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章 车厢中的故事  来自银河中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学宫一昼一考,便是在稷下山进行考测,考过才是进入真正的稷下学宫。

    而这也是不夜等人此行的目的。

    祛病喝着抟茶笑了笑。

    “初春里的这一道圣意,让整个天下都闻风而动,谁也没有想到圣祖他老人家会将国学院还未确定的汉洲作为开鼎之地,如此一来不说压上整个身家性命的世家,就连众多名门贵族,全都赔了个精光。”

    不夜皱眉说道:“虽说世家将心血放在其余各州,但这么多昼来投入的资源和人脉依旧存在,等往日其他州开鼎之时,并不影响将来执掌各州的镇鼎啊?”

    青花茶盏中茶水见底,祛病面色不变的把茶盏直接伸到少女面前,待其在一脸无奈的添满后,才一脸满足的轻嘬一口,略带深意地继续说道。

    “小大人真的觉得,当此次汉洲国学院班底稳固后,其余各州那些所谓的人脉还会可靠吗?”

    不夜沉思后说道:“你是说会如滚雪球那般,牵一发而动全身?”

    祛病放下茶盏看着不夜郑重说道:“此次恐怕不是动全身,而是世家生死存亡之际!”

    壮年敲了一下青年的头恼道:“莫要危言耸听!”

    青年耻笑道:“舅父敢不认同?”

    壮年呆了一下,严厉说道:“圣祖老人家做的决策自有他的道理,你莫要多言。”

    青年反问道:“还需要我多言吗?”

    “你……”壮年顿时气急,但他也明白青年话里的意思。

    开鼎之地选在任何一个州,都不会出现这样的动荡,但唯有汉洲不行,因为只有这里没有被世家豪门瓜分!

    既定的利益再怎么分,也不过是换了别家成了这家,总体无伤大雅,但是直接掀了桌子重来,人族怕是免不了一场血雨腥风,即便是对圣国而言也不亚于一次伤筋动骨扒皮。

    此时汉洲成为了九州世家云集之地,而稷下学宫位列三院之中,更是旋涡的中心。

    不夜虽然奉命来此,但是一直未将此事放在心上过,之前也无人告知此间种种,此时得到祛病的提醒,才重新审视这次出行的真实目的。

    若真是如此,那么他背后那人究竟欲意何为?

    祛病沉默地喝了一口抟茶,与舅父的分歧早在路上便爆发过一次,并非他别有心思,对圣祖不忠,而是因为一个事实,一个没有人敢说出来的事实。

    那个一手终结黑暗动乱建立圣国,为万物生灵带来和平的圣人,如今已经一千多岁了,圣族再怎么强大和长寿,七百昼便是尽头,圣人虽是圣人,但终究还是人,他老人家纵使还能延寿,又能延续几何?

    本该按部就班培养新一任‘圣人’,但是圣祖并没有如此做,反而将原本平静的湖面彻底搅动起来。

    他与舅父的分歧便是在这里,九州定鼎并非一蹴而就,圣祖在,那便万事无忧,但若圣祖不在,无人来收这尾那时该怎么办!

    这是大不敬,但是他得想。

    圣祖不仅是凡人族的圣祖,还是妖人族、神人族的圣祖。

    谁有这个能力能镇压神、人、妖三族错综复杂的势力,又有谁能引导九州上的亿万生灵。

    十大神将不行!

    长安那位人皇不行!

    圣族中人更是不见踪影!

    此时的争吵不过是路途上的延续,祛病为了缓解因自己造成的沉闷气氛,用轻快语气对着不夜再次说道。

    “说起来和其他各州来往最为密切的应天府书院,早已经得到了大笔的资助,短短一个初春其书院现在扩建的设施规模便可比肩国学院,而江河以东的国子监,那群书呆子莽夫虽然有些顽固,但也是凑足了秘银精铁,锻造了足足一万柄剑胚在后山插着,那可是柄柄都能当本命之剑呐!”

    “一万柄秘银精铁铸造的剑胚!我的圣祖啊!”

    正在考虑是否给壮年添茶的少女红唇微张,对于这个消息惊到一时间都忘了继续斟茶。

    看着宛若画中仙子的少女,祛病脸颊莫名发红,然后摇着头可惜道。

    “要不是年纪不允许,我都想去试试,以后谁在说那群莽夫呆,我肯定要拿这事和他理论理论。”

    初姬撇了撇嘴道:“你自己刚刚还不是说人家书呆子。”

    祛病摸着越发红烫的脸颊,强行转头看着不夜郑重说道。

    “只有稷下学宫一直未传出什么消息。”

    不夜还未说话,壮年便敲了一下青年的头说道。

    “稷下学宫能并列三大学院之一,在此关键时刻岂能没有什么准备,再说圣祖钦定国学院时候,何时只看过物资实力的!”

    “若说他们没有准备好,那好歹传出一点风声也能理解,招生考核都快开始了,怎么一点音信都没有!”

    祛病摸着头嘟囔道,同时心里莫名松了一口气。

    闻言,壮年顿时气恼,准备再教训一下青年,但抬起的手停了片刻,又缓缓落下,揉了揉青年的脑袋,柔声道。

    “学宫院长自有他的考虑。”

    似是为了解释,又或者有什么难言之隐,壮年沉默了一阵才对着三人继续说道。

    “稷下学宫的建立与其他两院不同,它成立之初并不是为了成为国学院,而汉鼎只能算是适逢其会,如果说若是能够晋升国学院,我想稷下学宫更愿意依靠汉鼎去全面坚守西疆,这样的话便与圣祖的计划有了分歧。而即使晋升失败,学宫依旧会驻守在这里开放学院,对于它来说,不做措施,便是最好的措施。”

    壮年的意思比较委婉,但还是道出了真话,事实造势,稷下学宫刚好赶上这次千昼难逢的机遇,但若为此放弃了初衷,却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要的是求同而去异,至于能否晋升,也只能看圣意。

    不夜坐直身体对着壮汉拱手道。

    “多谢青大人提点,不过家中既然做此决定,想必也有他自身的考究,最终是否能够成功晋升,除了圣祖,就是当代人皇都无权插手,晚辈就更不好评价。”

    说完后,不夜举起茶盏再次说道。

    “不过前期的合作对双方来说却都是有实质性的帮助,您若是学宫方面,想来也不会拒绝,不是嘛!”

    壮年拿起茶盏,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好说是,也不好说不是,院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