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7章 中秋佳节 下  九千岁公主殿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杜津本在一处风月处歇了几日,被家中唤去命送来布匹,月饼,各色精致点心,海货干贝等。道将是一家人了,也该多走动。

    来前杜津的母亲江氏暗暗嘱咐了,寒酥的兄长有贵客到。他早年在军中有功,慎而又重的客人必定是位高权重。若是能结识一二,于将来也有个助益。

    这城中许多铺子原是杜家所有,店子里除了一般的采办,一时间竟然连无人会问到的贵价物件,车马用具等。一打听,才晓得是这边有了客人。

    马车挂着的灯在到了院落下头便停下了,他只带着一个家里头的跟班。一样样的将东西送进去,寒氏接了留他用饭,又忙着打理客房。

    待他二人回去了,寒彧便张罗了在院落中用饭。

    院落里竹条编制的桌椅上,摆了一枚白色的陶瓷瓶子,上插几只桂花,一盘寒酥制的蟹肉点心,上铺一层菊花花瓣。并着江南水乡的清蒸的禾花鱼,荷叶炖的鸡肉,应着季节的菜蔬,蜜糖炒的野生的栗子,金桔与石榴汁制的千层糕,绿豆粉丝配的虾,并着一盘碧糯佳藕。姜丝黄酒,葡萄糯米酿。

    上座给了客人,几人围桌而坐。

    杜津方才也与寒彧寒暄了几句,未等主人开口。他便问道:“先生到这儿几日了,可还住的习惯?”

    龙先生略点点头道:“多谢阁下关心,地灵人杰,很是不错。”

    寒彧给他介绍道:“杜津,这位龙先生是我们家的贵人,与家中父母是旧相识,也算我们这一辈的长辈。你随着寒酥唤一声先生,倒是也合情理。”

    这话说明了关系,却也拉开了距离,杜津却并未听出里头的意思又道:“原来是家中长辈,那晚辈当敬先生一杯才是。“

    便端着酒,旋然又唤寒酥道:“寒酥,你我即成夫妇该一起敬先生一杯才是。”

    寒酥端了酒杯,虽有不悦却也顺着他的话道:“先生,敬您一杯?”

    龙先生应了这杯酒,又听得杜津问道:“先生远道而来,瞧着颇有北方贵气,不知家乡是何处?与大哥相识,不知是否在军中。”

    寒酥实在听不得了,于是夹了一块果子到他碗里,道:“好好的中秋,该好生吃饭赏月才是,提这些做什么。”

    杜津有些怒上心头,这样子被数落显得很不体面。倒是也忍了忍道:“既有客人,又是长辈,以后定是要来往走动的。多问候几句也是心意,你多学一点,以后才好打理好上下事物。”

    寒氏见了,忙调和道:“先生是哪里人有什么要紧,是我们的客人才最要紧。咱们也别空着肚子了。杜津来的晚,想来也没有吃什么东西,填一填肚子才是要紧。”

    龙先生虽然不喜眼前这个人的纨绔无礼,却还是给了聂家面子顺了她的话道:“聂夫人说的正是这个道理,这江南菜式多清谈,品尝的也正是这食物原本的味道,今日看着聂夫人的手艺当比御厨。”

    寒彧端了酒道:“先生缪赞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