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章 可以别说笑吗?  我的天劫有点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浪儿,你真的要去?”

    一早,看着穿戴整齐的沈浪,虞幼娘昨晚还以为儿子在和自己开玩笑,岂料似乎是真的。

    “真的。”

    沈浪看着了双眼充满担忧的母亲虞幼娘道。

    “可你这身子……”

    未等虞幼娘说些什么,沈浪露出一抹微笑道:“娘,我去了。”

    话闭,沈浪已经走出了家门,而当走出家门的那一刻,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冰冷。

    沈浪会笑,但他的笑只有在母亲虞幼娘的面前才会显露,其他时候,他的身上总是散发着一丝生人勿进的冷酷。

    走在一条石子铺成的小路,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当沈浪来到了沈家的大门前时……

    沈家的大门口,已经站了数十人。

    其中便有一家之主的沈战……

    而他的面前,他的四位夫人正相互较着劲,因为今天也是他们的儿子报考武院的日子。

    虽然沈家也有自家的武场,但是相比武院,不管是师资力量,还是资源都远远的不如,所以为了让自己的几个儿子能够进入武院,沈战没少去武院打点。

    “武院那边,爹已经打点好了。”

    “只要你们能够在武院的考核中有个平均水准,便能入选。”

    “若是这样都进不了,你们也别回来了,我沈战丢不起这个脸。”

    言语间,沈战看到了从自己眼帘中径直走过的沈浪。

    虽然对沈浪并不待见,但就这么从自己的面前走过,连一声‘爹’都不叫,沈战难免会有些不舒服。

    便对着沈浪喝道:“沈浪,你娘没教过你,见到长辈要问候吗?”

    “哒”,沈浪停下了离去的脚步,但他没有转身,他目视沈家的大门,然后说道:“长辈?”

    “除了我娘,这里还有谁是我的长辈?”

    “你吗?”

    “可以别说笑吗?”

    说完,沈浪那停下的脚步又迈动了起来。

    “混账。”

    “沈山,把这个月他们母子的伙食费都扣了。”

    严夫人,沈战的大夫人,今年也就三十八九的样子,是广元郡四大家族之一,严家的大小姐。

    因为有严家在后面撑着,所以严夫人在沈家的地位非常的高,至少不是虞幼娘可以比拟的。

    听到严夫人的话,被唤作沈山的一名老者对着严夫人作了作揖道:“禀夫人,小少爷与他娘亲的伙食费早就已经不供应了。”

    “那就让他们母子滚出沈家。”

    丁洁,沈战的二夫人,今年三十有三,是广元郡四大家族之一,丁家的小姐。

    按剧情,某个地方的各大家族应该是明争暗斗才对,但在这广元郡,四大家族却是非常的和睦,只因他们之间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透过沈战几位夫人的身份就能看出一二了……

    正在这时,“浪儿,等等。”

    虞幼娘提着一个小包裹小跑了过来……

    气喘吁吁中,在经过沈战等人的面前后,虞幼娘面色微红中对着沈战等人问候道:“见过家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