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93章 黎明  逢春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贱人,你放开!”方氏挣扎着,神色疯狂。

    陆玄被方氏发泄打骂时毫无反应,这一刻眼神骤然冷了。

    成国公夫人既心痛孙儿的死,又恼怒儿媳的做派,冷冷道:“方氏,你再撒泼,就回华璋苑,什么都不必听了。”

    对儿媳中年丧子的怜惜,在陆墨失踪的这两年已经一点点消耗殆尽。

    方氏跌坐在地上,直愣愣盯着被陆玄抱在怀里的陆墨没了声音。

    方氏也曾是在公婆面前恭敬有礼的媳妇,陆墨失踪后,她痛苦,发泄,公婆的包容让她不知不觉忘了本分,肆意宣泄丧子之痛。

    而现在,她从成国公夫人冰凉的眼神里意识到那些包容没有了,自然也就闹不起来了。

    陆玄说起经过,垂眸盯着陆墨惨白的面庞。

    那是与他一模一样的脸,血脉相连,不可分割。

    比起那两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不甘与挂念,这时候,他才真正感到失去。

    仿佛他身体的一部分也变空了。

    手足之缘,原来只有这么浅。

    “二弟他不愿受制于人,选择了自我了断。”

    院中响起了抽泣声,不知道是谁的。

    陆墨的死很快传开了,有人唏嘘,有人感慨,私下再提到陆二公子,就没了那种一言难尽的语气,而是叹一声到底是成国公的孙子,陆玄的弟弟。

    消息传到朱将军府上,朱将军心情复杂极了,甚至有那么一瞬后悔那日找上门去。

    到这时,他不得不承认,同样是犯过错的人,他不如陆墨,将军府更远远不如成国公府。

    各府都去了人拜祭,新帝甚至带着皇后去了一趟成国公府,让人们进一步意识到新帝对成国公府的看重。

    帝宠却无法吹散笼罩在成国公府的阴云。

    方氏病重了。

    她躺在床上再没起来过,时睡时醒,很快昏睡的时间远比清醒时多。

    两年丧子之痛的折磨拖垮了她的身体,陆墨平安回来的大喜情绪还没平复,又要承受爱子骤然离世的打击,于是彻底击垮了她的精神。

    她昏睡着,经常无意识念着“墨儿”。

    来过几位太医,得出的结论一致:病人油尽灯枯,准备后事吧。

    这日夜里,云层很厚,闷热得没有一丝风。

    方氏突然醒了,直勾勾盯着帐顶金钩,眼睛许久都不眨一下。

    伺候她的丫鬟莫名心慌:“世子夫人,您喝水吗?”

    方氏突然抬手,指着某处:“墨儿来接我了!”

    丫鬟吓得脸都白了。

    有些阅历的婆子低声说:“世子夫人恐怕不行了。”

    华璋苑的下人立刻去各院报信。

    陆玄与冯橙就歇在华璋苑的西屋,听到动静马上穿好衣裳进了东屋。

    无论母子间多少隔阂,礼教就是这般要求。

    母亲病得不行了,儿子、儿媳就要侍疾,要是方氏咽气时当儿子的都没守在身边,那可是大不孝。

    陆玄一进去,眼神发直的方氏眼里突然有了光彩。

    “墨儿!”她对着陆玄伸出手。

    陆玄略一迟疑,快步走了过去。

    “母亲。”他轻轻喊了一声。

    “墨儿,你终于来了,母亲等你好久了。”方氏用力握住陆玄的手,眼神有些涣散,“你是来接我的吧?”

    陆玄点了点头:“是,儿子来接您。”

    “那太好了……”方氏露出一个笑,忽然急促喘息几声,咽了气。

    冯橙看着这一切,只觉残忍。

    方氏得偿所愿,追随陆墨去了,对陆玄这个儿子却太残忍。

    陆墨的丧事还没料理完,成国公府又办起了世子夫人方氏的丧事。

    陆玄明显瘦了。

    出殡守灵全是耗体力的事,何况还要承受至亲离世的痛苦。

    难得休息的间隙,冯橙拉着陆玄的手,试探提起方氏离世那晚的事。

    方氏不在乎陆玄这个儿子,她却心疼这个夫君。

    她怕他存了心结,时日久了生出心病。

    “陆玄,那晚母亲把你认成陆墨,你不要往心里去,据说人到了弥留之际,会生出幻觉来……”

    陆玄抬手揉了揉冯橙的发:“傻瓜,你想多了,我半点没往心里去。”

    “你——”陆玄的回答,令冯橙有些意外。

    陆玄把冯橙拉到怀中,怕她担心,干脆把话挑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