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章350  浮华转头空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张堂文一倒下,整个张家便是乱了套。

    张柳氏一边让下人四下去找郎中来诊视,一边让张堂昌跟着来报信的人去往开封府,总之张春福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可张堂文本就是薄弱的底子刚刚缓过来劲儿,又被这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给打垮了,状态是一天比一天差。

    无论是赊旗镇上的姜郎中,还是南阳城请来的一众医生,都是束手无策。威廉也在钱玥娥死了之后离开了南阳,等到张堂昌费了老大劲儿,把张春福的尸首从开封府运到赊旗镇,张堂文已经是气若游丝了。

    张柳氏知道张春福的尸首已经运到了,却严令张家所有下人都不许说,张堂文时而昏迷时而清醒,一问起张春福来,张柳氏都推说还不得消息,听说那么严重。张堂文就靠着张柳氏这谎言吊着,昏睡三五天一睁眼,张柳氏却说只是过去了一晚,一直等到张春福都已经悄无声息地葬入了张家祖坟,张堂文依旧是药石无解,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

    张堂文这个样子,张春福又死了,张家这长房等于断了后,虽说还有个张春生在,可整个张家大院的人都知道,这可是四儿的儿子。

    张堂昌又何尝不明白呢,按着老规矩,眼下张堂文尚未咽气,该由他张堂昌选一个自己的儿子过继给长房以继承家业,可张堂昌看着张柳氏一连半个多月都忙的四碟菜似是的,也一直没找着好机会说。

    等到第一场霜降,张堂文似乎忽然精神了许多,撑着身子居然坐了起来,张柳氏大喜过望,赶紧让厨子准备人参茶过来,可张堂文却似乎很着急,紧紧地攥着张柳氏的手,“不...不忙了...叫...叫堂昌!”

    张柳氏一愣,赶紧让下人去喊。

    张堂昌风风火火地跑来了,一瞧张堂文这假精神的状态,心中暗叫一声“不妙!”

    因为张堂文眼下这状态,和当年张家老爷子临走时候一模一样。

    也就是老人们常说的回光返照。

    张堂文疲惫地撑着眼皮,晃晃悠悠地看着张堂昌,“我的罪...我自己扛...张家以后,就靠你了...”

    “哥,这哪的话啊!你这身子不碍事!会好的!”

    张堂文缓缓地晃着脑袋,怂拉着脸指了指前院,“春生...是我儿子...他小...你多照应着!”

    张堂昌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张堂文这话,难道是要让张春生继承?他可真不是张家的血脉啊?

    “哥...他可不是张家人!这么着,我那大儿子不比春福小几岁,过继到长房来,也是你的儿子,你看行么?”

    张堂文晃着脑子,伸出手拉住张柳氏的手,就像没听到张堂昌说话一样,“春生...小...你...就是他亲娘!”

    “我知道...老爷...”

    “张家走到这一步,我张堂文有罪,张家的列祖列宗们饶不过我,喊我下去陪他们了...”

    “老爷!”张柳氏的眼泪顿时忍不住了,哗啦啦地就留了下来,“春福那边还没消息呢,说不定没事...”

    张堂文摆了摆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真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