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8章 你理应能活到那一天  穿成反派暴君的小哭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墨时渊盯着燕桃,道:“我不要。”

    果然,燕桃的好意被反派无情拒绝。

    燕桃对着手指,尴尬的笑了笑,“那,那我就把它们收起来吧。”

    她跑到墨时渊身边,胡乱把画册都摞到一起,葱尖般的手指从图画上掠过时,似是泛起了几分亵渎意味。

    摇曳烛火中缱绻氤氲,令周围空间都变得黏糊起来。

    墨时渊看见燕桃露出来那一截白藕般的手臂。

    在燕桃看来,这种穿着肯定是没什么的,不就等于是穿了件短袖上衣嘛。

    但是在古代男子眼中,这样白白净净的小胳膊,它所象征的意味可就深了去了。

    燕桃穿的纱衣很轻薄。

    整个人纤弱如柳,仿佛一推即倒。

    与那些贤淑端庄的妃嫔们不同,她的全身每一处,从发梢到指尖,似是都在娇滴滴的悄声低诉着——

    “我已嫁与你,看呀,我是属于你的。”

    墨时渊眸底骤然闪过一抹凶戾冷光,如同看见食物的沙漠狼。

    不过,这点凶煞很快就从他的眼眸中消失,他又恢复回清清冷冷的模样,在桌旁坐下拿起酒壶给自己斟酒。

    燕桃好不容易找到个空置的柜子,把画册统统塞进去锁好,这才舒了口气,讪讪的转过身来。

    桌上放着两杯酒。

    “坐。”墨时渊道。

    “谢……谢殿下赐座。”

    燕桃其实很想坐到床那边,离反派远远的。

    可惜她冰雪聪明,一下就看出了墨时渊的意思是让她坐在自己对面,要和她喝交杯酒。

    真是想装傻都不行。

    燕桃很忧愁的坐了下来,顺便趁墨时渊不注意,偷偷拈了一粒果子,低着头塞进嘴里品尝。

    墨时渊瞥着燕桃的小动作,淡道:“塞外民风豪放,从不在那些事上避讳别人目光,我自幼策马夜行时就已见过许多。”

    燕桃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事?”

    墨时渊没吭声,只是眼神飘向刚才燕桃塞画册的柜子。

    燕桃的脸红了。

    她悟了。

    反派这是在说,他根本不需要那些东西来补充知识。

    他很懂的。

    燕桃心里局促不安着,又生怕引起墨时渊怀疑,只好没话找话:“我从来没有去过塞外呢,希望我能活得久一些,以后就有机会去看看那边的风景。”

    墨时渊看着她。

    一只柔弱不能自理的哭包。

    确实是短命相。

    他敛眉,勉为其难施舍了一些慈悲给她:“你理应能活到那一天。”

    “真的吗?承殿下贵言,您可千万一定要记得今天说过的这句话!”燕桃眼圈微红,特别真诚的双手交握,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仰望墨时渊。

    她的小命被墨时渊拿捏在手里,只要他晚一天把她丢去喂狗,她当然就能多活一天了。

    墨时渊是不知道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有什么好哭的。

    他面无表情,把酒杯推到燕桃面前,“喝吧。”

    燕桃犹豫,“我其实不太会喝酒……唉,算了。”

    反派想和她喝交杯酒,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燕桃握着酒杯,伸直了手臂,定定看着墨时渊。

    墨时渊:“……”

    他并没有像燕桃一样举起酒杯。

    燕桃的小手在半空僵了很久,都快要麻木了,也没等来男人的合卺。
本章结束,请点击下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