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章 天雷淬体  我的天劫有点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正是沈浪的母亲,虞幼娘。

    “娘。”

    看到一脸埋怨的母亲虞幼娘,沈浪面色平静,甚至还有点冰冷。

    虽然成了沈家的五夫人,但虞幼娘在沈家过的并不好,因为所有人都把她当成了勾引家主的婊子,贱货,如若不是因为有沈浪,她早就不想活了。

    可以说她之所以还活着,唯一的牵挂就是自己的儿子沈浪。

    “你这是上哪去了,怎么脸上都是黑灰。”

    捏着手上的一块手绢,虞幼娘一边埋怨,一边给沈浪擦拭起了脸上因为天雷淬体而留下的黑灰。

    “咦,你的衣裳呢?”

    看着沈浪身下围着的一条自己编制的草裙,虞幼娘不禁眉头又皱了起来,然后不无心疼的说道:“告诉娘,你是不是又被欺负了?”

    “没有。”沈浪惜字如金般说道

    “没有被欺负你的衣裳怎么会没有了?”虞幼娘全然不信。

    也不怪虞幼娘不信,因为光她所见的,沈浪被欺负就不下数十次。

    不过也正是因为‘沈浪’一直被欺负,所以‘沈浪’才能穿越过来,‘鸠占鹊巢’,成为现在的‘沈浪’。

    和虞幼娘一样,沈浪的日子也不好过……

    尽管他是沈战的儿子,但因为从小体弱多病,使其没有了修炼的资本,而在这个妖魔的世界中,无法修炼那就意味着是废物,而废物……又能得什么好。

    用地球上的话来说便是‘弱即原罪。’

    看着母亲虞幼娘自责的模样,沈浪虽然是穿越者,但是经过半年的接触,潜移默化下他已经把虞幼娘当成了自己的母亲,所以看着母亲自责的模样,他冰冷的面容出现了一丝缓和。

    “娘,我肚子饿了。”

    为了不让虞幼娘继续沉浸在自责之中,沈浪示意自己肚子饿了……

    “肚子饿了?那赶紧回屋吃饭吧。”抹了抹眼角,虞幼娘拉着沈浪走进了厢房。

    一碗白粥,两个馒头,一叠小咸菜。

    这就是沈浪晚上的全部伙食了。

    如此,‘沈浪’从小体弱多病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每天都这么粗茶淡饭,换成谁想必都健康不了吧。

    吃完饭,在洗漱了一下后,虞幼娘便吹灭了屋内的油灯。

    毕竟是广元郡的四大家族之一,虽然吃的不好,但沈浪母子所住的屋子却是非常的考究,比如那张雕凤大床,拿出卖,怎么的也能卖上百十两银子。

    只是床上的被褥,却和这床有些不太匹配,因为那被褥上,入眼满满都是补丁。

    大床由虞幼娘睡着,沈浪则睡在几步开外的一张卧榻上,同样他的被褥也是打满了补丁。

    “娘,你睡了吗?”

    夜深人静下,虽然屋门紧闭,但还是可以听到屋外那‘吱吱渣渣’的蛐蛐叫声。

    “浪儿睡不着吗?”虞幼娘拽了拽被褥,转身看向儿子所在的卧榻道。

    “娘……”沈浪望着厢房的天花板道。

    “怎么了?”因为沈浪没有把话说全,所以虞幼娘便下意识的问询道。

    “没什么,娘我睡了。”

    面对儿子沈浪的欲言又止,沈浪不说,虞幼娘也不好追问,使得她只能微微皱了皱眉头……

    武者境界,境界由低到高,最低为武徒,然后是武者,武士,武师,武侯,武王,武皇,武帝,其每一境又分一至九阶……
本章已完,请点击下一章。(2/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