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4章 侍书宫女  九千岁公主殿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是夜,难得的晴空万里,虽然是冷风阵阵,却可见漫天繁星。诸人在山谷不远处安歇,人少的可怜。

    寒酥昏昏沉沉的莫名睡去,在浑浑噩噩的环境里窥见故人。那阴森暗黑的树林里,不必要仔细辨别,她便道:“大哥,我很久没有见到你了。你怎么样了?”

    那树林里本不是一个影子,而是一个威武的男子带着一个年幼的女孩子。她一步一向前走去,在他面前停下,见那孩子十分可爱亲近,于是摸了摸她的头问道:“这孩子是谁?我从前怎么没有见过。”

    话毕,却觉得手里是一阵冰凉,不似活人的温度。

    那人却开了口,对着那孩子道:“叫一声姑姑吧。”

    寒酥坐在他身边,却惊觉这个地方十分熟悉,分明是白日去过的坟墓。又才想起,蒙澜十几年前已经去世了。

    她骤然站起,却并不是觉得恐惧,而是生出一种极度的难过。她上前问道:“大哥,你有什么遗愿,你告诉我。”

    蒙澜幽幽开口,嘴角有血液渗出,面色苍白的骇人:“天下人都误解我们,这是一场局,秋水,你要查清真相,不要怨恨。”

    “大哥,你在说什么,什么真相?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蒙澜指着背后的群坟,道:“这累累白骨,我们麾下三万将士,忠心不二的近卫,不能白死,不能在这里永不超生。”

    寒酥看着后头的坟墓,哭道:“都是因为我当年过于冲动,才连累了这些兄弟,我虽然活着,却一生都在愧恨里的煎熬。是我的罪过。”

    “不是你,是阴谋。是一场阴谋。”

    她听完,正要上去问个清楚,眼前的人却一步一步的走了,无论她怎么追都追不上。

    “秋水,要查清真相,不要怨恨。”

    她跌倒在地,骤然从梦中惊醒。火堆旁站立了一个人,吓得她后退了几步。

    那人正是驸马栩孟,她定了心神,却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只问道:“驸马深夜来这里做什么?”

    栩孟递给她一件大氅,边给她披上边道:“你梦见什么了?吓成这个样子。”

    她擦去面上的冷汗,道:“并没有什么?您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今日陛下带你祭拜了亲人,也算是了了前人的心愿。十多年前的故事无论怎样传说,也都是故事而已。我来是特地提醒你,以后关于常山公主萧秋水的事情,万万不可以再提起,否则小心惹祸上身。”

    寒酥叹了一口气,疑惑问道:“你方才说见了亲人,是什么意思?我为什么不能提起她?”

    栩孟道:“见了父母的坟墓,可不算是了了父母的心愿么?只是你的双亲,生前威名赫赫,死后却不能成为你的骄傲和依仗,以后你的路难走,不该说的话,别说。”

    寒酥冷笑了一阵,自嘲道:“我父母早亡,见的什么父母坟墓,而且这里不就常山公主一个女子,莫不是你要说她是我的生母?别逗了好么?”

    栩孟道:“你以为,为什么你兄长会舍命救你,你以为你十年前为什么能惊动太医去给你诊治,你以为陛下为什么对你如此照顾?你的生母的确是那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