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012章:犯人魏昶  太傅大人三分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啪!”

    台上堂木骤然被拍的一声巨响,随即便瞧见魏将军从后面被压了出来。

    他站的笔直,没有低一下头,走到这堂中,眼角不经意间瞥到凤北柠,立刻按捺不住起来,直接朝着她这个地方疯狂跑过来。

    凤北柠眉头一皱,抓着席秋立刻飞身到一旁,只见她原本坐着的椅子被他一掌拍碎,这力气之大——

    “放肆!”

    席秋不禁大声呵斥一句,立刻将在场的人镇住了。

    那大理寺寺丞立刻回神,手忙脚乱招呼着官兵将这魏将军压住。

    随即有些劫后余生的拍拍胸口,差一点啊,差一点他的乌纱帽就不保!

    凤北柠仔细盯着魏将军,对方眼底的戏谑意思,为什么这么让她感到不安?

    “王爷受惊了,下官保护不周,望王爷恕罪。”

    大理寺寺丞立刻从位子上走到她面前,一脸谄媚的看着她,又立刻对着一旁的侍从使眼色。

    侍从立刻会意,从后院再拿出一椅子出来。

    “这大理寺未免也太草率了,不知道犯人应当戴铁链吗?若非王爷身手敏捷,恐怕你这大理寺,也办不下去了!”

    席秋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刚刚就是一瞬间,她和王爷死里逃生,这大理寺竟然不将犯人带上铁链。

    那寺丞一时间噤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昨日里就有人前来说不能给魏将军带铁链,今日就出了这番事,这——他实在是难做啊!

    “好了,本王无事,继续吧。”

    凤北柠目光从魏将军身上移开,随即又坐上了新的椅子上,脸上淡漠不已,似乎刚才差点被拍碎的人不是她。

    大理寺寺丞抹了一把老汗,战战兢兢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正准备说话,然而却陡然听见一道声音“太傅大人到——”

    他立刻又站了起来,他今日这是犯了太岁?怎么一下子两个大人物都来到他这小小的大理寺?

    “见过太傅。”

    寺丞微微低头,对着他行礼,一旁的侍从眼疾手快从后院拿出椅子出来。

    长孙迟良仍旧是一身白色朝服,身后跟着刚刚的年轻车夫,缓缓走了进来。

    走到凤北柠身边时,不经意挑眉,对她温柔笑了笑。

    随即走到椅子旁边坐下,身后的那个男孩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根粗犷铁链,直接朝着魏将军走过去,将他绑了起来。

    大理寺寺丞不争气地咽了一下口水,刚刚那件事,莫非太傅也见着了?

    凤北柠眉头一跳,长孙迟良这是什么意思?

    大理寺寺丞默默抬手擦了一下自己鬓角的汗,他怎么感觉,自己这乌纱帽,迟早不保?

    “继续审吧。本太傅闲来无事,故前来瞧瞧这大理寺都是如何办事的。”长孙迟良淡然瞥过寺丞,懒洋洋的说着,似乎真是路过一般。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寺丞也只好弓着身子走回座位上坐下。

    谁说的来的只有七王爷?这比当今圣上来的还吓人啊!

    “奸夫**,狼狈为奸!”

    那被扣上的魏将军忽然瞪着长孙迟良和凤北柠,破口大骂起来。

    两人眸光一动,均赫然站了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