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一章 鸢鸢的身世  我的两世将军老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鸢鸢听着岳轩含有非议的话,俏脸儿马上就红了,娇嗔到“登徒子,油嘴滑舌”

    岳轩看着阳光里鸢鸢醉酒一般的俏脸觉得她可爱极了,岳轩真心觉得鸢鸢是个很好的女孩儿,开朗,乐观,善良,勤奋都能从她身上看出来。

    现在想想,赵水柔与之相比,鸢鸢多了一种活得更真实的感觉,更多了一种亲近感,赵水柔更属于那种知性的同年女神姐姐,对你温柔,但你却是种感觉有距离感。

    鸢鸢算是岳轩现在在侯府里最熟和亲近的人了,可是自己对她好像还不是很了解,于是岳轩开口问道“鸢鸢姐,你和程将军是什么关系啊,似乎比一般的主仆更为亲近,而且也是姓程,莫非你们是族亲?”

    鸢鸢被岳轩这样问,情绪一下子平静下来,双眼平视着房梁,淡淡的说到“我原本不姓程,原来的姓连我自己也记不清了”,说到这鸢鸢自嘲的笑了笑。

    听到这岳轩就恨不得给自己来俩大嘴巴子,这就对是个不好的回忆,自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鸢鸢继续说道“我是老爷北征时从幽州捡回来的,当时我好像自己一个人抱着纸鸢在废墟里哭,父母也不知道在哪里,也许是不在人世了吧,他们的样子也记不太清了,也许早就不在人世了吧”

    这段回忆似乎有些痛苦,鸢鸢皱起了眉头,“但是我记得特别清楚的是,老爷骑马从那里经过,看到我后叹了口气,眼角似乎还有眼...泪?很难想象在战场犹如杀神一般的老爷会有那副表情”

    “我记得老爷把我抱上马,说了句“又是一个苦命的孩子,跟我回家吧”。“,然后老爷就把我带了回来,安排在小姐身边”

    气氛变得微妙起来,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岳轩不知道如何安慰一个受过战争创伤的少女,况且还过去了这么多年了。

    “鸢鸢姐,我不是要故意问你的伤心事的。是我不好”,岳轩硬着头皮有些抱歉地说道。

    鸢鸢精致的小鼻子深深吸了一下,站起来迅速收拾好桌子,爽朗的笑容再次出现“没事啊,我现在很好,以前老爷小姐对我都很好,现在小姐也把我当作亲妹妹看,好了,下午府里还有些事,我先走了”

    看着鸢鸢走了出去,岳轩气的打自己嘴巴“让你对嘴。该打“

    然而门外的鸢鸢并没有走远,而是倚靠在门的一旁,听着屋子里的动静,微笑着看着天空嘟囔到”真是个有趣的大男孩呢“

    其实鸢鸢和岳轩是同年的,鸢鸢连自己的生辰都不记得了,就把程羽君父亲将自己捡回来的那天但做自己的生辰,

    当初岳轩醒来时鸢鸢就问过岳轩的生辰,得知岳轩就比自己小了那么几天,鸢鸢就逗弄岳轩让他叫自己姐姐。虽然岳轩的实际心理年龄要比鸢鸢大不少,但是以现在这副身体来说叫小丫头姐对自己一点障碍都没有,岳轩很痛快的就叫了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