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章 山下的故事(下)  来自银河中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突然冒出的声音虽是稚嫩,但其中蕴含的坚毅,另不夜忽然想到大荒中的一种猛兽—幼虎。

    众人诧异地看向了被羽鼬拉至身后的小男孩,这时才发现男孩竟是短衣粗布面容枯瘦,寒酸的不得不让人疑惑刚才那般底气十足的言语是否出自他之口。

    男孩从羽鼬身后站了出来,先是执礼谢过羽鼬的出手之情,而后转身迎对众人毫无畏惧。

    “这柄枪头是我父亲遗留之物,只是被暂时抵押在这里,并不是售卖品。”

    闻言董公子眯着眼打量了一下小孩后,转头向佟掌柜冷漠的说道:“你如何说?”

    丁掌柜看到小男孩站出后便知不妙,此刻看着周围越聚越多的众人,只能叹了口气苦涩地说道:“不瞒董公子,确实如此。”

    “那么所谓的禁地遗物是假的?”

    “是的。”

    “除了炙热外,就如外表所见是一柄破枪头?”

    “是的。”

    “所以你将价格提到一千银,既提高了你这铺子的名声,又能使人望而却步?”

    “……是的。”

    此时围观之人越来越多,窃窃私语更是不断传来。

    “我就说那肯定不是禁地里的东西!”

    “真以为别人不会买,这下砸了吧!”

    “果然是招摇撞骗。”

    ……

    一道道鄙夷的眼神中,丁掌柜的面色越发苍白如雪,而董公子的眼神也越发冷若冰霜。

    “你知道你这番话的后果吗?”

    “……知道,身败名裂,黑榜上名。”

    “可惜,我不信!”

    不理众人的错愕,董公子弹指展开折扇,扇于身前轻笑道。

    “丁掌柜,做生意的,演技和眼力总得占一样,你眼力不好,我来替你长眼,演技不好,那么万数雪花银,我董府恭候大驾。”

    说罢,便合扇转身,率领随从带着火焰裂纹枪扬长而去,留下了一地懵懂的众人。

    惊愕的丁掌柜还未从董公子的话语中清醒过来,眼前便人影一晃,急忙抓住准备追向董公子的男孩,很是用力,眼神也瞬间从迷茫变为清澈。

    已轻不可闻的声音对着男孩说道:“先听我的。”

    而后便对着已经走到人群外的董公子等人大声喊道:“董公子既已识破小老儿拙劣的演技,还望看在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宽限几日,莫要让学费太高啊!”

    人群外的董公子闻言紧握折扇,并未回应,一道森然的冷哼,另护卫瞬间打起了寒颤。

    丁掌柜看着最终离去的董府众人,一副后悔心痛的模样拍打脑门,长叹一声。

    “打眼了,打眼了。”

    然后懊恼地哄散众人拉着小孩进了店铺,挂上了闭门谢客的门牌。

    一连变故,跌宕起伏,让周围看热闹的镇民更是赚足了话题。

    不夜等人看着闭门谢客的牌子也不禁莞尔,有人说一文钱可以难倒英雄汉,但对于某些人来讲,颜面之价又何止千金,虽是闹剧,但这中间又有几人能看透呢。

    众人打笑了几句后,又逛向了勾栏。

    只是初姬等人不知道的是,在众人未注意之时,羽鼬向着不夜轻轻点了一下头,将一个装了红色液体的琉璃瓶装进了衣袖,二人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勾栏是一个统称,起源于家,除了担任朝廷县志要职外,还负责向民间传播各种政令见闻,英雄史诗,或以说书,或以戏曲,娱乐之广,不一而足。

    曾有诗云:“风帘水阁压芙蓉,四面钩栏在水中”

    说的便是勾栏,碧瓦朱甍,雕栏玉砌,飞阁流丹不外如是。

    众人刚进勾栏不久,便见一群人挤向了听书楼,楼高三层,远远便听见其中传来的高呼声。

    “听说诗生又出新作了。”

    “真的?快快读来!”

    “等等,我先看看~咳咳~

    “上邕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