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三回  档案录入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也许年少时,我们都有过很多极端偏激的想法,也有过很多以为是天大的秘密。

    因为年纪小,所有的事情都被放大化。难过的事情会被放大,那么开心的事情当然也会被无限放大。

    “朵朵,你要是感觉到难过,疼痛,委屈时候,如果觉得在人前哭出来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请你一定要找个谁也不认识你的地方大声哭出来,哭出来就好了。不过我最喜欢做的一件说起来很丢脸却很爽的事情,我经常在绿灯亮起来的时候,走在斑马线大声哭着随着拥挤的人潮大步走过去,那些和我背道而驰的人纷纷注目看我,与我同行的人却只是看好一眼便继续走自己的路,你说奇怪吗?”

    季春用手指甲扣着快要掉完皮那块墙,皱着眉,像是很认真地在想这个问题。而我依旧还是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别人地悲伤为什么非要让其他人感同身受。

    “你这样难道不会阻碍交通吗?”但她问的认真,我想了想还是回答她。

    ”朵朵,你就是这样什么都想着别人地性格,你已经悲伤到整个世界都是黑色的了,天空不再蔚蓝,花不再嫣红,鸟儿不再回来,你一个劲地想着我会不会阻碍交通,警察叔叔会不会教育我。“

    “那警察叔叔有没有教育你?”我一本正经的问。

    “没有,相反他们还以为我出了什么大事,而我不过是早上没有喝完那杯牛奶,倒进了下水道,我妈因为这个事情念了一早上,我有些烦了而已。“季春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她低下了头,抵着墙,一抔白灰就掉了下来,砸到了她的头上,我伸出想要接住的手还是晚了一步。转而去给她弹掉了头上的灰,我刚拍完了手。就听见她继续说:”我妈妈说下个星期她结婚。“

    “啊?”我顿了一下,收回来的手拍了拍她的后背,那一面墙忽然下起了大雨,明明刚刚还是个晴朗的天空。

    “哈哈,又不是第一次。”我看见了季春那张挂着眼泪鼻涕泡的脸上盛开了笑容,还是那样带着梨涡,第一次我觉得她笑得和那些化了浓妆的笑着的小丑一样,一点都不滑稽。

    “那,节哀顺变。不,不是,是恭喜结婚。”我似乎用错了词,又似乎还用对了词。

    “朵朵,你也太好笑了吧!只不过是结婚,什么节哀顺变。哈哈哈。”我看着眼前的女孩笑得没心没肺,第一次觉得难过时候,还是放声大哭吧!

    “钱钟书老先生不是说了吗?婚姻是一座坟墓。”

    “哎,你到底懂不懂,人说的是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怎么到你这里就变成了坟墓了。不过围城的确也是心中圈起的坟墓。”

    “哦,是吗?大约是我记错了吧。因为我爸妈一直就深埋在坟墓里面。他们巴不得弄死对方,我爸恨不得没有我,我妈只希望家里只有我哥一个小孩。”我踢了踢脚下的砖头,漫不经心地说。

    “朵朵,你要相信每个人能有幸出生在这世界上,都是特别的。”

    “都是特别的?”特别的,原来这世上没有生来平等,却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可我做不到季春的阔达,我依旧是那个阴暗的人。小心翼翼地躲在角落,偶尔深处触手碰了下阳光。

    “其实我回到海城就知道是因为她会再婚的,只是我没有想过为什么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