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001章 这个开局,好像还可以!  不负大明不负卿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万历九年(公元1581年)冬。

    料峭的北京城一片肃杀,刮了一晚上的寒风,后半夜还飘起鹅毛大雪,天气越发显得贼冷。

    大内刻漏房刚刚报了寅牌。

    只见慈宁宫偏殿跑出来一名小宫女。

    她提着衣摆,冲值守太监焦急地喊道:“快,快传太医,潞王爷遇了风寒,烧得厉害,神志不清,连气息也时有时无……”

    她一边喊一边踉踉跄跄的冲向正殿。

    正殿是当今慈圣皇太后李氏的居处。

    潞王朱翊镠是她小儿子,大儿子朱翊钧正是当朝万历皇帝。

    见小宫女掉了魂似的,值守太监不敢怠慢,一头扎进漫天风雪里,真个比兔子还要跑得快。

    这不夸张。

    因为紫禁城里的人都知道,万历皇帝只有潞王这一个弟弟,是个宠弟狂魔。

    加上李太后对两个儿子又百般呵护,潞王若有个三长两短,谁的日子能好过?

    很快,李太后从正殿跑出来,火急火燎地奔向偏殿。

    适才传信儿的那名小宫女跟在后头。

    偏殿暖阁里,朱翊镠正静静地躺在床榻上,被厚厚的蚕丝被裹着,脸色潮红,动弹不得。

    “镠儿,镠儿……”

    李太后喊了几声,不见任何反应。

    她伸手往儿子额头上一探,立即像触电了般颤抖一下,声音也变得哽咽。

    “怎会烧得如此厉害?”

    “太医呢?太医还没到吗?”

    “太后娘娘,应该马上到了。”见李太后着急,小宫女方寸大乱,平常潞王的生活起居都由她照料。

    约莫半盏茶功夫,一名约莫五十来岁的老太医来了。

    这不诊治还好,一诊治,老太医一头黑线,一脸懵逼。

    可见李太后焦灼的眼神,他又不得不诚惶诚恐地汇报。

    “太后娘娘,恕臣无能,潞王殿下这病,臣见所未见,着实古怪得很,不像染了风寒,倒像是,像是中了邪……”

    “中了邪?”李太后目光灼灼。

    当然,皇宫里的人都知道,李太后灼人的并不仅仅是她的目光,还有她高高在上的权力。

    如果将大明比作一艘破浪而行的船只,那她就是掌舵人。

    老太医唯唯诺诺地回道:“太后娘娘,风寒臣倒见得多,可风寒该有的症状,潞王殿下通通没有,只是一味地发烧昏睡不起,依臣之见,并非风寒。”

    “再传太医。”因为焦急,李太后也不墨迹,无心细听,干脆利落地一摆手。

    老太医一副生无可恋的样……这是要丢饭碗的节奏啊。

    朱翊镠躺在床榻上,感觉自己的脑子仿佛要炸裂了般,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像是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

    任谁的身体里有两个不一样的灵魂同时存在,都是这般光景吧!

    他可不是能够一心二用自己跟自己打架玩儿却浑若无事反而乐此不疲的周伯通。

    晚上就出来撒了泡尿,一阵风居然把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游魂附到他的身上。

    真是邪了门!

    然后发烧,因为难受,四肢僵化了一般。

    此刻,两个灵魂放佛在他的体内相互倾轧吞噬,拼命地争夺这副身体的占有权。

    很快,又有两名太医来。

    看完,仍是一头雾水,从未见过这种症状啊。

    若是平常子弟,直说无妨,可这是潞王,李太后的宝贝儿子。

    话不能乱说,也不敢乱说。

    看看旁边这位站着像死了娘似的仁兄就知道了。

    “说话。”尽管李太后感觉不妙,但她不能看着儿子这样一直昏迷不醒。

    两个字从她嘴里吐出来,显得又冷,又急,又有威。

    后来的两名太医面面相觑。

    这时候装死也没卵子用啊!

    其中那位较为年轻的太医硬着头皮:“太后娘娘,潞王殿下气息紊乱,有时候若有若无,心脉似有壅滞堵塞之象……”

    “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