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九章 朝会二  我的两世将军老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再次感谢大家的月票!!!

    还有你没有看错,大殿上的群臣气氛就是如此融洽,皇帝与大臣们之间彬彬有礼,甚至没有你熟悉的群臣跪拜高呼“万岁”。

    皇帝也没有龙椅,和大臣门一样也是跪坐,只不过坐的榻使用黄色丝绸包裹上面绣有龙纹,多了一张矮桌。

    能在太极殿参加朝会参见皇帝的,只有在京五品以上的官员才有资格坐在这里。

    坐在最前面的都是些穿紫色朝服的老头,说是老头其实也就五十多岁,还有几个六十的,古人嘛,平均寿命也就那样,而且不到年龄也熬不到这个位子。

    所以年轻的程羽君在这个梯队立就显得特别突兀,后面的品和五品官分别身穿深绯和浅绯朝服。

    之所以朝服以紫色为尊,除了紫色本身就有庄重尊贵的其之外,紫色在这个时代也是极为难获取的一种颜料,因此紫色布料的成本也很高,一般人也用不起,因此更能体现出位极人臣的尊贵。

    崔景源做了四十年皇帝,早已练到气势收放自如,不怒自威的地步,年仅六十的他坐在龙榻上笑眯眯的看着下面众臣子,可是帝王气场十足,群臣无不对他敬畏有加。

    崔景源就像一个慈祥的老人,笑着说道“今日朝会,众爱卿有何要事,皆可奏来”

    三省大佬纷纷先出来,向崔元景报告这几天发生的重要事情,积压下的各种有争论的奏折。

    毕竟当了四十年皇帝了,处理这些事情自然是得心应手,一个时辰就参考着各部官员的意见把这些事都处理完了。

    崔景源继续问道“其他爱卿可有事要奏?”

    这时右仆射宰辅柳相元向后看了一眼,吏部尚书刘案得到暗示,立马起身向皇帝施礼说到,“臣有本奏”

    “噢?刘爱卿有何事尽管奏来”

    “臣昨天晚些时间接到扬州刺史王文礼请辞的折子,说是年事已高,最近体弱多病,不易再在刺史之任上为官,怕误了陛下的大事,因此亲陛下恩准他告老还乡,昨天天色已晚,臣就没有上报中书省,今天特意在朝会上向陛下禀报此事“

    听到王文礼这个名字,崔景源眉头不由得皱了一下,想起了前不久由此人引起的一些不愉快的事,便开口说道”嗯。王爱卿确实年级不小了,朕记得他是先皇时的进士,算起来现在也有七十好几了“

    刘案恭维到“陛下果然记忆力非凡,确实是这样”

    崔景源说到“既然如此,那就准了吧,就是不知道刘爱卿可有接替的扬州刺史人选”

    “臣举荐工部右侍郎柳诚然”,刘案一脸认真的说到。

    刘案话音刚落,后方一个身穿深绯色朝服的中年官员面露喜色,他就是工部右侍郎柳诚然,左侍郎自然就是程羽君。

    这时朝堂上立即有七八个臣子站出来反对,这其中就有两个尚书,礼部尚书冯建璋说到“陛下,老臣以为,扬州现为我大齐税收重地,一定要慎重之,所派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