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0章 起诉江禾莞下药  穿书成了大佬的白月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江禾莞,我没功夫和你扯东扯西。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自己解约。第二,我逼你解约。至于昨天那件事,你大可放心,我当然会起诉你。你采用的手段是下药,不论我们是什么关系,只要男女方有一方不是自愿的,都可称之为强奸,如果受害者是男性不构成强奸罪,那我可以告你故意伤害罪。”

    江禾莞愣住了。

    沈言初还以为他是被自己的话吓住了。

    谁知江禾莞快速地眨了眨眼睛,用不可置信般的语气说:“你,沈言初,要告你的合法妻子强奸你未遂?不是....我是做的不对,但你也不必这么狠吧?而且昨天我事到临头也悔改了!”

    “我帮你提了冰块让你解药,还给你叫了医生,累死累活照顾了你一整晚。沈言初,我这怎么着也算是将功补了一些过吧!”

    沈言初的心里莫名因为江禾莞的话有一丝动容。

    他的脸一半在灯光的阴影里,眼神幽深,望不见底。

    江禾莞不知道沈言初现在的情绪是什么样的,他不说话,她自然也不敢再惹怒他。

    沈言初神色沉郁,缓缓吐出五个字,声音平淡:“故意伤害罪。”

    “证据我已经交给律师了。江禾莞,你说的对,名流圈哪能这么没有素质,我们应该采取最上等的方法来打击报复我们的敌人。”

    江禾莞没想到他会用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堵她。

    故意伤害罪比强奸罪要轻一点,这也算是让步了。

    可是,如果一个要混演艺圈的人留下案底,那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到时要是被对家扒了出来,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沈言初,大家都是旧相识了,我们不至于把关系弄的这么难看吧?我答应你,一定会和你离婚,你也别起诉我,行吗?到时候如果我说到做不到你再起诉我也不迟。”

    江禾莞声音低低的,像是在跟他商量。

    莫名的,这本该取悦到沈言初的话竟然莫名让他有些不爽。

    大抵是因为以前的江禾莞在他面前总是唯唯诺诺的,自己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和现如今的江禾莞比,有点不太适应。

    沈言初搞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想离婚,并且这么信誓旦旦。

    江禾莞她这人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就算做了,她也会从中得到很大的利润才会选择离开。

    这份婚姻她费了多大劲才求来的沈言初最清楚不过了,所以她绝对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离婚。

    想了半天,沈言初终于想到了江禾莞的目的。

    顿时,他沉沉地无比愉悦地笑了起来。

    沈言初捏在江禾莞的下巴,手指微微收紧,注视着她的眼睛,轻声道出最无情的话语:“江禾莞,你别想着拿一张我签过字的离婚协议书去书吟和我父亲那里卖惨。我告诉你,这不可能。起诉,我是一定要起的,你的综艺我也会帮你解约。”

    沈言初说话的时候嘴唇上扬。

    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神无比的渗人,那里面好似翻腾着漆黑的恶念和邪恶一样,让他那张阳光明媚的脸一瞬间就显得诡异起来。
本章结束,请点击下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