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回  档案录入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我叫苏信,24岁,毕业于本市医科大学心理学系,念完研究生以后,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一名心理医生。除了干这个,我已经没有别的活会做了,也许是因为不爱说话,只喜欢聆听,所以大学的时候报考专业选择了这个,父亲对我的选择一般不会过多干涉。除了母亲,是父亲禁止谈论的话题,父亲常常对我说的一句话是,你只要记住你是我的儿子就是了。

    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下落不详,父亲从来不会主动提起她,甚至每次在我提起的时候,还会被挨揍,被揍得太惨了自然害怕皮肉的疼痛,便没有再提起过。她是死,还是活,父亲就算是喝的酩酊大醉也不会告诉我。

    家里有钟点保姆,父亲是个不喜欢与陌生人在一个空间太久的人,所以保姆不会住家,一般做完饭打扫完卫生就会离开。每天,保姆定时过来做三餐,收拾房子,每次来的人都不一样。童年里,模糊的印象中,有一年父亲不知道因什么事情出差,整整一年都没有和我联系,在走之前说会有一个阿姨过来。

    父亲走后的第二天,那位长得很漂亮,脸上有一颗泪痣的,但是很温柔的阿姨陪着我,让我叫她张阿姨,只有她做了一年的住家保姆。我记得那一年是我过得最幸福的一年,她的脸上不像父亲一样冷冰冰的,永远都带着笑容,一笑那颗泪痣都越发显眼。但她是不能接触我的,她也只能够远远看着我,而我,也没有想要靠近她。只是觉得笑容很晃眼,所以,我也很爱笑。

    只是父亲回来,她就离开了别墅,没有再出现过,而我很乖没有和父亲说想要张阿姨再回来,因为我不想再被父亲毒打一顿扔进小黑屋,虽然父亲揍我的次数不多,可是每次几乎都是往后死里打的。

    我很小就被关在这栋别墅里面,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别墅除了父亲的车会开进来,唯一会来的是父亲朋友王叔叔的儿子王源,每次他来,都会给我带几块巧克力,还有水果味的糖果,偶尔还会说起在幼稚园今天喜欢哪个小女孩,亲了谁,我没有小玩伴,但是有很多补习老师,父亲说,让我多读点书,以后会有用的,所以我比更多的人都更早接触教材。

    我其实也羡慕他过得比我自由洒脱还有很多玩伴,所以很希望他会常来。可是他不是经常来。我就一直关在里面,到学龄就去上学,有司机接送。上学以后,我们一个班的,自从我说了门口站着一个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手里拿着语文书的老师的时候。我至今都忘记不了班主任尖叫的声音,还有后来小同学们议论纷纷的声音,甚至有人说他看得见鬼呀。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上个月出车祸死去的语文老师,据说是来上班的路上被车撞到了,估计是一直记得要去上课,忘记自己已经死了吧!因为某些原因,我入学晚了一个月,班上的人我就认识王源,所以我不知道他们看不见。而我看见了,甚至看见她在门口徘徊了好久,还有一次她对着我伸长了舌头,我笑了,她居然跑了。

    从那以后,我就变成了一个可以看见鬼的怪物,他们都不带我玩。还好王源是个天生神经大条的,大大咧咧,还很高兴地拿着他妈妈的照片给我看,让我认得。下次遇见他妈妈的鬼魂的时候,让我告诉他在哪,他想他妈妈了。我说没有的时候,他都会叹气,会特别的失望。我们都没有妈妈,他比我好点,至少他还有妈妈的照片,至少他知道了他妈妈已经死了。而我什么都没有。因为能看见鬼这件事,除了他,我再也没有朋友了。

    我的父亲在死后给我留下了一栋别墅和我也数不清的财产。这一地段的居住者,多半拥有很多房产,非富即贵,并没有很多邻居,属于度假村别墅。那些人停留的时间不会很长,只是偶尔会回来度假,王源也是偶尔会随他父亲过来度假,顺便来我家找我玩的。我不知道我爸为什么会买下这栋别墅,也许是因为怕我这个没有本事的不会赚钱的儿子以后会饿死吧!我曾经一个人独自呆在房间里一个星期没有出门。甚至来给我打扫做饭的阿姨,我都完美地错过了她。

    我的别墅距离公交车站下坡的时候,骑自行车需要半个多小时,回来都是上坡,要多长时间我就不知道了,我住的城市在南方,一座不会下雪的城市,但是会遭遇台风龙卷风的袭击。

    开诊所以前,忙活了好久,大部分是神通广大的王源发动了他强大的人脉关系帮我搞定了。感谢他,我终于可以挂牌坐诊看病了,虽然他很不要脸地成为了公司的董事,只有我和他的两个人的公司。

    我会把我的病人称作客,客来自哪里无所谓,来者便是客。他们每天都不一样,但来得很有规律,每段时间都有一样的病人不同的时间段来找我,会错开,因为能看见第三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