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011章 就是累  不负大明不负卿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人家叫“七爷”,那是出于一种尊重,看得起你才这么叫。

    即便不喜欢不高兴,不答应或让人以后别那样叫就是了嘛。

    为什么要骂回去呢?

    这到哪儿都说不过去理儿啊!

    游七一脸的懵逼。

    好不容易刚才对朱翊镠的印象稍有好转,只这一句话,他感觉对宫中的传言还是要好生掂量掂量。

    游七哭笑不得地望着朱翊镠。

    朱翊镠道:“怎么?是不是觉得本王不可思议不可理喻?”

    “潞王爷,那倒不是。”游七不禁想起朱翊镠来时冲付大海的那句责斥的话:“他是哪门子的爷?”

    一念及此,游七接着说道:“小的确实担当不起那个`爷`字,只是为什么要骂回去?小的糊涂,还望潞王爷明示。”

    “你家老爷压力大吗?”

    “潞王爷,那还用问?”游七脱口而出,“您刚也进去看见了,老爷卧室里全是奏疏、文案,连床头床尾都堆满了。”

    一说起这个,游七带着两分怨气:“潞王爷想必也知道,眼下内阁两位阁臣,张四维和申时行都不管事儿,恨不得将所有票拟工作全交给我家老爷。”

    “虽然这是陛下的意思,陛下只相信老爷,可陛下明明说了,那是遇到不能抉择的大事才交由我家老爷裁决的,可他们俩……”

    “也不知是不是故意赌气,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都交由老爷,恨不得让老爷累死才是好的。这样下去,老爷的病何时才能好转?”

    游七吧嗒吧嗒地,如同机关枪扫射一般说了一大通。

    朱翊镠一摆手:“既然知道,那你还敢让人家叫你`七爷`?你都敢称`爷`了,那你家老爷称什么?称太上皇吗?还是称摄政王?”

    “小人该死!小人该死!”游七吓得两腿一软,噗通跪倒在地。

    他不知朱翊镠为什么要这般联系,但这联系太特么吓人了!

    他一个管家可担当不起啊。

    而且他也确实听说了,外界许多人私下都说老爷是摄政王,连皇帝见了都要退让三分。

    殊不知,这可是僭越大罪!老爷哪敢称什么摄政王?

    别人不知,可他游七知道,老爷总强调自己只是皇帝的仆人,将自己的定位定得很低很低。

    还摄政王、太上皇?这可是捧杀不偿命的节奏啊!

    朱翊镠悠悠言道:“你身为张大学士府的大管家,平时低调点,这话要是传到我皇兄的耳中,你说他会怎么想?”

    “多谢潞王爷提醒!”游七一方面感激,一方面也诧异:心想不是要说老爷的病吗?怎么扯到老爷与皇帝的关系上?

    “你先起来。”

    “是。潞王爷。”

    “以后谁敢叫你`七爷`,谁敢背后议论你家老爷是什么`摄政王`,抽他两嘴巴子,要是不服,让他来找我,就说是我送的。那是害你们,不是抬举你们。”

    “是是是,潞王爷这话说得实在是太对了!”

    朱翊镠说得义正辞严。

    游七点头如捣蒜,冲朱翊镠不断鞠躬磕头,仿佛又回到了刚才卧室中对朱翊镠崇拜的感觉。

    “好,现在说回正题。张先生病得厉害,到底该怎么办。”

    教育游七一通后,朱翊镠终于将话题拉了回来。

    游七由衷地道:“潞王爷一语中的,刚才对老爷的病情分析如此准确。潞王爷您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