铜牌,嘱咐了几句,便匆匆赶向下一个车队。

    铜牌有两枚,一枚是主牌作为不夜身份的考核牌,另一枚则是学士和物资的审核副牌,两枚审核方式不同,地点自然也不一样。

    国学院每年春季第二旬,也就是仲春开始招生,按照规定参与考核的学子最小为五岁,最大为八岁,均是未曾开始燃穴。

    所以此时稷下山脚,一眼望去除了来往巡逻的高个,其余近乎全是如他一般大小的孩童。

    稚嫩的脸庞,糯糯的话语,有憧憬,有紧张,身影虽是单薄,却都洋溢着希望。

    不夜独自一人顺着孩童‘大军’走了不到一里,便远远看到上百个审核点,偌大的牌坊上写着不同的天干地支,不夜的考核牌上是甲子,位于左手第一位,于是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排队。

    ……

    “不夜,人族,年轮五,未燃穴,合规。”

    不夜的手掌还未从偌大的黑曜检测盘上移走,旁侧负责最后审核的女子便宣布了检测结果,顺手在铜牌上印上了‘合规’钢印,递了过来。

    不夜愣了一下,倒是没有想到会这般雷厉风行,接过铜牌打量了女子一眼,身着红边白袍,留齐耳短发,一副眉清目秀的容貌,干净利落的气势更是像极了军队的作风。

    未等不夜点头称谢,女子便竖起柳眉对着不夜说道:“下一个。”

    语气虽谈不上多么恶劣,但也令人失去交谈的兴趣。

    不夜哂然一笑,倒也明白学宫方面的考虑,也难为他们想出这个办法,来应对像自己这样的纨绔子弟。

    不过说起来,一路上靠自己倒真是没打听到一句话关于学宫的情况,好像都没有开口的机会吧。

    从最后一道审核侧门出来后,不夜这才有时间仔细打量眼前偌大的门头。

    ‘稷下学宫’

    除了四字,再无其他,很是简单,却也很大气,笔势行走之处,由内而外散发的气势沉稳而又无畏,这也是千昼来的风风雨雨造就了它的煌煌威名。

    不夜整衣收衫对着门头执学生礼,躬身作揖。

    不理众人诧异的目光,不夜拾阶而上,前往山腰的考核殿。

    他敬的不是这座学院的巍峨,是其先辈为守卫人族付出的累累骸骨。

    极夜来临之际,大荒之中兽潮汹涌而出,狩猎万族,这是两个文明的战争,是为对抗极夜而做的积蓄。

    汉洲除了圣国军团之外,稷下学宫便是西疆中部最坚固的堡垒。

    近千昼来,一代又一代先辈战死疆场,护卫着九州西部的屏障,护佑着万族不被兽潮侵害,古往今来倒下了不知凡几的先驱,它继续承载着期望,坚持着,独行在这里。

    如今行走在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曾流淌过祖辈的鲜血。

    三百二十四道白石台阶,象征着白昼的三百二十四日,温暖又有生机。

    跨过最后一道,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大殿,青色琉璃檐,古木雕栏栋,灰白筑底石,似是诉说着这便是人族的底蕴,人族的希望。

    大殿近百座,拦山腰而建,较往昼翻了近十番,至此,不夜算是对这次机遇影响之深,有了明面上的感触。

    考核大殿内部甚是宽广,顶部铭刻着聚灵法阵与镇灵法阵,繁杂的纹路令人眼晕目眩,大厅中错落有致地竖立着两千余座考核隔间。

    入考的大殿及隔间都是自选的,不夜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